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认识的翟建平和他的画
http://www.zhuokearts.com 2011-07-11 新闻来源:卓克艺术网
艺术家:翟建平 、 
扫描二维码进入本新闻手机页面浏览

铁扬

三十几年前,我在张北坝上画写生,认识坝上的风景、坝上的人。在那些起伏无定,然而又在秩序井然的丘陵地带支起画箱,身边总有几位少年出神的注视着我的画面,还不时提出一些问题。他们问我,为什么来坝上画画,坝上好在哪儿。这是个难以回答的问题。你说美,他们一定会再问美在哪儿?怎么个美法。我便差开话题,聊些别的,问他们牧场的马叫什么马,牛叫什么牛。他们抢着告诉我,马叫“高学马”,牛叫“蒙古红牛”。我“下榻”的地方,便是张北牧场招待所,所内有炕,有粗糙的被褥。
牧场的几位少年和我越混越熟,每天领我跑路,还给我走家串户的找鸡蛋买。那正是供应匮乏的年代,牧场食堂的伙食确实不强,只有粗粮和土豆。
那几年我在那里画了不少写生,几位少年也长大成人,远离了牧场。
过了些年, 我在省内一些画展上当评委, 常看到张北坝上题材的作品,便又想到那几位少年朋友。
有位叫翟建平的作者,作品尤为使我注意,不论人物和风景,总能引起我对坝上的回忆,为什么,因为他画的确实是坝上。“确实”就是真诚。翟建平的画无疑就具备着对张北坝上的真诚。
真诚, 不花哨,不随波逐流,怀着几分对坝上的崇敬,哪怕显出几分拙笨,认真描写自己眼前的生活, 且又努力去寻找独属于自己的情趣,这便是建平的作画态势吧。
我猜建平一定是张北人。没准儿就是我身边那几位对艺术充满好的少年朋友之一。后来,我和建平熟悉起来,知道他果然是张被人,且住牧场。我问他当时跟在我身边看画画的少年中有没有他,他说没有。因为那时他已在外地上中学,但他知道我常去坝上。 不知为什么建平这个回答倒使我有些失望。我仍然固执地认为那其中一定有他,因为对于坝上风光的热情,对油画艺术的共同认识,早已把我们拉的很近了。
去年,靠了我们对坝上风光的热爱,靠了我们的“早年的交往”,终于有机会共同走上张北坝上。这时的建平已经不再是我身边问长问短的孩子,已是一位勤快求索的艺术家。从他那对家乡风景不厌其烦的去发现寻找,对那些看似平淡的山川沟壑、人物、畜生,哪怕是一片土豆开花,时时表现出的激动和亢奋,就可证明。
有时,我们也谈起张北坝上美在哪里,我仍然觉得这是一个难以回答的问题。后来, 我终于想起一句恰当的形容,我说摆在我眼前的本不是风景,是诗。建平立时 又兴奋起来,就像三十年后我们对张北的美终于找到了共同的答案。
是诗,建平的画无疑就具有几分坝上的诗意的。也许这是建平不自觉地追求。难道诗只是虚无飘渺的似是而非吗?诗就是“天书”般的符号堆积和拼凑吗?诗应该是那些手举镰刀的汉子站在草地上的坚韧;诗就是大地孕育了土豆和土豆的破土而出;诗是云和草地的眷恋,诗是路和那些无名花草的无尽缠绵......建平正在发现,正在用笔不厌其烦的述说着。
转眼间建平已经过知天命之年。作为艺术家,这是一个使人羡慕的年龄段,然而,建平还在探索油画艺术的方方面面,不满足于手头的“活儿”,这正是一位严肃艺术家的可敬之处。我相信建平在艺术创作的道路上, 会有更具“诗意”的作品奉献。

 

 


                                                2011年岁首
 

  • 发表评论
  • 最新点评
  • ·匿名评论评论 点评: 古砚收藏须把十道关
  • 我是芜湖日报报业集团主任记者、古砚收藏鉴赏家王俊虎,此文系抄袭我的作品,最早发表于2011年《收藏拍卖导
  • ·匿名评论评论 点评: 古砚收藏须把十道关
  • 我是芜湖日报报业集团主任记者、古砚收藏鉴赏家王俊虎,此文系抄袭我的作品,可上网搜索“王俊虎+古砚收藏
  • ·匿名评论评论 点评: to 54艺术节 莫宝作品
  • 这个人扬言说穷人也可以搞女人,说自己搞摇滚就是为了睡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