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西泠春拍 艺心作人,青青子佩——吴作人油画《坐女人体》赏析

2018西泠春拍 艺心作人,青青子佩——吴作人油画《坐女人体》赏析

2018西泠春拍 艺心作人,青青子佩——吴作人油画《坐女人体》赏析

时间:2018-07-02 10:47:03 来源:

拍卖 >2018西泠春拍 艺心作人,青青子佩——吴作人油画《坐女人体》赏析

2018西泠春拍 吴作人(1908-1997) 坐女人体
布面 油画
创作于20世纪30年代
出版:1.《寻找孙佩苍》图5,孙元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4年。
2.《青青子佩——民国美术史再发现:孙佩苍及其收藏》P36,孙元著,2014年。
展览:3.“2014中俄油画创作高级研修班开班式”,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油画院,2014年。
4.“青青子佩——民国美术史再发现:孙佩苍及其收藏”,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油画院,2014年。
说明:该作为吴作人1930年代欧洲留学时期的代表作, 也是已知市场吴氏这一时期最大尺幅、画面保存最完整的油画作品。作品由西画东渐第一人、民国大收藏家孙佩苍旧藏,后赠予中央美院,作为经典教学的范本。1986年由习仲勋同志特批,将作品退还藏家家属。作品出版展览详实有序。
130×90cm

   这一幅将吴作人早期油画巨作、民国大收藏家孙佩苍旧藏、曾捐赠与中央美术学院用以观摩学习之用等关键词串联起来的吴作人留欧时期大尺幅油画《坐女人体》,不仅可以视为我国现代艺术教育先驱在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出国留学,用中西融合的观念、技法等来改革中国画艺术教育之弊端的历史标本,也可视为民国时期乃至建国后改革开放之前,油画艺术中国现代收藏史的见证者。她,静坐在那里,用一种看似放松的姿态目睹了这近百年来发生在她眼前的一切……

艺心作人,他以凝练而准确的形象融会着中西艺术

1929年部分南国社成员在南京中央大学校园中合影(右二为徐悲鸿,左四为吴作人)

吴作人年表
   1927-1930年初,先后就读于上海艺术大学、南国艺术学院美术系及南京中央大学艺术系。
   1930-1935年,吴作人赴欧洲学习,先入巴黎高等美术学校,后考入比利时布鲁塞尔王家美术学院白思天院长画室学习。
   入学第二年,即在全院暑期油画大会考中获金奖和桂冠生荣誉。他勤奋学习,掌握了熟练的专业技能,创作了数量可观的油画作品,表现出非凡的艺术才能。白思天院长称赞他“既不是弗拉曼画派,又不是中国传统,乃是充满个性的作者”。
   1935年回国后,他怀着极大的热情投身到国内美术教学中去。他初任教于南京国立中央大学艺术系,并在当年创作油画《华佗》。抗战期间随校西迁重庆,1938年率“战地写生团”奔赴前线作画宣传抗战。
   1943-1945年 两次赴西北进行写生创作,吴作人进行了大量的写生和水彩、油画的创作。这些作品都有着强烈的民族现实主义精神以及中国风格的写实手法。这意味着他从典型的西方学院写实主义绘画风格,逐渐转向到独特的中国画风。
   1946年任国立北平艺专教授兼教务主任,并当选北平美术作家协会理事长。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吴作人先生任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教授、教务长,同时他还担负着中国画的改革与创新。他的改革不是盲目地把西方写生技法照搬到中国画上,而是强调用西方写生方法,最为恰当的运用到中国画的创作中去。
   1958年他担任中央美院院长,1979年任名誉院长,1985年任中国美协主席。曾被法国文化部授予“艺术和文学最高勋章”,获比利时王国“王冠”级国家荣誉勋章。

吴作人留学比利时期间,在画室中留念

   吴作人走上艺坛的时代,有一种观点以保持民族性为由,反对和抵制艺术接受某些西方新的影响。对此,青年吴作人明确表示:“‘民族性’在艺人修养中自然流露,今之唯恐失‘民族性’而戚戚者,当知非油色麻布之能损我‘民族性’。况‘性’依境而迁;东西方‘境’不同,则东西方人‘思维’不同,现代之中国与千载前之中国不同,何必现代之中国人‘思维’强与古人同?则动笔须‘仿某某山人’的理由又在哪里?”(《艺术与中国社会》)

吴作人(右二)与齐白石(左二)、徐悲鸿(右一)的合影

   对于西方广阔的艺术传统,他选定徐悲鸿写实主义艺术为突破口,接古典主义之精粹,再顺流而下,取印象主义色彩之神韵,借后印象派强调主观创造表现之精华,获得了西方艺术发展五百多年的合理内核。
   他的油画,充分地继承西方油画艺术的造型与色彩体系之特长,但面对吴作人的油画作品,人们能够清楚地感觉到其中的中国艺术的气质。吴作人以凝练而准确的形象融会着中西艺术,是继徐悲鸿之后中国美术界的又一领军人物。
   在艺术教育方面的贡献,应该说,吴作人在任时期,正是中央美术学院校史上较为困难的时期,但也正是在他的主持下,中央美术学院的油画系实行了画室制教学,无论教学还是艺术创作都开始脱离苏联模式,走上自主道路,国画系也开始实行人物、山水、花鸟的分科教学,版画系则成立了李桦、古元、王琦、黄永玉工作室,美院又一次趋于欣欣向荣的局面。但这一切都停止于“十年浩劫”之中。

