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道明 2015年春季拍卖会——大时代
http://www.zhuokearts.com 2015-04-28 新闻来源:卓克
相关拍卖公司:上海道明
扫描二维码进入本新闻手机页面浏览

   中国历史上有一个非常有趣的现象,中央集权的政治环境越是松散,文化的自发性跃进就越蓬勃。譬如先秦,譬如南北朝,譬如两宋,离我们最近,并且其余波脉涟至今日者,当属自道光末期至于上世纪中叶这百年时光。单论文化,而不及于政治军事外交,这一时期是当之无愧的大时代,天才辈出,其对中国文化的发展与贡献,因为特殊的历史时期,在某种程度上甚或大于百家争鸣的春秋战国年代。

  这一时期的特殊,莫过于随着闭关锁国状态的被解除,天朝上国的士大夫们被迫承认,原来世界真的是圆的,原来文化是多元的,原来奇技淫巧被番邦蛮子制作成了坚船利炮。于是,有了《海国图志》,有了“师夷长技以制夷”,有了洋务运动,有了带辫子的少年留学生们,有了戊戌变法,有了同盟会,有了辛亥革命,有了新文化运动,有了新民主主义革命……如是等等,在“文明的冲突”中重塑、演进的思想文化,是真正痛苦并且伟大的,是谓大时代。

去年的秋拍是一个尝试。我们以五四运动95周年作为一个切入点,《大时代》第一期中选取的人们或多或少都和五四运动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然而,历史的发展总不可能一蹴而就,每一个大事件的背后,总会有支撑这件大事件发生的诸多条件,所谓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于是我们觉得不妨站得更高一些,这样才能看得更远一点。

  于是我们选择了中国近代史的一个转折点,也是中国历史的一个转折点,鸦片战争,作为这个大时代的起点。很遗憾,这次没有林则徐,也没有魏源,所以在这一期《大时代》中,我们以“师夷长技以制夷”、“中学文体、西学为用”、“实业兴国”的洋务运动作为开始部分。

  李鸿章、张之洞、盛宣怀、张謇他们对于增强国家肌体力量的努力不可谓不呕心沥血,他们也在一定程度上承认思想改进的重要性,所以有开学堂、办报纸等等举措。当然,这些人的“醒悟”,则是在另一个转折之后:中日甲午战争。甲午战争的失败,对于“老大中国”来说,真真是一次“多么痛的领悟”,痛入骨髓。

  这种痛,让“先进的中国人们”认识到,所有以基于改良为目的的零敲碎打,对于一个病入膏肓的垂垂之体而言,只能是为多吊几口气而已,当时的中国,需要焕然新生,必然要从根本上进行改变。这种改变,一是体制,一是思想。戊戌变法的鲜血,让人们更清晰地认识到这一点。

  甲午海战后,有严复的《天演论》为知识青年推开一扇窗;戊戌变法后,有梁启超的《少年中国说》呼吁“少年中国”们要奋发,要抛弃“老大中国”。也是从这一时期起,天才们开始踊跃出现在公众眼前,各展所长,为中国的前途,为民族的存续奔波、奋斗。当然,这其中,有务实的,有想当然的,有效法日本的,有推崇美国的,有不怕流血的,有以笔作枪的,有慷慨奋进的,有老成持重的,有一往无前的,有原地打转的,但他们中的绝大多数,是先进的,是可爱的,是为国为民的。

  在这次的《大时代》里,依然也有一些不那么可爱的人,虽然他们也是那个时代里的大人物。就像鲁迅说的,青年也会变猴子,变虫豸。将他们的作品编辑进来,一方面是将这个时代尽可能做一个全景式的展示;另一方面是想说,变成虫豸的青年,在某些方面依然是优秀的,或者是优秀过的。

  我们将拍卖称为艺术品拍卖,很多时候是思维的惯性。对于《大时代》里的大人物们而言,大多数人的书法,其艺术价值是远远不能和专业的书画家相比的;对他们来说,在那个时代里,毛笔是工具,信札是交流,书法是遣兴。然而,惟其如此,方显本真,方是回到书法最初的实用意义。这些作品背后的深层次价值,是远高于作品本身的。

  我们一直固执地以为,艺术价值是构成作品价格的一部分。以前在以业内人士为主体的艺术品拍卖市场里,艺术价值在最终价格体系的构成中,也许占据了最主要的部分;但在今天,在明天,在越来越多的爱好者们进入到这个市场中来的时候,艺术价值的占比会逐渐降低,最终,附着在作品上的文化价值,历史价值,文献价值等等,将会凸显出越来越重要的意义。我们希望,我们能从拍卖这件作品,过渡到拍卖这个人的作品。

  我们在努力。

  在去年的第一期里。我们尝试着将人物的生平经历以一种尽可能简洁的方式编印到图录中。这种举动很小,但对时间紧、任务重的图录编辑工作来说,却是非常大的工作量。所幸的是,这样的工作得到了很多好评,有前辈,有同侪,有业外的朋友,他们的鼓励与肯定让我们觉得是走在正确的道路上。

  在今年的这一期里,我们试图做更进一步的工作。也许这样的工作在很多人看来是多此一举了,但我们依然觉得很有意义。我们尝试着对有学术价值的作品做粗浅的考据;我们对一些作品引用的典故做一些粗浅的说明。很有意思的活。

  文章的最后,还是得强调一下,拍卖公司是中介机构,不是鉴定机构。中介的自觉在于提供优质的服务,对委托人如此,对买受人如此,对作品亦是如此。

郑午昌 婴哲图
蔡元培 行书
设色纸本 立轴双挖
署年:戊辰(1928)
书:31×30 cm ;画:30×32 cm
RMB: 300,000 — 380,000

苏曼殊 异域钟声
水墨纸本 立轴
黄节题诗堂:辛亥(1919)三月雨夜无聊,观曼殊画,是时与曼殊别已五阅星霜矣。黄节。钤印:晦闻
画:36.5×37 cm;诗堂:21.5×37 cm
RMB: 600,000 — 800,000

 

郑孝胥 行书六言
洒金笺本 对联
署年:戊辰(1929)
说明:上款人“清笙”即张清笙。民国时恒孚银楼大掌柜。
202×46.5 cm×2
RMB: 180,000 — 200,000

  • 发表评论
  • 最新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