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卓克首页 | 历届专题
 
徐悲鸿爱猫,家中养了不少猫,曾多次画猫。他的猫毕肖传神,憨态可掬,与画马相比,笔墨更加温柔。其猫图或托物寄兴,或作为小品酬答友人。徐悲鸿曾在一幅猫图上题诗 :“颟顸最上策,混沌贵天成,少小嬉憨惯,安危不动心。”亦曾赠徐志摩《猫》,题曰 :“志摩多所恋爱,今乃及猫。鄙人写邻家黑白猫与之,而去其爪,自夸其于友道忠也。”彼时距二徐关于西方现代艺术“真伪”、“是非”论战不到一年,争论后以画相赠,可见二人友情之无私。此外,1933 年,徐悲鸿曾赠吴湖帆《猫梦图》。1940 年,徐悲鸿为爱妻廖静文画《猫》、《树上》两幅作品,题“静文爱妻保存”。 此幅《猫戏图》,由徐悲鸿学生陈志华的家属提供。陈志华,早年师从艺术大师颜文梁,1938 年考入国立中央大学艺术系,得徐悲鸿亲授,并接触吕斯百、吴作人等著名画家。1943 年毕业,先后任职于中央大学艺术系,苏州美专、华东艺专、南京艺术学院以及苏州工艺美校,
 
已褪怀中旧笔痕 老作江南落墨人——《荷塘双燕图》赏
           张大千在 1964 年题诗评价谢稚柳作品《槲树啼猿》中曾以“天下英雄君与操”来形容自己与谢弟,谢稚柳在张大千心中的地位可见一斑。由于谢稚柳自 1964 年全国第一次书画鉴定工作开始以后,便无暇于绘事,而后在文革期间,谢稚柳被打倒、关牛棚、
 
徐悲鸿与《蕉阴凝视图》
           20 世纪 30 年代,上海滩上曾出现过一位和犹太人富商哈同齐名的“地皮大王”,他就是徽商歙县人程霖生。他继承父亲程谨轩的产业,手中握有永安公司、大新公司和南京路、江甯路、常德路黄金地段的不少地皮。经过五六年几个回合的卖出买进,继续由东向
 
天降夜山 墨写乾坤——读黄宾虹《九华山色图》
           又到了“梅雨霁,暑风和”的时节,西泠印社 2013 年春拍进入了倒计时。然而每年这时候,总会有一两件“大东西”仿佛掐着截稿的时间点不期而至。果不其然,一幅黄宾虹先生晚年精品《九华山色图》姗姗来迟。此画的上款人吕蒙先生的夫人——曾为《青春万
 
嬉憨狸奴 乱世长情——徐悲鸿《猫戏图》赏析
           徐悲鸿,作为一位在国画、油画两个艺术领域均有卓越成就的大师,世人都晓他画马独创一格,前无古人,“托兴”之用意,在抗日战争时期明显而深刻。然而,徐悲鸿自己则言 :“人家都说我的马好,其实我的猫比马画得好。”1934 年天目山写生途中,他
 
秃笔作真书 淡静前无古——弘一法师书法欣赏
           “我敬李息翁,独行行最苦。秃笔作真书,淡静前无古。并世论英雄,谁堪踵其武。”这是启功先生写弘一法师的一首诗,这首诗透漏出的信息在“淡静“两字上,也高度概括出弘一法师书法的面目。书法是弘一法师的毕生爱好,青年时钟情于北碑。笔势开张,逸宕灵
 
 
 
晚年林语堂
关于陆小曼致卞之琳信件及《序》的说明
民国政府党军政网络的构筑与再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