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去一年 上海一级市场释放哪些信号

过去一年 上海一级市场释放哪些信号

过去一年 上海一级市场释放哪些信号

时间:2017-01-24 11:01:24 来源:新浪 收藏

市场 >过去一年 上海一级市场释放哪些信号

全新的香格纳画廊西岸空间外景

  受到整体经济走势的影响,国内大多数画廊从业者都曾表态,2016年的艺术市场较往年有所回落。不过,这并不影响上海当代艺术的活力。事实上,由于上海房价飙升、股市持续颓靡,藏家与画廊在选择作品和项目上更加谨慎,而上海对于当代艺术的优势更加明显,画廊动态也更活跃:过去一年,包括香格纳画廊、没顶画廊、艾可画廊、华氏画廊在内几家画廊将空间迁至西岸;上海艺术博览会进入20年大关,Photofairs Shanghai、ART 021和西岸艺博会以不同特色抢滩市场;亚历克斯·卡茨、马丁·克里德等海外知名艺术家选择上海作为打开国内市场的入口……上海一级市场热度有目共睹。台湾高雄艺博会监张学孔坦言:“现在和未来,西方画廊来亚洲参展艺博会,它的首选地不会是东京、首尔、新加坡了,而是上海。”
  过去一年,上海一级市场带来哪些信号?来看最新盘点。

另一位明星艺术家——托马斯·萨拉切诺的装置作品现场

  西岸,沪上画廊新据点
  过去三年,“西岸”已成为沪上艺术集聚地。继龙美术馆、余德耀美术馆、上海摄影艺术中心入驻西岸后,香格纳画廊、艾可画廊、没顶画廊、华氏画廊、HI艺术空间、马凌画廊、阿拉里奥画廊成第一批选址西岸的画廊。其中,香格纳画廊和艾可画廊选址“西岸文化艺术示范区”,该示范区在西岸艺术中心北侧,目前共由14个建筑组成;没顶画廊和马凌画廊则在龙腾大道丰谷路(附近)的综合楼里,两画廊靠近余德耀美术馆;华氏画廊新址位于上海龙美术馆西岸馆附楼,艺术主持华雨舟表示,画廊和HI艺术中心合作完成空间项目,HI艺术中心以雕塑为主,华氏画廊则以衍生品经营为主。
  从目前的进驻情况显示,画廊会根据不同的需要,进驻不同的西岸区域。由此可见,画廊的选择已不局限于M50、红坊创意园、衡山坊等区域,西岸成为画廊新剧点。
  几位画廊主道出选择西岸的理由,但都表达对于政府对西岸规划的肯定。

香格纳画廊推出20周年大展“Holzwege

  香格纳和艾可是最早进驻西岸的画廊,前者在2015年9月8日举办耿建翌个展《2015夏》,并于去年翻新空间,推出20周年大展“Holzwege”。画廊创始人何浦林(Lorenz Helbing)对雅昌艺术网说:“进驻西岸的画廊都在非常专业地做当代艺术。西岸是上海当代艺术的未来。”
  阿拉里奥画廊上海空间总监周娟禾和没顶画廊总经理金利萍都看好西岸的当代艺术氛围。周娟禾表示:“海外画廊想到中国,首先会关心空间是否稳定,它所在的区域能不能让艺术活跃起来。西岸的两个美术馆给我们来带稳定信号,因为美术馆一旦建立就很难转移。” 金利萍则称,西岸正受国内外当代艺术画廊的关注。“尤其是海外画廊,它们不一定需要非常大的展示空间,但需要稳定、专业的当代艺术氛围,来真正了解中国的艺术情况和相关政策。”
  我们很难孤立地看待画廊进驻西岸的理由。相反,过去一年(甚至几年),西岸对于艺术的整体倾注,是画廊迁址去那里的主要因素。

2016  ART021 展会现场

  越来越国际化的艺博会
  尽管经济有待复苏,上海多元的“艺博会热”依旧持续,并且越来越趋于国际化。
西岸艺博会自从2014年创立以来,一直以近30家的参展规模打造专业平台。去年,共有11家画廊首次参展,其中9家来自国外,在一层的展示空间内只有不到一半的参展商在国内设立空间。ART 021则在过去三年持续扩张,自最早的29家、54家、75家,到去年的84家,而该展会的“国际雄心”不断升温:官方信息显示,在首届29家参展画廊中,仅有贝浩登、白立方与阿拉里奥3家国际画廊;近三年来,参展ART 021的香港画廊分别是2家(2014)、4家(2015)和6家(2016);台湾画廊则相对稳定,每年都有新的台湾画廊进入,整体体量在3家左右;日本画廊在过去三年以乘积增长,分别是2家(2014)、4家(2015)和8家(2016),其中包括多次参展的大田画廊和奈良美智的推手小山登美夫画廊。

