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高先生

梵高先生

梵高先生

时间:2018-07-13 12:16:43 来源:京雷艺术传奇

资讯 >梵高先生

画笔下的诗
文/吴苑玉

   艺术家总是在寻觅一种方式,来表达最深的感受。找到最适合自己的特有表达方式,往往需要时间和生活的锤炼,不间断的思索,有时还有一些接近顿悟的瞬间。对于陈雨而言,绘画的表达,最终还是要回归到个人,回归内心。
   陈雨自幼学习书法,骨子里与东方艺术有着根深蒂固的连接。更深一层来说,中国艺术植根于中国历史与文化的土壤,是中国人在这种历史、地理、文化情境中自然的表达,这种天然的连接,本身就包含在我们的文化基因之中。西方近现代艺术的发展为水墨艺术提供了很多借鉴,陈雨接受了美院系统的教育,对于西方近现代艺术各种流派的思想及其表达方式都有深刻理解。在此基础上,陈雨的野心在于寻找一种吸取传统精华却不拘泥于传统的表达形式,超越东西界限,能够反映当下心中所感所想。水墨成为他选择的表达形式。
   由于对诗歌的喜爱以及对诗人群体的欣赏,从2016年春天起,陈雨开始用水墨绘制一些诗人的肖像,初步确立了自己的水墨肖像风格:不拘泥于传统的水墨笔法,部分吸取西方绘画的特点,粗犷与细腻兼备,浓淡墨并施,线条灵动,配合色彩,能够表现深沉的人物情感。诗人肖像系列得到了很多关注。

梵高先生之一
纸本水墨
2018

梵高先生之二
纸本水墨
2018

梵高先生之三
纸本水墨
2018

梵高先生之四
纸本水墨
2018

   选择绘制诗人肖像实则蕴含着更深一层的思考。
   在中国人眼中,诗与画的关系,从来都不是相互独立的。诗人与画家的区别,就在于选择了不同的载体来表达情感和思想。唐人说“书画异名而同体”(张彦远《历代名画记》卷一《叙画之源流》)。宋人孔武仲在《东坡居土画怪石赋》中说:“文者无形之画,画者有形之文,二者异迹而同趣”。而钱钟书在《中国诗与中国画》中这样认为:“它们不但是姐妹,而且是孪生姐妹。”
   在西方也曾有“诗画同质论”的观点。古希腊诗人西摩尼德说:“画为不语诗,诗是能言画”,达芬奇说画是“静默的诗” (una poesia muta),而诗是“看不到的画” (una pittura cieca)。
   诗与画的关联如此之深,诗人肖像的绘制可看作一种试图打通诗歌与绘画连接的表达,对当代语境下诗歌与绘画关系的探讨具有启发意义。宣纸上墨色与线条跃动的节奏,灌注着画家的情感,难道不也是一种诗吗?
   继水墨诗人肖像之后,2018年6月,陈雨选择用水墨绘制梵高肖像。
   梵高在美术史上是一位被熟知的人物。陈雨之所以选择绘制梵高,因为梵高是一位用生命绘画的艺术家——绘画对他来说不是理想,不是职业,而是生命。这种对艺术的真诚与纯粹追求,使陈雨体会到了一种深刻的共鸣。
   梵高创作力最旺盛的时期在阿尔勒,那里刺目的阳光和色彩斑斓的田野唤醒了他眼中的色彩。由于长期在野外绘画,强烈的阳光、辛勤的作画与困窘的生活几乎毁了梵高的身体。虽然在后世看来,梵高短暂的一生穷困潦倒,最后甚至得了疯病,但从梵高给弟弟的信中可以看到,他是一个对世界具有极其真诚责任感的人:“对于这个世界我有一种负债感和义务感,因为我在这块土地上毕竟已经生活了30年。出于感激,我想以素描和其他绘画作品给这个世界留下一些纪念品,它们将不是为了迎合某种艺术倾向,而是为了表达一种真诚的人类感情!”

