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评集萃
http://www.zhuokearts.com 2013-11-08 新闻来源:卓克艺术网
艺术家:王野翔 、 
扫描二维码进入本新闻手机页面浏览

     野翔其人少语,说话中还带出几分羞涩,然而他是一个内心气质很强的画家,他画写意又画工笔,近几年创作出很多作品,风格逐渐形成了。最值得提到的是他的工笔人物,从他的主题性创作到近几年所作的民族风情系列作品,注重意境的刻画,表现不同的情调,给人以新的感受,从中看到他对于生活的提炼,对于形的推敲,意境的深化。

——北京画院院长 王明明
    王野翔一直保持着描绘现实人物的热情,但又不是现实生活的图解,而是某种似水流年情思的回望与追忆,他的人物画在具象的严谨与抽象的变形、块面的渲染与线条的穿插、色彩的变奏与水墨的冲撞之间追求一种理性的平衡。将绘画语言的探索提高到更纯净的境界,拓展了中国画的色彩意蕴和造型观念。
——《美术》杂志执行主编 尚辉
    王野翔生于历史文化名城扬州,幼受艺术熏陶,青年时期去西昌从军。其性格气质与作品风格高度一致——外柔内刚。谦和与刚毅,温情与厚重,细腻与粗犷,构成了他艺术人生的多重性和独特性。他早年从事过油画、版画、年画、连环画等多画种写实人物画创作,后专攻工笔和小写意人物画。在他的笔下,无论是为革命理想献身的艰苦而乐观的战士,还是为中国文化建设献力的睿智而敦厚的国学大师;无论是朴实而善良的少数名族乡亲,还是靓丽而端庄的青春少女,都被赋予了一种尊重、尊严和仁爱的内涵,充满人性之美,生命之爱,而且表现得那样真诚、深沉。严谨的写实功力与灵动的写意性相结合,韧性的线条与柔性的水墨块面相结合,传统的笔墨与外来的光影因素相结合,构成了王野翔个性化的艺术风采。他成为多项美展的‘得奖专业户’并非偶然。
——中国美协理论委员会副主任,江苏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马鸿增
    人心浮躁的今日,“艺术家”们竞相攀比出风头,自吹自擂视为家常便饭,面不改色心不跳。象野翔这样潜心于绘事而从不自诩,却勇于不留情面进行自我批评的画家的确少见。正是基于从不知足的自知之明和自我审视,使得野翔拥有了不断超越自我的内驱力。我相信,凭着这股坚韧的毅力,文质彬彬的野翔将会坚守自己的心灵家园,并不懈地拓展艺术新天地。
——南京大学教授 美术学博士 聂危谷
    野翔先生在美术界人缘极好,因为他是一个善良之人,以近知天命之年的野翔时常提及上苍对他的眷顾、让它顺意平安。他是一个怀着感激之情而活的人,感激家人、感激朋友、感激绘画,正因为如此,他的画风始终洋溢着求真、求善、求美的基调。用佛家的观点来说,他的画与他的本我很接近。野翔出生在扬州一个知识分子的家庭,朴实而有教养的生活环境以及古城历史文化的熏陶,是他形成温文尔雅、朴实宽厚性格的基点,这也是其图式特征的重要来源。
——东南大学美术学博士研究生 王雪峰 
    野翔的绘画世界充溢着江南的脉脉温情,同时也背负着历史的厚重,比拟于黄鹂或者山雀总觉得失之于轻佻,也许厚重而又不失轻灵的大雁可以作为相关的类比。
——美术评论撰稿人 王浩
    野翔笔下的人物很少有相同的面孔,他画的人物是性格化的。但他的画不同于一般的风俗画,并不是一个具体事件、具体生活过程的描绘,野翔也在追求一种隽永的诗意。因此,在野翔人物画精心布置的背景中,我们会发现生活场景与象征意味的结合,由此,这背景中的人物便又超脱了具体的“这一个”从而升华为一种人格精神的写照。而这正是一种传统人物画表意方式的回归。
——扬州大学师范学院博士生导师 李昌集
  
                                                                                     
 
  • 发表评论
  • 最新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