返回卓克首页 | 历届专题
 
格林伯格认为抽象艺术是最高级的艺术,是西方启蒙运动以来的文化结晶,是精英文化的代表。抽象是对具象的超越,从而更接近于那个自在精神——它在格林伯格那里被表述为“绘画本身”。果真如此的话,那在中国是否异曲同工呢?中国的玄学及禅宗思想是否在中国本土的抽象艺术中转化成为抽象思维?中国的学者对此多有争议,而本年度四月份在中国美术馆举办的由奥利瓦策划的中国抽象艺术展,再次引发了艺术界对于“中国抽象”的争论……...
 
奥利瓦在中国美术馆策划的中国抽象艺术展被“破坏”
          2010年4月14日下午,由国际著名策展人阿基莱•伯尼托•奥利瓦策划的中国抽象艺术展在中国美术馆开幕,中国美术馆梁江副馆长首先致辞祝贺,接着奥利瓦作了关于中国抽象艺术的开幕演讲。不过到场的观众及媒体记者发现,原定展览
 
伟大的天上的抽象——21世纪的中国艺术
          中国艺术家的抽象绘画的当下性在于他们作品的强烈的声音。这些作品找到了观念过程和形式结果之间的平衡。总的来说,强调对物件的非物质化的美国极少主义和观念艺术在构思观念和制作上给予了前者以特权。相反中国画家们则总是在观念过程和观念的载体两个方向上
 
中国抽象艺术:从艺术史到当代艺术
          尽管从1980年代开始,在中国新艺术的进程中就有一部分艺术家从事抽象艺术的实验,但是,“中国抽象艺术”这个概念却晚至近年才开始得以展开和讨论,这是因为在抽象艺术这个领域,中国艺术家所面临的现实处境和中国艺术发展的自身逻辑都与西方有着根本的不
 
中国抽象艺术中的前卫性及其当代反思
          现代艺术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现代主义”(MODERNISM)艺术,一类是“前卫”(AVANT-GARDE)艺术。从塞尚遗产上建立起来的现代主义艺术以“为艺术而艺术”为特点,强调形式结构、审美独立、文本(TEXT)自足;相比之下,前卫艺术更
 
几何抽象在中国当代艺术中短缺的深层原因之二
          这一部分依然是关于“短缺”中的例外,将讨论曹友廉、王鲁炎和蒋建军这三位艺术家的作品,顺序是按照创作年代的先后,目的是突出史的意义。前两位艺术家都是“新刻度小组”成员,但这里谈的作品都是他们在“新刻度小组”的集体创作之外搞的个人风格
 
高名潞:中国有抽象主义艺术吗?
          中国抽象艺术的空间意识既不是一个承载着乌托邦世界的平面构图,象早期现代主义所追求的那样,也不是一个封闭静止的剧场空间,象极少主义所追求的那样。相反,“极多主义”追求视觉空间的“无限性”,而不是“整体性”。
 
何桂彦:奥利瓦的“偏见”
          在中国当代艺术的展览史上,1993年是一个重要的年份。这一年有两个展览曾对中国当代艺术的发展进程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一个是由香港汉雅轩画廊主办的“后89中国新艺术展”,另一个是第45届“威尼斯双年展”。
 
许德民:奥利瓦给中国抽象艺术的启示
          奥利瓦的画展2010年4月14日下午在中国美术馆如期举行,但是画展的名字改了,从充满了诗意和高音的《伟大的天上的抽象——21世纪的中国艺术》改为《大象无形——抽象艺术十五人展》。一下子,使得这个画展从天上回到了人间。从伟大回归平凡。换名据说
 
 
 
抽象艺术柳暗花明?
“转向抽象:1976-1985上海实验艺术回顾展”
面对质疑:奥利瓦如是说……
中国式抽象是一种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