象外履痕 | 戴培仁中国画安徽回顾展

象外履痕 | 戴培仁中国画安徽回顾展

象外履痕 | 戴培仁中国画安徽回顾展

时间:2017-11-06 13:26:42 来源:深圳书画艺术学院

展览 >象外履痕 | 戴培仁中国画安徽回顾展

    “象外履痕”—戴培仁中国画安徽回顾展即将于11月23日至11月30日在安徽合肥市久留米美术馆隆重举办。

戴培仁

    戴培仁,1952年生于安徽界首,字瑰,号象外斋主,别号墨波,国家一级美术师,民革中央画院理事,中国书法美术家协会理事,世界教科文卫组织专家成员,中华当代书画艺术研究会名誉主席,深圳世界艺术家交流会会长,深圳市美术家协会理事,深圳书画艺术学会副会长,深圳市福田艺术家协会副主席。
    1980年毕业于安徽师大巢湖美术专科班并留校任教,英国牛津艺术学院名誉教授。深圳市福田区美术家协会副主席1987年至今先后在合肥,北京,深圳,香港,加拿大,澳大利亚,日本大阪,京都,美国田纳西州举办个人画展和联展。先后荣获日本大阪府知事奖;日中韩三国交流画展金奖;加拿大枫叶杯国际水墨画大赛优秀奖,全国名家精品绘画邀请展金奖等。
    出版物:《戴培仁画集》、《戴培仁水墨小品》、《水浒人物图》等著作。

展览地点:合肥市久留米美术馆
展览时间:2017 年 11月 23日 - 11月 30日
主办单位:广东省美术家协会、深圳市美术家协会、界首市人民政府、深圳市书画艺术学会
协办单位:中共界首市委宣传部、深圳书画艺术学院、深圳前海朴石艺术馆

    蓦然回首,戴培仁中国画研究四十年。如果从戴培仁上大学那年算起,至今已过去了整整四十年。其间,中国的政治、经济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它直接导致上世纪80年代中国的改革开放,使我们的国家走上了繁荣富强、经济腾飞的发展道路。中国的画家们也伴随着改革开放的春风迎来了前所未有的宽松自由的生存环境,只要你真有才学,整个社会都会为你提供可选择的“用武之地和施展才华的机会。戴培仁就是这一新时期的直接受益者。

    他生于1952年,与我同乡都是安徽人。他是恢复高考制度后首届走进大学校门的幸运儿。1980年毕业于安徽巢湖师专,由于品学兼优当年被留校任教,执教中国水墨人物画。他的造型能力的提高,得益于他在这一阶段的连环画创作。作为他连环画出版的责任编辑,我是他的见证人,五本连环画创作下来,使他获得高强的造型能力。的确,连环画创作对一个画家的造型训练作用是不可估量的,当代人物画大家几乎都有过创作连环画的经历。他的水墨人物技巧的提升,归功于他在首都师范大学美术系的深造,补上了重视笔墨、重视写意、更重视借古开今这一课;既造就了他具有以书法入画法的传统学养,又练就了他对色线形之美的敏感和写生能力、创造意识。他的艺术之翼逐渐丰满、强硬,他的水围写意人物画创作也处于上升趋势。

    处于改革开放新时期的戴培仁,最令他心动的莫过于深圳这座新兴的城市,在粤海之滨拔地而起带来的经济大发展、大繁荣。移民如潮的大势,终使他抵挡不住诱惑,萌生出南下的念想。1989年他移居深圳,开始了他人生第二次的拼搏与创业自此,我们相隔南北一方,虽多年未通音讯,但彼此的牵挂却有增无减。我知道他在深圳人尽其才发展顺利,仍然在大学一面任教,一面从事创作,不曾有丝毫懈怠。近日,我收到他寄来的画作,他说要在家乡安徽举办一次汇报展,想出一本画册,并约请我写一篇评介文章。他的言辞恳切,我欣然应允我细细阅读他的画作,给我的第一感觉,就是在中国商品经济最发达的南方城市,生活在纸醉金迷、滚滚红尘的花花世界里,戴培仁却能潜下心来,静心于中国画的创作,依然勤勉、奋进,充满旺盛的创造意识,不断推出不重复他人也不重复自己的作品,其精神意志颇为难得。

