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卓克首页 | 历届专题
本期专题:美院的教育到底行不行?
 
随着夏季第一个酷暑周的到来,也是正值美术院校毕业生纷纷要告别学生生涯和艺术学子即将报考的时期。而学院里外的美术教育专家们仍旧是一片的“唱衰声”,部分声音指出现行美术院校教育的封闭性和对立性,认为现行美术教育太过于把系和系之间孤立,把彼此不同的工作室孤立,不同文化课知识的孤立,如此势必造成学生对自己职业生涯的经营存在很大问题。另一边,各大美术院校则纷纷上演了暑期档毕业大展好戏,年轻艺术学子迫不及待的“试水”市场,正式与当代艺术大家庭和社会大家庭接轨。
 
川美油画系毕业展举办 不再卡通化 差异渐明显
           前几年,在当代艺术市场最火爆的时候,大量“大头娃娃”式的卡通风格绘画曾经红火一时。不过在此次毕业作品展中,卡通风格的画作极少,青年艺术家的创作也更为差异化。
 
当淘画团遭遇美院学生
           又是一年毕业时。不久前,位于杭州西子湖畔的中国美术学院举办了2010年毕业生作品展。据了解,为了这次毕业展,义乌民间收藏界专门组织了一个10人的“淘画团”,他们预计以每件作品2万元左右收购,这次“淘画团”更是携带了50多万元准备大显身手
 
潘公凯:艺术有边界 教育分中西
          潘公凯不仅是一位艺术家,也是一位卓有成就的教育家。他对艺术的思考,也融入了他的艺术教育理念之中……
 
徐冰:将当代艺术和学院教育对立的教师是没出息的
          徐冰开始用作品填充自己庞大的野心。这两只凤凰也是他回国后的一种宣示,对于创作继续向前的宣示,而同时,这似乎也是对于美院副院长身份的补充——体制内的行政身份与当代艺术家的锐气并不相抵,至少他想证明,对于徐冰来说二者是可以融合的。
 
彭德:美术教育的僵局
          以艺术与教学僵化为代价的关系网,归根到底是私利。它使得公办学院挂的是公家招牌,经营的却是小团体的利益。小团体利益通过招生、留校、晋升、参展、发表、奖惩等机制加以强化,每个要害部门的负责人都是校友或被同化的人。
 
俞可:今天的艺术教育的确太平庸了
           最近我在跟一个毕业班上课,指导他们的毕业创作和论文。相继到来的同学茫然地走进教室,全然没有一点激情,当然就更谈不上在四年的本科学习中,他们对艺术或者对未来的工作的向往……
 
为什么艺术教育无法领全国教改之先?
           中国的教育常常被打包成为领导的一次又一次对教育本身而言无实质意义的行为艺术。比如包括标榜的学术研讨活动成为一种程序式的招牌活动,甚至成为庆典盛宴的一部分。那么也就不难想象2010年3月20日,四川美术学院在虎溪校区举办首次“中国高等美
 
 
 
中国美术学院2010毕业展
2010鲁迅美术学院毕业展
中央美术学院2010毕业展
四川美术学院2010毕业展
西安美术馆——陈丹青讲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