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浡君:“片面”是艺术家的属性

徐浡君:“片面”是艺术家的属性

徐浡君:“片面”是艺术家的属性

时间:2018-07-11 15:28:08 来源:

资讯 >徐浡君:“片面”是艺术家的属性

   1918年,对色彩疯狂酷爱的萨尔瓦多·达利在西班牙举办了自己生平的第一次画展。第一次世界大战带来的破坏与萧条后遗症使得爵士乐、弗洛伊德心理学和前卫艺术等新文化浪潮义无返顾覆盖传统美学价值。以达利为代表的一系列超现实主义风格通过可以识别的经过变形的形象和场面,营造一种幻觉和梦境的画面,看似不真实的表象下是以人类为对象追求梦想与现实的统一。他们希望改变世界、消除战争和疾病,让自由、原始的爱以及内心的自发萌动和梦境来诠释永恒。
   一个世纪过去,同样的西班牙迎来云南籍油画、版画家徐浡君的“K.S.T.”和“后意念”系列油画、版画展。与超现实主义些许相似,徐浡君通过绚烂的色彩以云南石林圭山、昆明长虫山等喀斯特地貌为原型、通过非具象的场面敞开每一个人的不同心灵世界,引发人与生态关系的全面思考与图释展现。
   与当时的超现实主义不同的是,徐浡君没有身外战争的驱使,只是内心自发关于开拓个性化、努力构建自己的文化语言的独有理解和表达方式的思潮越加浑厚。

《K.S.T.No.78 大糯黑》  100x100cm

   艺术拓荒者的思想解构
   徐浡君说,不必为艺术而艺术,而应当为自己的“理念意志”而艺术。
   从解剖自己开始。徐浡君不定义自己是艺术家,而应当是一名艺术拓荒者,并对此给出如下定义:“生在凡尘,亦希望被认可,知道有难度。从强大的自我表现中自我沉淀,并与外界寻找共鸣与认知度。”
   在这趟艺术拓荒之旅中,徐浡君认为应当有以下几个端口。
   首先是对“艺术”的定义。
   于徐浡君而言,艺术是一张绘画面貌,一项独特语言,一种绘画思想,但不需要时时刻刻都有使命。一个人可以面对很多人,也可以不面对,因为无论何时何地,更应该关照的是自己的灵魂和精神。“你一定要定义艺术是小众的,也无可厚非。因为它就不是功能化的。在艺术中应以自然为核心,以关照自己的内心为输出口,有自己的定力。”
   接下来是艺术任务。
   艺术者从生产生活交流当中获得并总结出更高思想,这其中一定要有自己的文化属性:色彩敏感当是唯一性,其间运用西方自由度里的客观唯心和主观唯心在创作中注入灵感源泉,用直观可感的艺术渲染力勾勒理性同感性杂糅的具象与抽象。
   徐浡君坚持:“不回归文化大属性,不是大江大河。而是去开拓个性化、努力构建自己对文化的独有理解和表达方式。”他坚持去反思、不断反思既有的艺术史、既定方针,主张不满足于教材的所学所知,而是应当重视普及性的双面性——它极大可能地扼杀了艺术多样性中的创造性与独特性面貌。
   再次,才是艺术者的思维。
   它涵盖四个维度:实验性、未知性、唯一性、稀缺性。徐浡君认为一个艺术拓荒者不能对过往的、继承的东西继续去继承,他无法超越前人、也无需超越前人,而应当是在实验创作中运用独我的唯一艺术创造能力产生自己的稀缺价值、竟而构造更加多元的艺术未知生产力。
   综上所述,我们才能来完整定义一名艺术拓荒者:他仿若是一个三角形,虽然身性使然远离共性,但是成道了自己的语言方式、表达方式,看似片面,却是从不同角度深度折射人与世相的真、善、美。因而“片面”的确是艺术拓荒者的最好属性。