    我的第二个感觉,就是戴培仁于中国画四十年的辛勤耕耘、积累,已获得丰硕的成果是深圳这座年轻的城市,作为我国改革开放的窗口,为戴培仁施展宏图提供了一个更为广阔的平台,使他不再是专攻人物画一科的画家,他的画路已变得十分宽广,他的山水画、花鸟画开始与人物画相辅而行,而且在表现手法上,也显示出多种多样的态势—既可写实也可写意,既可具象也可抽象,既可工笔也可没骨,既能水墨也能重彩,既能表现今人也能表现古人。他像一员精通十八般兵器的武将,纵横驰骋在中国画的天地里,游刃有余,八方通神。

    做培仁的人物画是他的立身之本,也是他投入精力最多的画种,他的主要研究成果也在人物画方面。他早年受过严格的写实训练,在绘画体系上,应属于徐悲鸿、蒋兆和所开创的写实主义体系,当是新一代的学院派画家。在“文革”前后的画坛上十分活跃的人物画名家,如周思聪、卢沉、刘文西、范曾、王子武、方增先、杨之光等都是属于这个体系的学生,他们对“徐蒋体系”的继承和弘扬所作出的努力,对戴培仁的影响是无法抗拒的,他们的创造几乎都是围绕着水墨人物画处理笔墨与造型的关系展开的。和这些师辈画家一样,戴培仁在创作上也摒弃了“徐蒋体系”早期水墨加素描的写实主义创作方法,开始进入新一轮的中西融合和多元化的艺术探索。
    他摸索过水墨人物的“体面造型”,在吸取光影、结构、空间和透视等因素的同时,如何推进笔墨与造型的兼容,如《民以食为天》《瑶寨所见》《岭南岁月》都是这样的作品;他也尝试过以“线面造型”的水墨人物,如何借鉴花鸟画和山水画的既有语言,进入书法化的笔墨语境,如《老人头像》《淮北三老汉》《建设者》《傣族姑娘》《归牧图》等,都是“以线立骨,以墨为肉”的代表性作品;他还吸收西方现代主义表现因素,如夸张、变形、构成、肌理效果等手法,以浓墨重彩表现《脸谱》一类更具实验性的作品。

    我更欣赏他那些已走出写实主义单一模式的古意人物画作品,如《老子出关》《东坡赏砚》《梅妻鹤子》《太白邀月》《屈子行吟》《衙斋卧听潇潇竹》《卖炭翁》等,用笔洗练放松形简神足,格调高古,充满诗意、情趣和书卷气,不仅具有明显的文人画特点,还适当地表达了当代人的心态和时代气息,可为“新文人画”的再创造。这一时期,他又以更为意象的造型,画了一些偏离传统规范的作品,如《暮色草原》《唐人画马》《草原印象》等水墨人物,都不是形神兼备的表述,而是比传统造型观更概括、更含混、更大胆、更富力度感的处理,打动人的是那些由粗笔大墨横涂竖抹而形成的大动势、大节奏、大感觉,消解了笔墨对于画面形象的依附。这是戴培仁于水墨人物画的新的尝试,画家可以十分自由地追踪自己的想象思路和内在精神的阐发。

    值得特别一提的是,戴培仁近来又创作了一批画坛名流的肖像作品,如《张大千》《齐白石》《蒋兆和》等,把他的写实主义人物画推向了高峰。从表现技法上看,他使“徐蒋体系”的水墨语言精致化,通过水墨的勾线、皴擦、渲染,使人物面部刻画得惟妙惟肖,形神毕现,而衣服背景则寥寥数笔,简洁放达,是“体面型”与“线面造型”的完美结合也可以作为书法化笔墨与体面造型水乳交融的典范。在这一部分作品中,他对于人物造型入木三分的理解力,对于人物神态的敏锐捕捉力和对于中国人物画水墨与色彩相融相合的轻松裕如的驾驭力,都使他的水墨人物画达到一个新的高度和新的境界。

