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松:画廊艺术品经纪人的处境
http://www.zhuokearts.com 2014-02-26 新闻来源:卓克艺术网
扫描二维码进入本新闻手机页面浏览

 

   

 

北京画廊协会副会长、世纪翰墨画廊负责人林松

 

  编者按:全球金融危机至今已有5年,艺术市场也在经历盘整期的过程。当代艺术板块的市场调整,中国藏家走出去、收藏观点和收藏品位开始转型、艺术品交易和藏家的逐渐专业化、理性化。藏家开始挖掘新板块与“潜力股”,水墨成为市场越演越烈的新焦点,年轻艺术家贾霭力、陈飞、王光乐等的70、80后艺术家作品屡创这个年龄段艺术家的新高。在2014年一级市场涌现出大量的展览和新作品,整体来讲画廊比往年做了更多的展事。这些展览提供给给新进场的一些买家提供充分的想象力,为艺术市场提供更多元、更多新的艺术资源,为藏家提供更多选择的可能,也为下一阶段的浪潮积蓄力量。活跃在在一级市场、二级市场的艺术品经纪人们也都在积极地直面市场问题,无论是面对五年轮回的压力,还是2012年成交额"腰斩”,在艺术品市场的变化中和调整中一级市场的艺术品经济人们怎么看待和应对?雅昌艺术网采访了北京画廊协会副会长、世纪翰墨画廊负责人林松。

  现在对年轻艺术家来讲是更大的机遇

  记者: 2008年至今金融危机已经五年了,从2012年到去年一级市场的情况整体情况如何,您怎么看画廊目前的表现?

  林松:画廊的整体情况是这样。因为大部分的中国画廊都是从事当代艺术的推广,所以当代艺术在金融危机以后受世界经济环境的影响,有一个回落的趋势。在2013年也是在这个趋势里边,但是在这里边也有一些闪光点,比如说像曾梵志、刘野、罗中立、刘炜都取得了不错的成绩,并创了最新的纪录,这个过程是很理性的。如果是当代艺术代表性作品,还是会有很好的市场表现的。如果质量没有那么好的作品有大面积上涨,就会处于整体回落,我认为这是很理性的一个回归,也是一个市场的正常反映。从这个角度讲市场会越来越理性、越来越健康,对这个优胜劣汰的过程,整个趋势来讲还是不错的。还有一个正是因为当代艺术一些过高的价钱,如果上涨太快也是市场正常的调整,也是自我修复,这个对更多年轻的当代艺术家来讲也是给了更大的机会,如果价格太贵让很多人没法参与,甚至喜欢的人也没法购买,反而对整个市场的成长更多的普及来讲是形成了门槛,所以我认为还是理性调整逐渐健康的修复。大趋势讲当代市场还是比较稳健的。

  抓住市场转型的时机

  记者:在您刚刚说的更加趋于理性化的背景下,今年画廊运营的策略会是怎样的?比如说会降低一些经营的成本,能够让画廊持续的运营?

  林松:对,因为在这种调整的形势下,在外部环境和本身市场的调整环境下,画廊的处境是比较艰难的,一个是画廊本身自己的升级换代、转型、市场提出更高的要求;另外一个方面前一段市场的突飞猛进也要有很多课需要补,需要把扎实的工作做好,把市场的基础做好,所以对画廊来讲也是一个喘息和自我调整的阶段,肯定对画廊来讲是会受影响,也会增加压力,一方面利用喘息和调整的时段里边,一方面修炼好自己的内功,该提升的提升,该转换的转换,该节约成本的节约成本,把钱用在刀刃上,所以我觉得画廊要加强更多的自我学习和自我修炼的这么一个过程,因为你希望外部环境太大了,赶紧改善还是很困难的,但是我觉得艺术不会因为市场好坏而左右,伟大的艺术家也不会因为价钱高低影响他们的创作和艺术水准。所以我觉得画廊一要节约成本;二要坚持自己的理想;三要回到艺术本身的价值上来,真正的画廊要做真正画廊的工作、专业的工作。把艺术家负责任地推向市场。中国的市场刚刚开始短短几年的时间,如果从2004年以后开始算起,也不过满打满算将近十年的时间,这些都是一个很自然的反映。你说它不好或者是泥沙俱下,还是为大家提供了另外的可能性,让大家看到回报,成为什么投资理财?或者让收藏成为普及的状态?但是总体来讲无论是画廊还是中介机构,他们在整个市场的推广和推动上确实是起到了很大的普及作用,大家也很辛苦,也有相当的利益获得,但是现在是一个转型的时候,希望抓住这个转型的时机,自我提升,更好的机会在后面,因为中国市场太短了,刚刚开始。

  当代艺术藏家群体稳定

  记者:在这样一个转型的过程中,当代艺术的藏家群体有什么变化?

