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爱或是不爱,我永远在这里,从未改变。”
江苏聚德2014金秋艺术品拍卖会之《我和朱新建的那些事》(壹)
http://www.zhuokearts.com 2014-09-18 新闻来源:江苏聚德拍卖
相关拍卖公司:江苏聚德
扫描二维码进入本新闻手机页面浏览

  平常心是佛  

  ——黄一明

  我是一个土生土长的宜兴人,宜兴这个地方也算得上是一方风水宝地,历史上出过很多美术大家,像徐悲鸿,钱松岩,吴大羽,尹瘦石,吴冠中等,自然宜兴人对画家的认识和敬仰也来得更加热切一些。在我身边就经常有专门和画家打交道的朋友,从他们的口中我常常听到他们像说故事一样,说一个叫朱新建的南京画家,说他画得如何如何好,说他画得如何如何有趣,又说他为人如何如何出格,还说他如何如何能说会道……我本是一个府衙中人,生活工作中也算是阅人一二,到底是个什麽样的人让大家像着了迷一样的津津乐道?带着这个疑问,时间不经意间来到了两千年。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就在两千年左右,朱新建在宜兴尹瘦石纪念馆举办了他的个人画展。在这次画展上我第一次见到了朱新建本人,乍一见,不闻其声,只观其人,朱新建这位兄弟真不符合我对优秀画家的评判标准,倒是他的画更加吸引我一点。也是因为我对这次画展作了一点小贡献,後来朱新建送了我一张四平尺的花鸟,当然这个时候我已经和朱新建熟悉起来了。正如早先听说的一样,朱新建绝非凡人,应该用个什麽词来形容他呢,聪明的,博学的,灵透的,参悟的……好像都不够准确。相处的时间久了,我觉得他就是一个真实的人,他真实地画画,真实地爱女人,真实地读《五灯会元》,《人间词话》,真实地爱钞票,真实地除了吃饭过着他的快乐日子,他就像是一块磁铁,只要沾惹上他的磁性,你就休想逃过他的磁场。渐渐地我也成了他磁场中的一份子。

  两千年左右的书画市场清淡得很,哪怕像宜兴这样一个历来出美术大家,经济条件还算发达的小城也不例外。好在我对朱新建的画从来没有预期,只是觉得他,人有才,画画得好,加上当时我孩子的舅舅热衷於给朱新建在宜兴做各种活动,可是他毕竟财力有限,当时画也不好卖,也赚不到什麽钱,不像我好歹有一个铁饭碗护着,多少有点馀钱,这样我倒时不时成了某些活动的出资方,作为回报自然也相应的收到了一些朱新建的画。同时,我也在朱新建手上买他的画,一般买他的作品要麽我去南京他家里拿,要麽他画好派人给我送到宜兴,那麽一两年的光景一直保持着这种状态。到了零五年前後,朱新建的作品就不像以前那麽好拿,这个时候,北京的怀一,还有上海的一些朋友,看中了他的东西,我由於工作的关系,再加上从来没有把朱新建的画当作生意做,跑得不如他们勤快,眼看着东西来得一次比一次少,情急之下,就和老朱同志签了份购画合同,可万万没想到还没等合同履行完,老朱就倒下了。

  到现在还记得朱新建倒下的情形,零七年的冬天,朱新建带着两个学生到宜兴来办事,我把他们安排在宜兴国际大酒店,关照好他们的饮食起居,我就急急地跑去上班。谁知第二天淩晨四点,我接到电话,说朱新建感到不舒服,已经在医院,等到早上七点,我赶到医院找到熟悉的医生,给老朱重新做了一次检查,发现先前的判断是错误的,诊断结果,主血管随时可能爆裂,需要家属立马签字转院,可是当时家属不在现场,我只能打电话给老朱的夫人,徵求她的意见,她考虑後要求转到南京军区总院。在宜兴这边我能做的,就是找了一个老司机,再三嘱咐他要求他开车当心,一定不能颠簸,一定要安全,高速,平稳的把老朱送到医院。我在火急火燎忙事情的时候,老朱还不以为然的说了,这辈子对我说的最後几句完整的话:黄总,不要紧张,一时半会儿我还死不了。可是这句话的余音还没有完全消散,他那里血管已经爆裂,手术後所有的并发症接踵而来,身体的右半部分完全瘫痪,语言功能丧失。严冬过後的暖春,朱新建出院了。

  第一次看到病後的朱新建,对於我这个世故已久的人来说还是重重的一击。一个以前何等桀骜不驯,张狂无度,性情高远,我行我素的人啊,现在却安静的躺在那儿,见到故人,除了费力地舞动左手,就只能眼含泪花的咿呀招呼。又过了些日子,再次来到南京,老朱状况比先前好了许多,这次他同样说不了很多话,但他显得格外兴奋,因为他又能画了,他一个劲的拉着我的手,让我看他左手画的画,看得出他是一个多麽爱画画的人啊。可惜,老天无眼没能好好地成全他。作为他的一个老朋友,我实在不想面对这种现实,再加上工作上的原因,不能经常去南京看望,後来听说他离婚了,接着又搬到了北京和前一位夫人生活在一起,我一直以来都是和老朱本人还有老朱离婚前的夫人接触,从来没有和老朱北京的家人接触,直到老朱去世也没能再见他一面。倒是从朋友处时不时听到关於老朱的一些消息,好几次也想去看看他,可是碍于情面,最终没有成行。

  一晃朱新建离开我们已经四个多月了,从2月11号听到他离世的消息开始,就一直後悔没能再见他一面,想想当年,他每次来宜兴,几乎都是我接待。很乐意和他在一起,听他天南海北的神侃一通,老朱的记忆力好到你没法想像,同样的时间他会比别人学会得更多,他就像一本社会百科全书,所以和老朱饭後聊是我当时最大的爱好。老朱这个人,你不可靠近,否则难以撤退。对老朱,人的认可,欣赏,崇拜转化到他的作品上就是喜欢,深爱,惜藏。从二零零三到二零零七年,我几乎把所有的收入都买了他的画,好在当时他的画还不算贵,有时,买到孩子的母亲跟我着急,可我还是坚持,最高兴看到的是,老朱把画得极好的作品给我时的那个兴奋样。可惜全然没有想到他会走的那麽早,要不然怎麽也应该拍点照片,留下他得意时的样子。

  好了,我就这样不咸不淡的和老朱相交了六七年,六七年里我没想过,通过买卖他的画赚钱,我把他当作自己的一个朋友相处,买他的画就是因为当时喜欢,至於後来价值几许从来没有考虑过很多,今天老朱的画上涨到现在这个价位,是我意料之中的,也是我意料之外的,意料之中是因为我坚信像老朱这样优秀的作品理应价高,意料之外是,我以一颗平常心对待的东西居然给我带来了这麽一笔丰厚的财富,可能正像老朱给我写的书法“平常心是佛”吧!
  1953年出生的老朱啊,我应该比你年长三岁,就让我叫你一声兄弟吧,兄弟,谢谢你。兄弟,一路走好!
  江苏聚德2014金秋艺术品拍卖会
  预展时间:2014年10月5—6日
  拍卖时间:2014年10月6日(晚)—7日
  展拍地点:南京丁山花园大酒店畅春园(南京市鼓楼区察哈尔路90号)
  拍卖场次:《雅聚——江苏聚德新建图画》

  《雅聚——新文人画专场拍卖》
  《笔墨当代——当代名家专场》
  《是说新语——新艺术专场》

  • 发表评论
  • 最新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