青青子佩,他是民国收藏家“西画东渐”第一人

孙佩苍年表
沈阳人,生于1889年,北洋师范优级博物科毕业;
1920夏-1925年,留学欧洲,就读于法国巴黎美术专科学校,先后攻读绘画和美术史专业;
1924年第5期《东北》上刊登有《法兰西现代教育状况——孙佩苍报告》。
1929-1930年,任东北大学文学院教授;
1929年他给奉天省长公署一具《孙沛苍的为请组织美术研究社》中的“美术研究社简章”中,祖父就有创建美术陈列馆的计划。他打算用这个陈列馆 “提倡美术教育”,“陈列中外大家作品以供公共阅览”。
1930-1933年,在法国出任里昂中法大学校长;
回国后,孙佩苍先后担任奉天美专教授、北平中法大学教授、国民大学教授、东北党务办事处主任等职。抗日战争爆发后,任西南联大教授,被聘为国民参政会第一、二届参政员;
1942年,孙佩苍乘坐四天的公路“特快列车”,携带一批珍贵藏品抵达四川成都,想要举办一次美展,用以帮助提升国人的审美教育,却因1月3日孙的猝死而未果。其带到成都的藏品也不知所踪。

1932年赴欧考察的程砚秋(中间持花者)在法国里昂中法大学与校长孙佩苍(右)等人合影

1942年,第一届美术展览会的报纸广告
“四川美术协会主办第一次美术展览会
日期:三十一年一月一日至七日午前九时至午后四时
地点:成都城守东大街四川省立图书馆二楼
(一)油画之部——本国现代画家八人 吴作人、吕斯百、秦宣夫、唐一禾、王临乙、吕霞光、李瑞年、黄显之
(二)西洋美术作品及复制之部——孙佩苍先生搜藏”

   “辛勤而精鉴”——徐悲鸿
   “由于马克贬值,使我们能够在柏林撑过了二十个月……徐先生利用机会,还买了不少的原画和典籍,……与此同时,孙佩苍先生也搜购了不少好东西。”——蒋碧微《蒋碧微回忆录:我与悲鸿》

孙佩苍档案首页

   “孙佩苍,……沉默寡言,崇尚道义,长于美术,有学者风,唯魄力较小,缺乏政治兴趣,对党忠诚,与齐世英、彭济群接近……”——台湾“国史馆”所存人事登记片稿
   “这时正值重庆雾季,整日灰蒙蒙的一片,气压非常的低沉。忽然成都方面传来了老朋友孙佩苍逝世的消息,使我们忍不住默然泪下。孙字雨珊,为人足智多谋,是我们天狗会的军师,他一生俭约,省下钱来专门搜购艺术作品,所以他的收藏极为精美丰富,如今异地身亡,他的家属还在陷区,这样的结局,实在太凄惨了……”——蒋碧微《蒋碧微回忆录:我与悲鸿》
“美院两年学业期间,有一项经历至关重要:1978年秋,某日,全班同学被领进陈列馆仓库,观看三十余件19世纪欧洲油画的原典,……而能在美院居然亲见中国收藏的欧洲绘画,实委大出所料:此前,我们从未听说国内哪家美术馆或学院藏有欧洲油画真迹。”
   “今世,中国民间已有若干心存抱负的买家,出手惊人,藏购二十世纪欧美著名艺术家作品,若论这辈藏家的先驱,无疑,是孙佩苍;若论目下中国人藏有十九世纪大师作品者,则唯孙佩苍一人而已。
   今要在欧洲市面得一件德拉克洛瓦或库贝尔,便是西人,亦属妄想了,一如张大千徐悲鸿过手五代北宋的真迹,已成传说。孙佩苍不曾错过上世纪三十年代的游学,独自做了决断。他靠的不是聪明、财力、背景,而是民国人做人做事的憨——凡民国有为之人,莫不身后留祸,及至湮灭无闻。”——陈丹青《代序:只有一位孙佩苍》
在国民党一届二次国民参政会的提案中,有一件来自孙佩苍的:
“(四)关于财政经济事项建议案
16.沦陷区域人民迁居内地其所运来之中西美术品应免征入口税案。”
由此可见作为收藏家的孙佩苍在战时对中西美术品的重视。

纯净高雅,她是一颗富有东方美的西方明珠
《坐女人体》年表
1930-1933年,被创作于在欧洲留学的青年画家吴作人笔下;
1933年,被孙佩苍漂洋过海带回国内,后在战乱中历尽艰辛数度迁徙保藏;
1940年,孙佩苍把他的美术品从北京运到上海租界保管;
1969年秋,被捐赠予中央美术学院,记录于11月下旬送给藏家家属的捐赠清单;
1970-1986年,被作为教学经典范本,供美院师生观摩学习;
1986年,由习仲勋同志特批,被退还给藏家家属;
2014年,被多个(本)纪念孙佩苍的展览和书籍所展览、出版。