  林松:如果以当代艺术来讲,藏家还是比较稳定的,当代艺术的藏家群体跟水墨、古董、传统书画的收藏相比还是比较小的,也需要对当代艺术刚才我提到中国市场的角度,无论是拍卖公司还是画廊,还是很多从业人员,要让更多的人了解、欣赏、认识,还是一个普及的工作,才能够扩大这个市场份额,所以还是需要更多的人来参与,不是简简单单因为投机和钱而参与,我觉得当代艺术现在经过前面这个市场的铺垫,已经被很多人所了解了。以我们做画廊来讲,跟我们在九十年代末期时候的处境是已经取得巨大的进步了,我觉得还需要把基础工作、专业工作做好,画廊是一级市场,市场里边画廊是基石。这一步工作做得坚实,才能为后来的发展提供良好的基础,如果没有基础,后边也是空中楼阁,甚至会呈现太大的波动和风险,对整个行业也是有伤害的。

     这两三年是转型和升级换代的关键时刻

  记者:您觉得2014年的市场有什么样的信号表现未来的走向?从中对画廊的运营也会有一些影响?

  林松:因为经过将近十年的市场培育,我觉得有很多机构投资越来越关注艺术市场,当然也包括当代艺术,跟画廊、拍卖公司所推广的艺术息息相关的,所以我觉得这些机构性的投资比个人的力量要强大,所以这种系统上,这个机构包括基金,还有纯粹的私人美术馆,他们会更加系统,也会更加理性,所以我觉得对整个市场的提升会提出更高的要求。对市场来讲是一个很好的积极的信号。

  还有,我觉得越来越多的人对年轻艺术家的关注,因为市场也好,还是本身发展需要更多的新鲜血液,所以对年轻艺术家和年轻有发展潜质艺术家的关注,我觉得可能会成为画廊,不光是画廊,就是全国人的关注,就是年轻艺术家去掉之前市场的浮躁,更加让自己回到本职工作上来,更加深入的对艺术的研究,我觉得这对年轻艺术家的成长提供了一个相对比较良好的时间段,所以我觉得14年来说突然市场有什么样的变化,或者是有几个伟大艺术家出来这都不大现实,但是从2014年,包括过去的2013年相对是比较理性和平静、健康的环境下,反而利于青年艺术家的成长,所以我觉得年轻艺术家应该少关注市场,把自己本职工作做好,我也讲了更多的私人美术馆也好、包括基金也好、金融机构,包括国家艺术基金(由国家文化部、财政部最新成立中国国家艺术基金,从今年开始每年投资20个亿用于文化艺术方面的建设,其中包括两个方面:舞台艺术及美术品。)对市场的推动,国家已经形成信号了,会形成很大的示范效应,从2013年开始算在这两三年内就是一个很好的信号,当然你准备好了机会肯定是你的,所以我觉得这两三年是转型和升级换代的关键时刻,无论是对画廊还是对艺术家,还是对喜欢和支持当代艺术发展的人都是一个机会。

  一级市场艺术品经济人的处境

  记者:您从九十年代开始做艺术品经纪人的工作,如何看待自己的身份和在行业内的作用和变化?

