仇英作《十八罗汉渡海图》亮相中贸圣佳秋拍
http://www.zhuokearts.com 2014-12-02 新闻来源:新浪收藏
相关拍卖公司:中贸圣佳
扫描二维码进入本新闻手机页面浏览

仇英 《十八罗汉渡海图》

  此帧《十八罗汉渡海图》扇面为明仇英所绘,近代海派名画家程璋先生旧藏,后为上海博物馆保管,文革后归还家属。名作名藏,流传有序。程璋(1868-1936)字德璋,号瑶笙,安徽休宁人。移居江苏泰兴,后寓居上海。初入典当为学徒,后从汤世澍学画。早年宗没骨法,工笔花卉,中年后改变技法,参用西画明暗透视之术,尤善写生,形象逼真,色彩浓丽,构图别致,自创新貌。曾执教于清华大学、苏州草桥中学及上海中国公学。程璋先生生前不只是书画家,也是收藏家、鉴赏家,所藏尤以明清扇面为多,此《十八罗汉图》即其中之尤为精绝者。
  扇面为洒金笺纸,以水墨绘制,海面波涛汹涌,海族翻腾,空中云雾缭绕,龙王显真身襄助,宏伟壮阔,气势磅礴,众罗汉皆古貌苍颜,广袖飘舞,手持法器,或立、或坐、或骑,潇洒自若。以香炉、手杖、布袋、莲花、芭蕉扇、太湖石等衬托其间,生动形象地展示出罗汉鲜明的气质神韵,修行的虔诚和渡海的神通。每个罗汉仅有数厘米的范围,但却特征明显,刻画细致入微。此幅扇面虽小,盈尺之间,不仅绘十八罗汉,每个罗汉都配四行画赞,取自苏东坡《自海南过清远峡宝林寺敬赞禅月所画十八大阿罗汉》,小楷精道,实属罕见。
  仇英(1505—1552),字实父,号十洲,原籍江苏太仓,后移居苏州。仇英以画为业,虽出身微寒,但天姿聪颖,少时学画于周臣,並受文徵明、唐寅等人影响。此外,仇英与当时的收藏家如周凤來、陈官、项元汴等均有往來,又因擅长临摹,深得收藏家们的青睐,有机会研习临摹江南藏家收藏的宋元画作,眼界大开,技艺更加精湛,孕育出自己独特的风貌。他于人物、山水、花卉等题材,无不匠心独运;他的画风不仅工谨精微,又具有文人细腻雅致的气韵,在周臣过世之后,独步江南二十年。后世将其与沈周、文征明、唐寅并称为“明四家”。其品质亦不输于馆藏,此番现身拍场,未知花落谁家。
  罗汉又称阿罗汉,是释迦牟尼佛的得道弟子,能断除一切烦恼,达到涅槃境界,不再受生死轮回之苦,修行圆满又具有引导众生向善解脱的德行,堪受人天供养的圣者。原为十六罗汉,最早见于公元二世纪时师子国(今斯里兰卡)庆友尊者作的《法住记》,当中记载了十六阿罗汉的名字。至于“十八罗汉”之说则始于中国汉地,《法注记》经由玄奘法师汉译后,十六罗汉便普遍受到我国佛教徒的尊敬。到五代时,绘图雕刻日益普遍起来,后来画家画成了十八罗汉。至于文字记载最早提及十八罗画像的即为《东坡文集》。据其中描述, 苏轼曾得一幅前蜀张玄所绘“十八罗汉图”,因而题了十八首赞《十八大阿罗汉颂》,但没有列出十八罗汉的名字。第二次描述见于《东坡文集》续集十,苏轼于清远峡宝林寺见贯休画的“十八阿罗汉图”,再作诗题赞《自海南过清远峡宝林寺敬赞禅月所画十八大阿罗汉》且标出了罗汉名字。这也是此扇面罗汉上方题识的出处,苏轼所记的第十七和第十八罗汉,分别是庆友尊者(《法住记》作者)和宾头卢尊者(十六罗汉之一——宾度罗跋罗惰阇的重复)。由“十六罗汉”演变为“十八罗汉”的原因很多,另有考证认为,清乾隆年间,乾隆皇帝和章嘉呼图克图活佛认为:十八罗汉的最后两位应该是降龙罗汉(迦叶尊者)和伏虎罗汉(弥勒尊者),由于是钦定,从此十八罗汉便被规定了下来。但仇英所绘应以东坡所题为准。罗汉虽为佛教典故,但传入中国后不仅十六罗汉变为十八罗汉,且形象多于中国民间传说中的神仙相近,渡海则为中国神仙故事中的传统题材,古时中国人出于对海的敬畏,认为渡海方能显其神通。

  • 发表评论
  • 最新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