    或许因为他被延聘到深圳美术院校任教的教学必须,或许因为他广泛的兴趣、宽博的基础和人物画配景的使然,在他继续完善水墨人物的同时,又集中了一些精力投入山水与花鸟画的研究和创作。他的山水曾取法宋元,服膺“二石”,心仪李可染、黄宾虹、陆俨少却不依样画葫芦,而是在直面现实山水的写生实践中,捕捉灵感,整合传统,画出感受。在这一过程中,传统皴法的程式消失了,代之的则是对传统笔墨那些表现丘壑、树石、云水中。他画《苍山如海》的浑厚凝重,他画《黄山云海》的烟云供养,他画《秋水无你质感和表现力的体悟。这种笔墨体悟通过他个性的选择,被强化地运用到实境感受的表言大美,他画《东部揽胜》的雄山大川,他画《动感峡江》的山舞水涌,他画《泉喷清嶂》的奇伟天矫,等等,都因审美客体的变化显出笔墨、结构和造型的区别。实际上,戴培仁的作品均有实景为依托,这为他带来了鲜活丰富的视角变化和图式调度,既揭示了他真诚、朴实、坚毅、宽厚的气质个性,也隐藏着他对实境感受富有激情的发挥。

    戴培仁的花鸟画筑基于工笔画法,植根于深厚的中国文人写意画传统,那种抒情写意做培仁的人物画是他的立身之本,也是他投入精力最多的画种,他的主要研究成果也在人物画方面。他早年受过严格的写实训练,在绘画体系上,应属于徐悲鸿、蒋兆和的艺术手法更是与传统艺术一脉相承,但它们同时又饱和着我们时代生活的内容。他的工笔花鸟精工细致,多在略参西方写实造型以发扬宋代院画“精于体物”的传统上用心着力他的显著特点是重写生,善提炼,讲笔法,雅色泽,尚传神,形成了秀劲雅丽也更生气奕奕的丰神。他的写意花鸟有多种面貌,他可以泼墨大写《孔雀图》的清晖华彩,也可小写《水墨牡丹》的天下无双;他可以浓墨重彩写《春夏秋冬》仙鹤的清高自许,也可将山水皴法引入花鸟画中,画出《吉利图》中群鸡的祥瑞雄姿。戴培仁的花鸟画和他的山水画一样开辟了一个新天地。凡此种种,年过花甲的戴培仁带给我们太多的感动——他的胸襟、他的智慧、他的才能和他永不停步的自强不息的精神。

    通观戴培仁四十年来不断精进的艺术历程,回顾他不断取得的成绩,可以看出,他是一位多能兼擅的全才,人物、山水、花鸟无一不工,工笔、写意、没骨、具象、抽象、水重彩无一不能。

    他走的是一条先以人物画为专攻,再触类旁通山水花鸟的全面发展之路。相对于独占一科的画家,他需要付出更多的心血,贮备更多的学养,锤炼更多的技巧。他似乎也不像独占一科的画家那样,孤立地看待人物、花鸟与山水,而是以开放的心态不断改变着力点,一一突破,以丰富自己的学问、修养和技艺。原因在于他有着一个更宏传的目标,以实现最终的大综合大重构的融会贯通,把我国历史悠久的中国画带往一个新的境地。尽管这个目标还不够清晰,但我相信,从一花独放到全面开花,最终总要结出丰硕的果实,戴培仁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我尤为关切并期望他在未来的进击中完成其雄心伟略,吏他的潜力得到进一步的发展。

编辑:
凡注明 “卓克艺术网”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卓克艺术网”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卓克艺术网,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维护网络知识产权。
扫描二维码
手机浏览本页
回到
顶部

客服电话:18956011098

©2005-2018 zhuoke.cn ICP皖ICP备0901860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