  林松:我是1997年开始做画廊的,当然以前做过展览。但真正和商业有接触,是1997年成为标准的艺术经纪人,有幸参与了市场从无到有的过程,所以从我的角度讲,我觉得还是要坚持理想,比如当时我觉得当代艺术很好,那时我经营过刘野、曾梵志、刘小东的作品,水墨里有朱伟、李津的作品,这些艺术家都成功了。从我的角度,也想象不到他们能卖得这么贵,如果我真有先见之明的话我早就发大财了,所以在我来看多少多少钱,涨了多少多少钱,翻了100倍或者是又降到了多少钱,这个都是市场上正常的行为和反映,甚至说是对资本的一些认识。资本在市场中对作品的价值以货币的方式反映作品价值,对艺术家的生活和艺术家的信心是有帮助的,但是不要因为这个价格而忘记你最初的梦想和最初你要坚持你内心中最宝贵的东西,也是很多人缺少的一些需要的艺术家,是因为你从你的个人经验和个人情感角度讲为很多人带来了感动,为很多人推开了另外一扇窗户,如果这个功能丧失掉了,完全变成一个简单的生意这个东西不持久,也不是艺术家本职工作,所以我觉得经过艺术家从更宏观的角度讲在经历市场的心理过程。讲到艺术家也是这样的。
 经纪人、画廊和中介机构越来越重要,因为它是连接市场与艺术家创作的桥梁。成功艺术家在市场里边是很强势的,作为一级市场的画廊是最弱势的一部分,因为艺术家成功后可以跟画廊解约,或者保持一个简单的合作关系。我听到大量的无论是在书画界、油画界、画廊,都有艺术家和经纪人之间矛盾的状态,我们也不能单纯指责艺术家忘本或者是不纯粹了,但是确实有很多艺术家没有经受的起这个考验,而是自己直接积极地参与市场。

  另外,讲经纪人也好,画廊机构也好,也要与时俱进,也要不断地进步。这里面有两方面:一方面画廊变成一个坚持理想的,艺术家变成商人了,这肯定合作不了啦;一方面画廊为了单纯利益最大化,不符合艺术家家追求的理念和规则,他也会拉开距离和配合不好。所以,为什么能合作或者在一个相对稳定的阶段合作,因为共同的理想、共同的认识。前期画廊冒的风险很大,因为当画家没成名的时候他要去投入和推广,也可能成功,也可能失败。他是拿自己的身家性命做这个赌注的,从这个角度讲中国的画廊有很多以一己之力在推广当代艺术的经纪人,是很让人尊敬的。他们对当代艺术的推广,对艺术家的推广。但很多画廊没有享受到他应得的利益,没有赢得他应有的尊重。很多画廊是在为基本生存而挣扎,一方面是中国整个市场的改变;另外一方面有些画廊太追逐市场了,或者太被市场所裹挟了,另外一个重要的因素也是中国艺术家的诚信和道德的原因。如果这个基本层面不解决我不相信有健康的市场,否则大家一想都做短线生意,都做投机买卖,这个事情就会向另外一方面去发展。

  记者:需要不断完善画廊间的协作机制?

  林松:现在对于画廊来讲,我这么多年一直在倡导画廊协作,终于已经有两年了,画廊之间一定要协作,一定要多沟通,形成一个共识,或者相对说的一些基本的规则能够团结一致,因为现在你弱小,需要人家帮助你、扶持你,因为你弱小才需要,你在弱小的时候要抱团,形成你的声音、形成你的力量、形成一个共识,大家协作、协同作战,这个事情会有改观,从小的角度来讲为自己的声音、为自己的事业,从大的角度为整个中国艺术市场的健康生态打好基础,从自己的画廊做起,从自己合作的艺术家做起,我们经历过这些上涨、下跌以后还会有更大的上涨、更大的下跌,当然这里边蕴含着很多很多的机会,但是不管涨、跌我们已经看了十几年了,我觉得万变不离其宗,最后艺术史上剩下的大师就是几个人。我相信每个画廊都希望自己画廊的艺术家能成为大师,画家名利双收,画廊也名利双收。所以我觉得这个是每个画廊的艺术品经济人共同的理想。这些想归想,但怎么实施、怎么经得住考验,能够去坚持,以一个相对客观和平静的心态来参与这个历史进程,才有机会缔造历史。

  • 发表评论
  • 最新点评
  • ·匿名评论评论 点评: 关山月:岭南山水画大师
  • 公司: 中企祥和(北京)财务顾问有限公司 地址:朝阳区大望路SOHO现代城A座2301 联系人:李成明【I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