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谈张溥故居的装饰美
http://www.zhuokearts.com 2012-08-30 新闻来源:2009年5月《大众文艺》
艺术家:赵炎 、 
扫描二维码进入本新闻手机页面浏览

漫谈张溥故居的装饰美

太仓博物馆 赵炎  

张溥故居坐落在江苏太仓市城厢镇,座北朝南,面临老城河致河塘,始建于明代天启年间,距今有400年历史。复社领袖张溥一生有相当长一段时间在此生活和居住。

故居原为张溥叔父曾为明崇祯时工部尚书的张辅之所建,家世的兴盛,为张家营建宅第打下了坚实的经济基础。

张溥故居现存一路三进组合式通转走马楼建筑群落,占地1400平方米,建筑面积1507平方米,整幢建筑布局合理,结构完整,保存有大量的明代建筑遗物,是太仓目前保存得最为完好的明代建筑群,2006年被国务院命名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作为国家级的文保单位,张溥故居除具有极高的文物价值以外,在建筑物的艺术装饰上也有较高的成就,张溥故居现有砖雕74处、木雕65处、漏窗15处,精美典雅的各种雕刻盘桓于张溥故居的门楼、照墙、尾脊、榫头,成为张溥故居建筑的一个组成部分,体现了张溥故居的建筑装饰美。这些装饰大都工艺精良,富有美感,堪称江南民居建筑中的装饰典范,因而同样具有极高的艺术价值。

张溥故居的装饰美,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梁架之美

故居建筑群的房架大都以抬梁和穿斗式木构架为主,中国传统的木质框架结构在这里得到了充分运用。与众不同的是,在三进后楼整幢建筑里同时采用了抬梁式、穿斗式、中柱抬梁加穿斗、抬梁加童柱、金拄穿斗加抬梁等五种梁架组合,整个梁架粗细结合有致、方圆搭配巧妙,达到了明清建筑突出梁、柱、檩的直接结合,减少斗拱、简化结构、以较少的材料取得较大建筑空间的效果。在柱、梁、斗、拱的组合中,长线与短线的纵横交错,曲线与弧线的有机结合,形成了鲜明的节奏感,既起到了实际功能要求,也极大的展示了梁架构筑中的装饰美。

故居楼宅的主梁用料粗大,制作精巧,高度直径达60公分的硕大月梁(俗称“冬瓜梁”)纵横架设,月梁中央和上部微拱的形状,一如弯月,梁架卷杀平和自然,楠木本色柔和、花纹自然美丽,整体富有弹性曲线感,体现了官宦人家特有的庄重肃穆和工艺制作的讲究。而在梁架上部置于花瓣形荷叶墩上的束竹形脊瓜柱,则以简洁的装饰线条将柱子造成似圆实方的感觉,成为梁架的点睛之作,这在一般的江南民居中是极其少见的。

张溥故居如此精美的梁架结构,表现出如此多样而统一的艺术效果,突出反映了明代建筑中梁架结构机能向装饰化构件转换的倾向,在创造群体空间的艺术性上取得的出色成就。因而成为张溥故居建筑装饰的一大特色。

二、 砖雕之美

精美典雅的砖雕是张溥故居又一特色。砖雕在明清时期的江南民居中是屡见不鲜的,砖雕将中国古代建筑与中国传统文化有机地融合在一起,它不仅包含着人类丰富的审美感觉和精神寄托,也反映出中国古代建筑注重生活、贴近生活的情趣风貌

张溥故居内手工雕琢的砖雕随处可见,工整精细的砖雕与故居墙面大面积的空白形成了平面与立体、疏朗与繁密的对比,强烈体现了江南宅院的装饰风貌。

张溥故居现有砖雕门楼三座,前两座为晚清建筑风格,门楼上枋分别为浅浮雕形式的梅兰竹菊图案,下部为五福捧寿图样,兜肚嵌有“枫桥夜泊”、“封神演义”、“渔樵耕读”、“八仙过海”等历史故事、神话人物的透雕砖刻。这几件砖雕以装饰繁复为其特征,雕饰工艺精微细致,注重情节和构图,砖雕画面多层次地利用平雕、浮雕、镂雕、透空雕等多种雕刻技艺雕凿而成,讲究玲珑剔透,反映了清代砖雕技艺的特色。