《后意念eternity 1》 印张45张 绝版木刻 80.5 x 67cm

   徐浡君的“片面”美学
   诺贝尔获奖者卢瑟福认为伟大发现是源于大量的空闲时间里有目的或者无目的的空想。中国的春秋战国、古希腊文化起源和文艺复兴,人类历史上这重要的三次知识爆炸便是发生在这样世相平稳的岁月里。
   距离昆明市中心20公里的“碧鸡关艺术区”,入住了全国各地的艺术工作者在这里产生美的艺术。这里毗邻青山绿水,大家亲切地定义为是都市与田园的分界线,向前一步是红尘,退后一步是净土,兼具浪漫主义情怀与儒家理性思想。
   徐浡君也驻扎在碧鸡关。与他在其他地方的工作室相似,讲究的徐浡君为这里精心装置了考究的木条纹墙壁、地板甚至天花板。工作室内还配套着健身器械、一应俱全的小间厨房。晴天时窗外后山传来阵阵鸟语花香,雨天里可感受“风回小院庭芜绿,雨意阑”的呢喃。
   徐浡君便是在这样诗意的环境中更加心无旁骛地审视并笃定出自己的艺术创作。他称自己经历了以下三个阶段:自卑(没有文化自信),自大(找到了自己的独立),自傲(傲骨)。
   2003年重拾画笔时,徐浡君还专注于传统表现主义的写实中。后面他逐渐意识到,自己画里的思想正归功于作画之外大量看似无所联系的人生履历,这其中,职业、偶遇事件、天分等的多元人生经历已铸就了人生里程碑里不可磨灭的沉淀,它们是毅力、恒心以及见解,正悄无声息地蔓延进对生命意义的探索中、结合绘画创作的实践,在有意与无意之间定格了灵动的臆想与升华。
   徐浡君认为,纵使西方艺术开启了心灵之旅,西方各流派也要回到原始的溯源。因此一个人的地域文化属性在表达自我本身时才是更重要的。
   在云南,鬼斧神工的自然景观与风情万种的少数民族异域文化不断再现千百年前古语称道的:“人间尚有草味在,放眼忽惊看树海。”
   徐浡君在如此大自然的恩宠中心领神会。
   “我的作品传达我本身的味道,有我自己的归属标签。不一定要国际体现,彰显自己的文化、有自己的美学表达才是重要的。云南是一个多彩的世界,一个寻找浪漫、追寻梦想的栖居地。每一次我的笔尖落在画布上都是重新出发,每一座房子都是新的建筑,每一棵树都是彼时才抽枝发芽,每一种情绪都是我作画的当时当地和当时思考的一面镜子。”

《K.S.T.No.74 大糯黑》  80x80cm

   在K.S.T.系列作品中,徐浡君有意设置了一些非“大众化”和“集体化”的个人精神性诉求。但实际上,它们才是最大众化、集体化的呈现,他认为。其中三个写生所在地中城子村主要居住汉族,建筑以土黄色为主;大糯黑和唯博邑村庄以撒尼族居住最多,大糯黑是石头建筑,唯博邑是红色石墙为主的建筑。徐浡君以理念先行的创作方式,使用圆润的笔触、灿烂的阳光呈现闭目冥想梦一般的花园一样的世界,通过这样对比强烈的丰富色彩分割画面结构,以艺术的形式对生态哲学、生态美学予以形象化的诠释。
   徐浡君笔下的物象从自然原初物象诉诸笔端为意象与心像,景致与色彩也与原初状态大相径庭。他大胆提升色彩的明度与层次,以心写形的画面感中充满视觉冲击与穿透的张力;强化表现力与想象力,在造型上进一步消解传统油画的假三度空间,从立体化向平面化、流畅感、线性感凸现;光感与肌理散焕,线面与色块的交相呼应组成极致的亚抽象结构,生动展现作画者内心深处涌动的意境。
   1930年发表的《第二次超现实主义宣言》里讲到:“就思想而言,存在着某一个点,在这点上,生与死,虚与实,过去与未来,可言传与不可言传,高与低,不再当成矛盾来理解。”有人说,人类最伟大的发现并不是哥伦布的地理发现或是牛顿、爱因斯坦的物理发现,而是对于自己心灵的发现。心灵的“发现”不仅有物理、地理发现般的震撼人心,也不仅是存在于尼采或弗洛伊德的著述里,而是持续地存在于人类一次再一次的实践行为中重遇了自己。
   徐浡君便是在一次又一次地自我审视与“片面”钻研中开掘着自己的人生属性。

编辑:
凡注明 “卓克艺术网”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卓克艺术网”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卓克艺术网,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维护网络知识产权。
扫描二维码
手机浏览本页
回到
顶部

客服电话:18956011098

©2005-2018 zhuoke.cn ICP皖ICP备0901860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