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水歌话语
http://www.zhuokearts.com 2013-01-10 新闻来源:卓克艺术网
扫描二维码进入本新闻手机页面浏览

        绘事虽小技,然而终究是可以破烦襟、除燥闷、迎静笃的。世界纷扰,也看不清,不如归去画一个清风朗月的世界。

        人之生也柔脆,是很容易感染上厌世的精神病毒的,将清水磨于砚中抑或是一剂药,或许可以平复生命的痤疮。古人说过,“寓寄荒寒无善画,赖传悲壮有能琴”,琴我有但不会弹,只能以水墨的清华工写花花草草的荣萎。“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风晴雨露四时不同的人生不正如草芥?生如野草,等待地下的火烧。漫步深秋的芦花浅水边,这如烟的芦花终究是花还是草?是花,为何不见花的容色?是草,却如何有着别致的妙香?这香气竟是不仔细分别时闻不到的。人之生如草,也如花,当妙香缥缈的花开时,其实枝叶早已枯萎了。然而这枯萎的枝叶中竟然也暗藏着刚柔相济,阴阳相生的来春的生机。物极必反与周而复始是一个世界与生命的圆圈,如何也逃脱不了的因果。

        休怪我的花草没有颜色,当霓虹纷绚时,能辨别黑白的人就越来越少。古人的水墨清华,难道对黑白的渴望也算是意与古会?人心大概都是一个样子的落寞。所谓笔墨华滋,不过是文质相谐的生命理想。故而线条是不必用手来勾勒的。当有了譬如朝露的慨叹与沉吟时,那笔墨中也有了一种刚健与婀娜同在的呼吸与顿挫。空灵与沉郁交融诉说萧萦疏旷与闲和平静。

  • 发表评论
  • 现在有12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 评论人:卓克网友
    • 评论时间:2015-10-24
    • 57KqSN http://www.FyLitCl7Pf7kjQdDUOLQOuaxTXbj5iNG.com
    • 评论人:卓克网友
    • 评论时间:2016-09-01
    • I was made redundant two months ago
    • 评论人:卓克网友
    • 评论时间:2016-09-01
    • The United States
    • 评论人:卓克网友
    • 评论时间:2016-09-01
    • I've just started at
    • 评论人:卓克网友
    • 评论时间:2016-09-01
    • Where did you go to university?
  • 最新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