诗人海子十分喜爱梵高,他曾为梵高写了一组诗:
瘦哥哥凡高,凡高啊,
从地下强劲喷出的,
火山一样不计后果的,
是丝杉和麦田,
还是你自己,
喷出多余的活命的时间。
——选自海子《阿尔的太阳——给我的瘦哥哥》

   在海子眼中,梵高画布上流淌的光辉灿烂的色彩,不是别的,而是他的生命。梵高笔下的深邃蓝色夜空,不止在他自己心中旋转成美丽的幻象,也深深迷惑了诗人,成为诗人笔下美丽的意象。黑夜,是诗人和画家同时钟爱的对象,他们年轻的生命献给了黑夜,而心血浇灌的绘画和诗句留给世人。

黑雨滴一样的鸟群
从黄昏飞入黑夜
黑夜一无所有
为何给我安慰
——选自海子《黑夜的献诗》

   梵高的生命,他的绘画,他反复表达的向日葵、麦田、黑夜意象,在陈雨眼中充满诗意。对陈雨而言,创作梵高肖像,与之前的诗人肖像在创作意图上是连续的。与海子为梵高写的诗一样,陈雨的画是对梵高精神的欣赏与赞扬,进而是对生命与艺术的热烈追求。
   在梵高系列肖像中,陈雨的水墨风格进一步成熟:高度凝练的人物轮廓,挥洒自如的线条,传统笔法的合理应用,对留白的精确应用,试验性的纹理及背景颜色制作,浓墨淡墨的搭配组合,点亮画幅的亮色运用,对人物特点的抽象概括,以及深刻的情绪表达。为了向梵高致敬,梵高系列肖像中还运用了梵高经典的短笔触。

梵高先生之五
纸本水墨
2018

Z梵高先生之六
纸本水墨
2018

梵高先生之七
纸本水墨
2018

梵高先生之八
纸本水墨
2018

梵高先生之九
纸本水墨
2018

梵高先生之十
纸本水墨
2018

梵高先生之十一
纸本水墨
2018

   再多的语言描述都是苍白的,不如直接观看陈雨的作品。
   陈雨笔下抽象凝练的人物形象具备很强的情绪表达能力。感情的表达,是不分中西,不拘技法的。在下面这幅画中,陈雨以中锋勾勒梵高轮廓,接续书法传统,下笔苍劲,表达出梵高离世前对人世的复杂情感。
   梵高肖像系列的数量较大,有一百多幅。为什么要画这么多幅呢?一方面是对画家创造力与灵感的激发,允许画家探索和尝试多种水墨表达方式;另一方面,这么大的数量也可以反映梵高一生的不同阶段、各种情绪、各种状态、与他生命有关联的多种意象,给画家更多的时间和角度去深入了解梵高,更全面的探索和表达梵高精神,也为观众提供更多了解梵高的角度。
   得益于多年书法练习的基础,陈雨与毛笔的关系很亲近,他的用笔有时体现出这种功底,但其绘画并不拘泥于传统的笔法,而是根据画面和情感需要采用灵活的表达方式。从作品中也可看出陈雨对水墨绘画不同方式的探索和试验,他不停留于过去已经熟练的技法,而是在不断探索新的方式。
   在陈雨近几年的水墨作品中,我们看到他采用水墨表达方式,探索诗歌与绘画的界限,对当代语境下诗歌与绘画关系的探讨具有启发意义。同时拓宽人物肖像画的范围,用画笔传达出诗的意韵,为当代中国水墨绘画提供了一个新的思路。