三进的砖雕门楼,始建于明天启年间,为典型的明式砖雕,门楼高达五米,保存完好。外墙门上刻寿纹、花卉,内墙门上覆砖飞檐,刁角高翘,屋檐下面是二层砖雕,用青砖刻成梁、椽、斗、板,斗拱,其间以浅浮雕配以几何纹图案,中间有八套立体堆雕的一斗三拱斗拱,以莲花底座相托,既起着承上启下、传递荷载的作用,又是很好的装饰性构件。两侧雕有精美的垂花莲,下部青石座底饰有云纹图案。整个门楼的砖雕古拙朴素,布置紧凑大气。充分体现了明代砖雕门楼古朴大方的鲜明浓郁特色。

张溥故居大部分屋脊都有泥雕纹饰,如在三进的门楼脊和楼厅垂脊及屋脊的脊端都有精美的雕饰,特别是三进门楼上的泥雕哺鸡脊,和三进正楼厅屋脊上的哺鸡垂脊,除鸡头的造型略为写实外,鸡身则完全融入到楼脊之中,泥雕图案造型稚朴,夸张而简洁,装饰性极强,实为泥塑中精品。

张溥故居中的砖雕既有简洁秀丽、线条流畅的形式,也有精细入微、装饰繁复的格调,充分反映了明、清两个时期的砖雕装饰流派。又因其砖雕装饰的创作者多为江南民间艺人,融合了吴文化和民间艺术的精华,因此造型手法质朴、清新、不拘一格,有别于皇家建筑的华丽、严谨与程式化,体现了江南砖雕艺术的地域特色。这些砖雕为今后研究江南砖雕工艺留下了不可多得的资料。

三、木雕之美

经过400百年的风雨,张溥故居的木雕保存下来的虽为数不多,但我们依然可以通过留存下的木雕看到往昔的美丽和奢华。在第一进大厅(又称纱帽翅厅)主梁与立柱相交处八组形似古代官翅的棹木,雕有孔雀,仙鹤云纹图案,具有官宅所特征,大厅三架梁上方檐桁两侧有一组云龙纹透雕饰件,雕有抱梁云、山雾云,雕饰古朴、错落有致、虚实变化的传统纹饰营造了丰富的空间层次,所有的装饰涂栗色、暗红色而不施彩绘,体现了整体的朴实风格。

二进堂楼的长窗式木制分间板隔,用材讲究,纹饰各异;明代书条式长窗裙板上的木刻浮雕图案,内容除精美的故事人物如“二十四孝”外,还有以动物、花卉、树木、吉祥八宝等为内容的题材更是数不胜数。这些木雕刀功老到、追求素扑、清雅、不施油彩,体现了归扑返真的精神追求。

客堂中的红木挂落飞罩,颇有特色,以几何造型组成整个框架,间以木雕花鸟鱼虫:有鸣蝉、蝙蝠、螳螂、蝴蝶、纺织娘;有石榴、兰花、薰草、拂手、牡丹亦有铜钱等点缀装饰,这些木雕全为立体圆雕,做工精细,无论从前后左右哪个角度去看,均显得栩栩如生,为古装修中的精品。其他如堂楼前的雀宿檐下带挂柱,及楼梯扶手的莲花座木雕等也都极为精美。

木雕艺术使张溥故居的建筑更艺术化,精致化,它因与故居的白墙、青瓦及庭院中的花卉树木组成一个自然美和人工美的有机整体而美不胜收。

其实,张溥故居中的装饰美还远远不止以上所说的这些,故居在经历了近四百年的风风雨雨,仍能保持为数不少装饰优美的砖雕、木雕、实属不易。它们以其特有的装饰文化、鲜明的时代特征和优美的形式语言为我们留下了一笔丰富的文化遗产。整理和发掘张溥故居建筑中的装饰美,对张溥故居建筑装饰美的再认识,可以帮助我们对中国传统审美观在江南地方体现的了解,从而为学习、继承民间传统艺术,为传统风格在现代设计艺术中的运用提供一定的指导和借鉴作用。

赵炎2009

  • 发表评论
  • 最新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