   在二十世纪初叶的历史条件下,吴先生像许多先辈画家一样,主动选择了西方写实主义艺术传统,这是历史的抉择。但游学西欧,吴先生更深切地体会,东西方艺术是两种不同的艺术体系,有不同的美学追求。因此,他没有丧失自我,不是盲目拜倒在西方艺术圣殿前,诚惶诚恐,而是首先冷静地辨别清楚西方写实主义艺术发展进程中的“上坡路”和“下坡路”,以明确取舍。
吴先生敏锐地在西方艺术的历史中,看出了十九世纪的法国绘画之所以是西方绘画的瑰丽篇章,正因为它汲取消化他人之长,融会贯通,发挥自民族的特色。鉴于他们前代人墨守意大利晚期以及学院主义的陈规旧套,把自己束缚在教条的制约之下而不敢逾越的教训,以结合自己时代的特性,尽量发挥画家的独创性,十九世纪法国绘画为之面目一新。
   正是有了勤奋的学习和正确的感悟,吴作人的油画日渐成熟。眼前这幅画作为吴作人在比利时留学时期所做的油画,裸体人物肌肤笔触处理成熟却毫无低俗的肉欲感,画面整洁而素雅,细节精致而耐人寻味,背景色彩层次、细节设置丰富却不抢眼。
“她”被陈丹青誉为“若论目下中国人藏有十九世纪大师作品者,则唯孙佩苍一人而已”的民国大收藏家孙佩苍从欧洲带回,路途遥远,其中周折可想而知,也可见收藏了诸多油画名作的孙佩苍对于这件大尺寸作品的认可和喜爱。
   孙佩苍一段有关论述中国和西洋美术的关系的文字,正可概括此件油画作品的创作特点和珍贵之处:
   “中国之美术,价值虽高,然若谓其尽善,无待取资于他人,乃保守家之误。若谓宜尽废之,而纯法西方,亦模仿家之误。若能固有之风味,兼西方之良法,必可得美术之大观也。”

1969年中央美术学院开具的捐赠清单(古元所书)

1986年5月12日,中央美术学院陈列馆退回美术品现场
(本作品左侧的两幅画为徐悲鸿所作孙佩苍妻女画像)

   在孙佩苍意外死亡之后,家属曾寻找遗失在四川的藏品,可惜未果,他们尽心尽力的保管着其他未带去四川的藏品,就包括着这幅吴作人的大尺幅油画《坐女人体》,后虽经历了时代风雨,但有幸得以在1986年,由习仲勋同志特批,由中央美术学院退还给藏家家属,并妥善保存至今。2014年,由孙佩苍孙子孙元先生出面,集中发起了一次汇集寻找祖父信息、追忆其对中国近代收藏史所作贡献的出版、展览活动。

观众在2014年举办的“青青子佩”孙佩苍收藏展上观赏此画作

   《坐女人体》构图饱满,颜色沉郁而幽暗,光线充满强烈的对比,充满了一种诗性的美感。纵观整幅作品,画面中的女模特与背景相互融接,在边缘线的处理上微妙且松动,线条的起笔浑然天成,画面右上部较为明亮的背景上又有与左边背景颜色呼应的头发的颜色。吴作人善于把丰富且生动的表现蕴藏在整体格调中,细看本作暗部,会发现在红褐色的背景中还有许多对场景的细节刻画,欧式的橱柜与画框巧妙绘入背景,既不喧宾夺主,又使画面丰富精彩。在对模特胴体的表现上,并没有刻意去描绘骨骼与肌肉的走势,反之以细腻的笔触与圆润的造型将人物与背景融合却又凸显出来,达到吴氏所说的“看上去什么都没有,但使人感觉什么都有”的效果。
   《坐女人体》的画面表现不经让我们想起了他另一幅作品《窗前》,与其相同的依然是那令人神往的静谧,明暗的相交、光线的渐变,把只属于女性的曼妙以最自然、最亲切的视觉表现凝结于画布上,留在了中国油画艺术史中。
   “她”虽历经沧桑,但风采依旧,作为吴作人早期大尺幅油画创作实为难得,又经民国大收藏家孙佩苍从欧洲一路带回,并见证那些不能言说的岁月,让那个年代中受到封锁的学者受益匪浅,增添几多神秘和无奈的故事性,有幸得观者皆感慨万分,所以说“她”不失为一件年将过百的世纪佳作!

西泠印社二〇一八年春季拍卖会
预展
时间:7月4日至7月6日(周三至周五)
地点:浙江世贸君澜大饭店(杭州市曙光路122号)
杭州黄龙饭店(杭州市曙光路120号)
拍卖
时间:7月7日至7月9日(周六至周一)
地点:浙江世贸君澜大饭店(杭州市曙光路122号)

编辑:
凡注明 “卓克艺术网”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卓克艺术网”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卓克艺术网,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维护网络知识产权。
扫描二维码
手机浏览本页
回到
顶部

客服电话:18956011098

©2005-2018 zhuoke.cn ICP皖ICP备0901860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