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梦重惊
http://www.zhuokearts.com 2012-12-05 新闻来源:卓克艺术网
艺术家:陈林 、 
扫描二维码进入本新闻手机页面浏览

   ——陈林工笔花鸟小记
 陈雨扬(上海大学美术学博士生)

        在美术史上,能够创造性继承前人的经验,反映画家所处的时代,探索新的审美样式,将会被历史记载。而那些被历史所记载的花鸟画作品无一不是能够创造出新的花鸟画艺术语言,符合时代精神,具有现代审美特色。
        大凡谈论一个艺术家,一般要从他的技法风格之类开始说起,谈他的艺术道路、他的学习成长、他的艺术主张、他的笔墨技巧、他的风格趋向等等。然而,这样的描述让我感觉到离陈林的内心世界非常遥远,大有一说便错的苗头。但我可以这样说,我惊异地注视着陈林的变化,没有任何处心积虑的策略,没有任何哗众取宠的愿望,也不固步自封,一日有一日的境界。在陈林的画中,我有时看出了绚烂,有时看出了喜悦,看后沉思,思绪万千。
        陈林的作品描绘了一系列的飞鸟,在这一小题材的对象化表达上,他采取了具象手法。在此,画家不是依靠经验来模仿客观世界,也不单纯地凭借想象力去描绘现实生存的庸常和琐细,而是重持着浪漫的情怀,平和又非潮流化地解读。以单纯和谐的形式来展示真,以秀美或阴柔来积极地肯定美。
        《宣和画谱•芙蓉锦鸡》中画着一只锦鸡,站在赵佶的名画《芙蓉锦鸡图》面前,可这只锦鸡早已褪去了昔日的光鲜与亮丽,好像诉说着曾经的繁花似锦,野草芳菲的日子已经过去。恍恍惚惚、寥寥落落,给人一种远离尘嚣的空寂,越发倍感画中锦鸡的孤独彷徨。作品笔墨气沉稳,线条有力飞扬不张。整幅作品中,形象与笔墨相得益彰,构图与色彩浑然一体,总能让人静下心来看画,在静态的画境中品察出运动。
        《凡•艾克之婚礼》一画构图取材于尼德兰画家杨•凡•艾克的名画《阿尔诺芬尼夫妇像》,杨•凡•艾克摆脱了中世纪拘谨的传统,真实的描绘了对象的个性,在西方美术史上独树一帜。而陈林的《凡•艾克之婚礼》借鉴了它的构图。一边是恣意浪漫,一边是惆怅落寞,于是,人们不断地在遥远的地方寻觅如画般的意境。它不只是画家内在精神世界的表露,志趣的寄托,心灵的写照,更是对中国画笔墨当随时代的生动解读。
        无论是西方艺术元素的采纳,还是对传统工笔绘画的整合,都不能代替画家对自然万物的悉心体察。从陈林的画中可以看出,他在思考,也在探索,许多画面似曾相见,仿佛在记忆深处,寻寻觅觅,却难发现真实所在。画面中的花鸟以其自身的雅致,阐释着世间生命的寂寞。今日之山,依然如故,今日之景,却非昔比。于是,这种向往成为一种情怀,凝成一种心结,也因此生出许多知音——感时落泪,长卷藏匣,掩卷亦多思量。
        诚然,赵佶、黄筌等人的状物绘形已出神入化,但他们丝毫不影响八大、石涛的笔墨创新,更不能阻挡齐白石、黄宾虹对笔墨形色的再度创见。如果说陈林的作品在形式上出新的话,那么这些年来,他在理念上也有了一个突破。他的创作开始注入了新的元素。在我看来,尤为可贵和值得一提的是,陈林一直以来孜孜以求地在寻找更贴切的表达方式——带点知识分子气和他性格里不安分的气质。说其可贵,因为在当下更年轻一代的艺术生产中,这种应对或是缺乏,或是暧昧,或转而成了以艺术为名的玩世不恭。而陈林仍然敏感着,并态度认真。
        陈林是我的师兄,更是我的好朋友,祝愿他在艺术的道路上取得更大的进步

  • 发表评论
  • 最新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