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人物 | 葛涛:孤独越刻骨越自由

日期:2017-12-22 16:25:18 来源:新黄山报

资讯 >艺术人物 | 葛涛:孤独越刻骨越自由

    葛涛,安徽涡阳人, 1998—2001年学习于北京画院、中央美院。安徽省青年美协副主席,安徽省文联国画创作院画家,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瀑飞山愈静

山深有闲居

孤独越刻骨越自由——葛涛与他的意境山水
君娃 (学名沈君,省作家协会会员)

    认识葛涛断断续续也有近十年的时间,他似乎一直就是这样的状态,也不知道该如何界定他的这个状态,我戏称他是“游侠”,游走于两个世界,一个世界安放身体,另一个世界安放灵魂。我觉得一个人具有这样的本事其实并不容易,因为要做到这一点,首要的条件是自由。自由,说说容易,做起来,何其难?

左:风轻云淡   右:云起时

    葛涛似乎做的不错,他是商人,虽不是大手笔起家,然,度势趋时、不畏艰难、贾而好儒的徽商气质,倒也样样具备。大约是徽商自古以来就可以很好地关照经济与文化之间的互动关系,他的这种游走才不会显得唐突,才会让你不仅感慨他的画作——虽然做着入世的事,却是这样一颗自由出世的心!

左:风轻云淡    右:云自无心

    他忙完了俗世中的事情,便马不停蹄奔波在祖国千沟万壑的山区之间,当然,他最喜欢去的地方还是皖南。他把他在俗世中辛辛苦苦赚的钱财淘换成那些散落在民间的各种稀奇古怪的玩意儿——粗糙的石灯、锈蚀的青铜灯、镇宅的翁仲、腐朽的很不像话的老船帮老树根,甚至各种作为冥器的亭台楼阁......于是,那些玩意儿便不单单是占据他工作室一隅,它们还会幻化成各种不同的姿态成为他生活中的摆设或者画作里的角色。

青山独行远

日夕渡寒水

    他的画,初看是一派古意,并无色彩的喧哗,不过是传统的中国山水。我曾经不知轻重建议:画面太淡,过于冷清,何不于这淡色中点一笔艳丽,就如皖南满山绿色中忽然扑入眼中的那一树桃红?

晨兴上高岭

寂寞禅心在

    忘了他当时的表情,如今细细揣摩,又觉得如此甚好。因为我在这一片淡色的繁华中窥见了一股冷遁之美,如同道家的孤独,越刻骨,越自由。

飘渺化境千年梦  136x68cm

心境 136x68cm

    捕捉到这股冷遁之美,再读他的画,便觉得很有意思,您瞧他用浓淡干湿的笔墨布局出一派眼花缭乱的繁华气象,那些皖南山区里的山水流云,亭台楼阁,以及在某个清晨大自然赐予他某种稍纵即逝的灵感,统统被他描绘到那一张纸里,险峻的山直插入云天上,跨山的桥建在半山的云里,缭绕的雾气、曲折的山路、蜿蜒的溪水竟是不用分得太清,因为贞节牌坊就突兀在这虚幻的世界里。这一纸世界被他填得满满当当的,却全没有一点儿拥堵窒息的沉闷,因为,那远山的深处,好似有云水禅心的曲子袅袅娜娜地缭绕着,自可梳理你的思绪,让你静心。

写生作品一

写生作品二

    虽然俗世中的葛涛是非常灵动的一个人,机敏幽默、有时有点急躁,但孤独与自由,却是他的画作徐徐地传递给我的越来越清晰的印象。他的画时空常常是错乱的,不过并不是为了错乱而错乱,他曾经说过自己的追求:“笔墨要避开俗世的纷扰,让精神与山水坦荡对话。”

写生作品三

写生作品四

    在任何一个时空中穿越,与山水植物对话。这是怎样一种刻骨的孤独?然而,这是画家完全愿意接受并且乐在其中的孤独。我把这理解为逍遥。

写生作品五

    斯蒂夫·汉克斯说过,“艺术是一种逃避,它可以带你去某个你感觉是你想要去的地方。”无论是瓷器还是纸张,或许,那画中的云水禅境便是“游侠”葛涛在江湖行走中,要为自己寻觅的一处所在,在那里,他可以好好体会,他对山水流云的这一份自由自在的爱情。

写生作品六

编辑:
凡注明 “卓克艺术网”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卓克艺术网”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卓克艺术网,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维护网络知识产权。
扫描二维码
手机浏览本页
回到
顶部

客服电话:18156032908 18155173028 18956011098

©2005-2018 zhuokearts.com ICP皖ICP备0901860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