奥斯卡·穆里略的作品是两场艺博会中最快售出的作品之一

  去年,不少欧美画廊首次同时参加上述两大展会,并在展会上斩获不俗成绩。比如,卓纳画廊不仅带来重要艺术家的作品——如乔治·莫兰迪1959年的《自然消亡(静物)》(售价110万美元)和唐纳德·贾德1988年作品《无题》,也带来德国表现主义艺术家尼奥·劳赫的作品《山谷》(售价110万美元)和吕克·图伊曼斯《黑霉》/《火热的肢体》等,展会开幕首日,后两件作品已成功售出,而奥斯卡·穆里略的三件“催化剂”在开幕时已售罄。

豪瑟沃斯画廊带来的“神话树”

  豪瑟沃斯画廊不仅以群展的方式参加两场艺博会,还携手乔空间举办马丁·克里德的个展。在去年西岸艺博会上,马克·渥林格作品《本我绘画》,单幅作品售价16万英镑,路易斯·布尔乔亚和崔西·艾敏的合作作品开价30万美元一组。全场最高定价来自菲利普·加斯顿创作于1978年的《无题》;而在ART 021展区,画廊推出巴尔提·卡尔的作品A golden age when time stood still和Solarum Series 1分别以14.5万美元和57.5万美元售出,而罗妮·霍恩的一件蓝色玻璃《无题》售价为95万美元

Kukje Gallery画廊售出一件李禹焕的作品(售价25万至30万美元)

  另外,上海几个艺博会同样聚焦韩国单色画、日本具体派等进入艺术史的创作。曾在巴塞尔艺博会上卖出20件以上单色画的Kukje Gallery画廊在场售出所有金容益的作品,并以130万美元至150万美元的价格售出朴栖甫的作品;以17万至20万美元售出河钟贤的作品。
  “上海的几个艺博会影响力已辐射亚洲。上海作为亚洲最大商业城市,它的魅力让一线画廊都有意愿去参加。现在,西岸艺博会和ART 021要比肩香港巴塞尔,肯定要一段不短的时间,但不管怎样,当西方一线画廊选定了香港和上海,它必然对亚洲其他艺博会起到排挤作用,因为画廊参展艺博会的数量是有限的,所以我们看到,北京、首尔、台北、新加坡都受到影响了,这是很正常的。”张学孔告诉雅昌艺术网。
  2017,上海的一级市场会有哪些趋势?
  随着艺术群落的调整与洗牌,艺博会的专业程度日益提高,2017年,上海一级市场会有哪些变化?去年,雅昌艺术网采集沪上20家以上的画廊信息,从中或能看到一些趋势。
  调查资料显示,多家在上海开设空间的画廊正试图走出本地,在全世界范围内试水市场。比如,天线空间自2013年成立以来,连续参加ART 021;在2014年和2015年同时参加ART 021和西岸艺博会;2016年开始尝试Fiac、Frieze London和Frieze London和香港巴塞尔等。同样,BANK空间在2014-2015年同时参加ART 021和西岸艺博会,但去年仅参展“西岸”,画廊将其他精力投放于台北、巴黎、和美国项目。更早成立的龙门雅集画廊曾在2012-2014年参展上海艺博会、艺术北京,2013-2015年参加ART 021,但去年选择了艺术深圳、香港巴塞尔、和洛杉矶“ART SHOW”。
  上述事例不足以总结一座城市的整体艺术走势。但至少带来一个信号:当海外画廊试水中国市场时,国内画廊也在不断试水全球各地的反应。当他们达到最满意的结果后,精简参展艺博会的数量也不是不可能。
  不难看出,上海作为国内最成熟的商业城市,在未来将会面临更多的市场考验。对海外画廊来说,上海是继北京之后最能直接检验国内市场反应的城市;而对国内画廊而言,它们将面临着国际画廊的直面竞争,并逐步找到属于自己的市场坐标。

编辑:
凡注明 “卓克艺术网”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卓克艺术网”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卓克艺术网,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维护网络知识产权。
扫描二维码
手机浏览本页
回到
顶部

客服电话:18956011098

©2005-2018 zhuoke.cn ICP皖ICP备0901860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