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西泠春拍重磅推荐——王铎《草书鲁斋歌卷》

2018西泠春拍重磅推荐——王铎《草书鲁斋歌卷》

2018西泠春拍重磅推荐——王铎《草书鲁斋歌卷》

时间:2018-06-29 15:06:02 来源:

拍卖 >2018西泠春拍重磅推荐——王铎《草书鲁斋歌卷》

有明书法推第一

   明代书家中,王铎无疑是值得大书特书的一位。同代书家黄道周即曾说过:“行草近推王觉斯”,后来吴昌硕更是断定:“有明书法推第一,屈指匹敌空坤维”。顺治七年(1650),王铎五十九岁时为鲁斋霍达作了一首七言长歌,并用其得意的狂草书成长卷。在介绍这幅长卷之前,先了解一下王铎创作这幅作品的时代背景。

   王铎(1592~1652),天启二年(1622)三十一岁时与黄道周、倪元璐同科进士,同改庶吉士,步入仕途,在董其昌、张瑞图之后,三人在明末书坛鼎足而立。其时宦官魏忠贤刚刚得势,政治环境十分险恶。到了创作此卷的清顺治七年,此时天下并不太平。除了明桂王与瞿式耜、孙可望、李定国、刘文秀对满清征服者还在作殊死决战,南中国的少数民族也在抵抗侵略。此时,王铎的好友郭一章还被任到湖南平定少数民族不时的叛乱。此前五年,王铎在南京降清,作了“贰臣”。

2018西泠春拍
王铎(1592~1652)? 草书 鲁斋歌卷
绫本? 手卷
1650年作
出版:1.《书谱》第十卷第三期P19、38-58,书谱出版社,1984年。
2.《智龛金石书画论集》P196-200,上海古籍出版社,2007年。
著录:3.《书谱》第十卷第四期,书谱出版社,1984年。
4.《文博专家郭若愚》P67,上海书画出版社,2016年。
说明:霍达上款。顾莼、郭尚先、戴鸣皋、韩崶题跋。郭尚先、郭若愚旧藏。
郭若愚家属友情提供。
画心:312×26cm? 题跋:133×26.5cm

英雄舍尔复寻谁——王铎与鲁斋

   王铎晚年,内心十分挣扎,故作品饱含痛苦与忏悔之意,显得更有力量和深度,这有其个人的深刻悲剧在。霍达(?~1661),号鲁斋,陕西武功人。崇祯四年(1631)进士,官御史。顺治间,授监察御史,擢大理寺少卿,后官至工部尚书。好藏书。

“霍君才,大方家“

   王铎赠予鲁斋作品不止这一次,顺治四年(1647)二月,王铎就曾作《为鲁斋义兄临阁帖卷》。又有《鲁斋送笔歌》云:“眼昏还作绵里铁,交好意气书淋漓。”可见二人时相过从,情谊非同一般。王铎与鲁斋同为贰臣,或许彼此内心更能理解对方的苦衷。

”英雄舍尔复寻谁“

   王铎爱惜他的才华,希望朝廷可以重用他,故在歌中写道:“霍君才,大方家,有铁石之心胆;有开济之生涯。未知肯容此大器置之明堂否?否则掣肘龃龉而令三世其身于烟霞……噫。英雄舍尔复寻谁。”提及自身,则难掩一种想要辞官隐世的消极、悲凉情绪。歌中写道:“我实自恧,巢繇为伯仲……念予惷懒在心目,面病高奔阶草绿……臞鸬爊鲤须烂醉,低身攒眉耻何为……将老至,又何游?”

“庚寅九月重阳后书,鲁斋老盟社教弟,洛下王铎具草。”

悔不栖耘斗,无处非花源——《鲁斋歌卷》创作的深层缘由

   在创作《鲁斋歌》的同一时期,王铎曾用狂草书写了九首五律,赠给他十几年前避乱怀庆府时的地方官沈石友,自道心曲:“相见舍千泪,何心浊酒罍。悔不栖耘斗,翘翘望故山……放怀何寂寞,无处非花源。听歌忘拭泪,善谑学藏身。”后悔自己当初若彻底归老田园,而今也不用饱受自己内心的折磨。此卷与《鲁斋歌》相互印证,道尽了王铎晚年的尴尬与无聊、彷徨与空虚。

”华子山野奔,尚有北峯屋。山斋多悔尤,初阳宜久客。将老至,又何游?田犊驮干鹊,门楣结括蒌。“

兰石、智龛费收藏——郭尚先、郭若愚递藏爱物

   此卷作品先后由郭尚先、郭若愚收藏,并由郭若愚家属提供。卷后依次有清代顾莼、郭尚先、戴鸣皋、韩崶题跋。顾莼题跋于道光四年(1824),韩崶同样跋于道光四年。可见此件作品是由郭尚先收藏后,于道光四年请友人顾莼、戴鸣皋、韩崶先后题跋。郭尚先题跋曰:“此文安入国朝后书”。王铎作此卷在顺治七年,故所言不虚。

《鲁斋歌卷》卷首钤有郭尚先藏印:郭兰石藏 郭尚先审是印

《鲁斋歌卷》在郭若愚论著中出版和著录

风樯阵马 魄力恢弘——《鲁斋歌卷》的艺术风格

   傅山《霜红龛集》卷廿五有云:“王铎四十年前字,极力造作,四十年后,无意合拍,遂成大家。”黄道周《黄漳浦集》卷十四有云:“觉斯方盛年,看其五十自化……但今肘力正掉,着气太浑,人从未解其妙耳。” 王铎亦认为自己五十岁以后的书法更合己意。王铎在崇祯十四年(1641)《再跋自书琼蕊庐帖》中道:“此予四十六笔。五十以后,更加淬砺,仍安于斯乎?”可见,王铎五十岁以后的书法又达到了一个新的境界。观此卷点画精熟,法度谨严,即可证之。

郭尚先题跋:”此文安入国朝后书,固非正法眼,藏然不可谓非波旬天神,具大神通也。王文简公杂记言,文安醉后作草书与诸孙,有不能辨识,次日持以问之,文安熟视曰,彼时若何不问,今那可识耶。此□虽过,然作草者正不可不知此语。郭尚先。“

   王铎书写临作常见,书写自作诗歌不常见,专为友人所作长歌更显得尤为珍贵,更何况以其得意的狂草书写,可谓动人心魄。此卷作品全长三一二厘米,高二十六厘米。由王铎晚年书艺鼎盛时期一气书于绫本之上,为后世留下了一件恢弘巨制。

编辑:
凡注明 “卓克艺术网”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卓克艺术网”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卓克艺术网,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维护网络知识产权。
扫描二维码
手机浏览本页
回到
顶部

客服电话:18956011098

©2005-2018 zhuoke.cn ICP皖ICP备0901860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