梵高先生之十二
纸本水墨
2018

梵高先生之十三
纸本水墨
2018

梵高先生之十四
纸本水墨
2018

梵高先生之十五
纸本水墨
2018

梵高先生之十六
纸本水墨
2018

梵高先生十七
纸本水墨
2018

梵高先生之十八
纸本水墨
2018

梵高先生之十九
纸本水墨
2018

梵高先生之二十
纸本水墨
2018

梵高先生之二十一
纸本水墨
2018

梵高先生之二十二
纸本水墨
2018

梵高先生之二十三
纸本水墨
2018

梵高先生之二十四
纸本水墨
2018

梵高先生之二十五
纸本水墨
2018

梵高先生之二十六
纸本水墨
2018

梵高先生之二十七
纸本水墨
2018

梵高先生之二十八
纸本水墨
2018

梵高先生之二十九
纸本水墨
2018

梵高先生之三十
纸本水墨
2018

梵高先生之三十一
纸本水墨
2018

梵高先生之三十二
纸本水墨
2018

梵高先生之三十三
纸本水墨
2018

梵高先生之三十四
纸本水墨
2018

梵高先生之三十五
纸本水墨
2018

梵高先生之三十六
纸本水墨
2018

梵高先生之三十七
纸本水墨
2018

梵高先生之三十八
纸本水墨
2018

梵高先生之三十九
纸本水墨
2018

梵高先生之四十
纸本水墨
2018

梵高先生之四十一
纸本水墨
2018

梵高先生之四十二
纸本水墨
2018

梵高先生之四十三
纸本水墨
2018

梵高先生之四十四
纸本水墨
2018

梵高先生之四十五
纸本水墨
2018

梵高先生之四十六
纸本水墨
2018

梵高先生之四十七
纸本水墨
2018

梵高先生之四十八
纸本水墨
2018

梵高先生之四十九
纸本水墨
2018

梵高先生之五十
纸本水墨
2018

梵高先生之五十一
纸本水墨
2018

梵高先生之五十二
纸本水墨
2018

梵高先生之五十三
纸本水墨
2018

梵高先生之五十四
纸本水墨
2018

梵高先生之五十五
纸本水墨
2018

梵高先生之五十六
纸本水墨
2018

梵高先生之五十六
纸本水墨
2018

梵高先生之五十八
纸本水墨
2018

梵高先生之五十九
纸本水墨
2018

梵高先生之六十
纸本水墨
2018

梵高先生之六十一
纸本水墨
2018

梵高先生之六十二
纸本水墨
2018

梵高先生之六十三
纸本水墨
2018

梵高先生之六十四
纸本水墨
2018

梵高先生之六十五
纸本水墨
2018

梵高先生之六十六
纸本水墨
2018

梵高先生之六十七
纸本水墨
2018

梵高先生之六十八
纸本水墨
2018

梵高先生之六十九
纸本水墨
2018

梵高先生之七十
纸本水墨
2018

梵高先生之七十一
纸本水墨
2018

梵高先生之七十二
纸本水墨
2018

梵高先生之七十三
纸本水墨
2018

梵高先生之七十四
纸本水墨
2018

梵高先生之七十五
纸本水墨
2018

梵高先生之七十六
纸本水墨
2018

梵高先生之七十七
纸本水墨
2018

梵高先生之七十八
纸本水墨
2018

梵高先生之七十九
纸本水墨
2018

梵高先生之八十
纸本水墨
2018

梵高先生之八十一
纸本水墨
2018

梵高先生之八十二
纸本水墨
2018

梵高先生之八十三
纸本水墨
2018

梵高先生之八十四
纸本水墨
2018

梵高先生之八十五
纸本水墨
2018

梵高先生之八十六
纸本水墨
2018

梵高先生之八十七
纸本水墨
2018

梵高先生之八十八
纸本水墨
2018

梵高先生之八十九
纸本水墨
2018

梵高先生之九十
纸本水墨
2018

梵高先生之九十一
纸本水墨
2018

梵高先生之九十一
纸本水墨
2018

梵高先生之九十二
纸本水墨
2018

梵高先生之九十三
纸本水墨
2018

梵高先生之九十四
纸本水墨
2018

梵高先生之九十五
纸本水墨
2018

梵高先生之九十六
纸本水墨
2018

梵高先生之九十七
纸本水墨
2018

梵高先生之九十八
纸本水墨
2018

梵高先生之九十九
纸本水墨
2018

梵高先生之一百
纸本水墨
2018

陈雨
现工作居住于北京宋庄
微信:leizhouchenyu

编辑:
凡注明 “卓克艺术网”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卓克艺术网”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卓克艺术网,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维护网络知识产权。
扫描二维码
手机浏览本页
回到
顶部

客服电话:18956011098

©2005-2018 zhuoke.cn ICP皖ICP备0901860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