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塘遗梦
http://www.zhuokearts.com 2013-08-30 新闻来源:卓克艺术网
艺术家:王玉林 、 
扫描二维码进入本新闻手机页面浏览

     王玉林

    我站在夜风轻拂的露台上,面对霓虹灯下穿梭的滚滚红尘,仿佛听到山寺中的梵音诵唱,在木鱼声声的叩击中找寻属于他们的一方天国净土。我,也常常在寂寞孤独的陪伴中寻觅着心灵的诗意栖居,在四壁的清凉寒气中泛舟于我心灵的荷塘,让丹青幻化着我遗失于荷塘的一帘幽梦……
    梦中的荷,她在薄雾中、在颤动的涟漪中琵琶半遮,羞羞涩涩,在碧波上轻歌曼舞,袅袅娜娜,宛如天使在瑶池的捧出,以如歌的行板,在古筝的悠扬和檀板的缠绵中低吟浅唱“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悦事谁家院”。她艳泽的肌肤,散发出青瓷的温润,带着一种欲说还休的羞怯,一种凄清、柔软、细腻和安详,征服了我青春的悸动。晨露湿透了花瓣的微红,朝阳沐浴了绿叶的釉裳。花瓣渐次舒展,露出玫瑰般的花房。橙黄的蕊,在明光中闪烁。晚风轻拂,抖落了晶莹的露。她不用临水弄妆,丽质天生让我心旌摇荡。她不为岁月怀伤,倩影早已被丹青收藏。她出水就选择了素装,拒绝泥尘的污伤。一波碧水是她的最爱,悄悄地滋养一生一世的芬芳。她亭亭净植,不枝不蔓,清纯如玉,娇柔如水。她高雅优美,含蓄浪漫,如诗如歌,亦真亦幻。她芳香四溢,绵绵不绝,在萧瑟的晚秋,依然是残香暗流!
    梦中的荷,她在清塘中如浮萍般任其东西,随波浪迹。风儿为她剪开粉色的面纱,淡淡地舒展迟来的花瓣,娇艳欲滴,如同精琢的碧玉。轻风抚面,吹去些许纤尘,她漠然寂静地盛开在明朗的夜,让迷蒙的月色,洗靓她的丽裳。她次第绽开的声音,一路穿越风尘,经历夏的绚丽,秋的凄美,在千百年的回旋之后,花开花谢,迎着凄雨,只为我开,让满池的清芳化做一纸丹青,让一纸的丹青化作满屋的清芳。
    梦中的荷,她一如处女的乳,宁静、安恬,让你不忍心有丝毫的唐突臆想。她亭亭的立着,如雨中丁香般的少女,无论是清晨的早起,傍晚的迟归,无论是疲惫的心灵,风雨里的凝视,她都是我苦寻的唯一。她捧着清香呓语,依着宁静浅唱,开在了唐诗宋词,开在了水墨丹青。她将深碧的绿意,潺潺的凉气,送进了我的凝望。她将一缕馨香吹进我的幽房,渗进我的心脾。她为了月色的诱惑,为了梦中的相思,一挥洁白的衣袖,凌波漫步,穿越千年,拂动心中缕缕情丝,又将开始漂泊。我愿与她无尽缠绵,低眉弄带,浅笑娇语。我想捧着她的香腮,留住她的芬芳。在晚风的搀扶下,她还是款款地隐去,渐至虚幻缥缈,慢慢的化作一缕缕迟暮哀伤。乱花之中,我听到她渐行渐远的脚步,心被一点一点地拉扯着,灵魂便沿着折折的荷塘跟随她留下的芬芳,寻觅她那怕一丝的残影。风乍起,那些痕迹如烟尘般飘渺,如梦境般虚幻,如霜露般清冷。待一切消散了,只留下我的落寞。惆怅无声,她却又安然端坐于我的心头。
    梦中的荷,她绿肥红瘦,藕残香谢,在衰草寒烟中孤独地矗立在瑟瑟的秋风中,如钢雕铁铸!萧萧秋风,打去了她靓丽容颜。残存的娇柔,早已悄然的远去,只有高洁的风骨犹存。她不是秋风中的过客,不必舞影婆娑,只做本真的自己,生有夏的妩媚,死有秋的绚烂。残瓣飘零,咫尺天涯,她只能用仅有的纤纤玉指,迷离着我的忧心惆怅。作为秋的恋者,她一再地推迟花期,用最后一缕香气,款待我的归来。
    这就是我遗失于荷塘的一帘幽梦,令我魂牵梦萦,辗转反侧。她不能只被星光微照,被蛙声拉长,不能只被唐诗低吟,被宋词浅唱。我要用水墨丹青,在挥毫泼洒的氤氲中让她在我心底慢慢地徜徉,悄悄的绽放。
    辰初冬于千鹤居
  • 发表评论
  • 最新点评
  • ·匿名评论评论 点评: 中国艺术品市场将迎来新的高潮期
  • 第二,随着电子金融商务的快速发展,由少数权威机构定价控制交易市场的现象会被市场需求定价,公众普片参与
  • ·匿名评论评论 点评: 中国艺术品市场将迎来新的高潮期
  • 在我看来,艺术品市场走好,除了上述原因外,第一,还应看到随着我国在世界上的逐步富强,民族文化自信会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