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卓克首页 | 历届专题
 
首先,“五谷丰登”是中国民间绘画中传统的吉祥题材。常见的主要有两种表现形式:其一,直接绘黍、稷、稻、麦、豆或果蔬,时而点缀以花鸟;其二,绘两童子,一手持净瓶,内盛谷穗,一挑灯相随,谐音“丰登”,以年画最为普遍。任伯年《五谷丰登图》采取了民间艺术的主题,而将二童子之一置换为以祛除魑魅魍魉为己任的钟馗。画面中的钟馗虽体格伟岸、形貌奇诡,但目光柔和专注。他看向挑纱灯前行的小童,似含一种鼓励、几许期待、许多思索。这种让钟馗“跨界”“兼职”的构思在任伯年的作品中并不孤立,比如作于 1872 年的《钟馗图》,主人公即以仰天仗剑、诗书报国的书生形象示人。任伯年笔下的钟馗是多面的、立体的、丰腴的、多情的,他既可金刚怒目地挥剑惩办祸害百姓的恶鬼,又会负手长啸对月焚香吟诗抒怀,还可温情脉脉悲天悯人为国祈福消灾。可以说,任伯年对于民间绘画的借鉴主要在取材和精神的领会,并不局限于具体形式的承袭。当然,他也并不刻意求变,而是根据鸦片战争后国运风雨飘摇的时代特点自然而然地演变。 其次,《五谷丰登图》采用了任伯年表现历史、神话题材时常用的构图方式。如创作于 1867 年的《授书图》,妇人立于画面中央,孩童跪坐于画面左下;之前提到的《钟馗图》,钟馗占据画面中央靠右的大半部分,一童子藏身其后,居画面最右;创作于 1872 年的《献瑞图》,老仙位于画面中央,女童随其后,位于画面右下……一高一矮,画面虽无背景却显得错落有致,构图稳定,极具装饰效果;一老一少,使画中充满人间温情与朴实趣味,吉祥的意味隽永深长;尤其是在以钟馗为主人公的作品中,更形成一丑一妍、一刚一柔的对比,钟进士忧国忧民、知人疾苦、立志斩尽天下恶魔的豪情跃然纸上,笔墨尽而意不绝,令观画者浮想联翩,热血沸腾。
 
观任伯年《五谷丰登图》有感
          1961年,海派大师程十发应上海科教制片厂之邀,为电影《任伯年的绘画》担任顾问。影片展示了多幅具有阶段意义、思想高度和代表价值的任氏精品,其中一幅《五谷丰登图》即是程十发步鲸楼所藏。今日得见真迹,程先生所题签条书法古雅松逸,
 
故纸堆里藏故事——记常云湄及其碧岫簃旧藏
           在2013年西泠春拍的拍品中,有一批民国间常云湄碧岫簃旧藏,包括其所藏庋的各类古籍书画、金石碑拓,及其本人的日记、诗稿等计一百余件,尤为引人关注。关于常云湄其人,在名人辈出、群星灿然的近代史上并未留下太多痕迹
 
古岸围碧波 众木生寒烟——溥心畬《碧波秋色图》赏析
           “古岸围碧波,众木生寒烟。风帆下极浦,秋色生远天。萧寺六朝陈,遗构皆千年。萦回转石径,遥阁蓬莱巅。蒙密闲竹苇,翩翾摇芰莲。欲往巢云松,啸傲洪厓边。”此诗读来清新、自然,画意纵横。岂不知,作者乃是才华四溢的满清贵公子——溥心畬。
 
风雅国粹 古法新知——金城《秋林万壑图》及篆书七言联赏析
           金城,字巩伯,号北楼,浙江吴兴人,与张大千、溥儒、陈少梅并称“民国四家”,“诗书画印论五全”。二十世纪初,西方列强的坚船利炮在叩开华夏国门的同时也引爆了国内美术界的火山。“一方面是对传统文化的维护与颂赞,另一方面是反传统势力的冲击与抗争
 
光明自在在何方——透过《海泉先生像佛海朝宗图》看一段历史
           民国十八年,中国干支纪年的己巳年,一位“海泉”先生庆祝六十大寿。由于寿星笃信佛教,画家孙万清为他画像并绘《佛海朝宗图》,写各路菩萨、罗汉皆来为“成佛”的海泉献寿,众星捧月,热闹非凡!曾任沈阳“金石书画研究会”会长,渖阳大、小公报主笔的王光
 
葫芦虽小藏天地,建立森然却有余——吴昌硕《葫芦图》中的“空”葫芦
           吴昌硕(1844—1927),名俊、俊卿,字仓硕、仓石,别号缶庐、老缶、老仓、苦铁等,浙江吉安人。父亲吴辛甲对金石篆刻颇有研究,吴昌硕十余岁随其学印。青年时期太平军攻入浙东,吴昌硕历经战争硝烟,太平天国运动失败后乃与家人团聚,重新恢
 
袅袅兮秋风 洞庭波兮木叶下——傅抱石《湘夫人图》赏析
          人物画是傅抱石先生在山水画之外所寻到的畅心达性的又一门径。先生的人物画,取材于古典诗词,格调高古,立意不俗,在近现代绘画史上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从上世纪四十年代初至 1965 年去世,其间他以屈原及其诗歌——《九歌》为题材创作了大量的人物画
 
 
 
平生三味试春茶 松风入鼎更清新——张大千《春日品茗图》赏析
任伯年《花卉人物扇册》赏介
使传情长话三星——任伯年《福禄寿三星图》的故事
谁将兴废论千古 水志山径共与稽——黄宾虹《桂林山水图》赏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