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春亭,怪鸟于飞
http://www.zhuokearts.com 2015-12-15 新闻来源:卓克艺术网
艺术家:郭春亭 、 
扫描二维码进入本新闻手机页面浏览

  文/云梦遥
  每每看见艺术家郭春亭的画作,我都会想到七宗罪,尽管我不是一个信徒,但我深信我自己、我们每一个人的体内,都潜伏着这七宗罪的魔鬼,只是每个人都不愿去承认和呈现,却又不可避免地在某些时刻被魔鬼附身,那就承认吧,承认这人性中的肮脏和丑陋。
  郭春亭用一系列的《怪鸟》将我们羞于承认的傲慢、妒忌、暴怒、懒惰、贪婪、暴食及色欲等等人性中的恶,以鸟做代言人呈现于作品中,如果没有解剖自己灵魂的胆量,也就没有直视他画作的勇气。无疑,他的作品所传达的艺术魅力是直抵灵魂的。
在当下艺术碎片化的时期,艺术家个人的思想便得以淋漓尽致地发挥,艺术中的独立精神得以彰显。很难把郭春亭的作品归属到某一个油画派别中去,这种独立不仅表现在形式上,更是一种思想上的独立,这种独立的思想使得他的作品具有了丰富的文 化和精神价值的双重意义。我更喜欢把这两种意义合二为一,称之为人性价值。
  十年前,当798开始热闹起来的时候,郭春亭还在山东老家搞自己的创作。对新艺术的执着追求使得他迈出了离家的脚步。对于这样的选择,他自己也说不清为什么,干脆将其归结为艺术在冥冥之中的牵引,他的任性就像他一头卷曲的长发恣意生长。
  2004年的夏天,郭春亭去拜访被称为“中国当代艺术教父”的栗宪庭老师,在栗宪庭的口中,他知道了798,栗宪庭家中挂着的方力钧、岳敏君、刘伟等著名当代艺术家的作品也让他喜爱不已。虽然只是听栗宪庭说了一些大概情况,但儿时的梦想却在郭春亭的心中发酵,栗宪庭老师的那句“你的画在地方上应该是很有思想的,但最好来北京感受感受”,终于引发了他追求更高的艺术境界的激情。
  郭春亭常说自己是幸运的,来到北京之后,在798结识了刘力国、高氏兄弟、刘勃麟等在中国当代艺术领域最具有代表性的艺术家朋友,他们的作品、他们的为人深深地感动和影响着他。他开始重新审视自己的创作,他深知,每个艺术家都要有真正的属于自己的创新的作品,而不是无思想的涂画和无休止的模仿。
2005年后,郭春亭开始频繁地往返于山东老家和798艺术区之间,他需要艺术的滋养,在798,他看到了很多平面作品以外的艺术表现形式,装置艺术、影像艺术、涂鸦艺术等前卫艺术在中国的其他地区是很难看到的。随着眼界的开阔,对学院派的所谓的艺术他提出了更多的质疑和思考。
  从2007年开始,郭春亭开始在798常住,在环形铁道附近租下了一个二百多平米的工作室,而此时,他的作品也发生了很大的改变,思考问题的视角也与在山东老家相比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他很快抛弃了早期的一些想法,更直接地面对自己内心的思考,关对现实社会中矛盾碰撞的表现。这也正是798艺术区多元性与包容性引发的自由创作,对于很多艺术家来说,这也正是798的魅力之所在。
  追溯到人类初生时的那个源,郭春亭开始意识到自己即温顺又生猛地站在一大片“斗方”里,思想的世界即鬼魅又可爱,即绚丽又单纯,即现代又古老,即矛盾又和谐。郭春亭的“怪鸟”就这样在这片自由而又充满矛盾的艺术国度孕育生长,“怪鸟”作为一种幻象存在,却结结实实地落在了城市的禁忌地带,《怪鸟》系列作品从色彩上给人以鲜明亮丽的感觉,但它却是诞生于黑暗的作品。郭春亭的这些“怪鸟”飞出了798,飞向中国各地,也飞向了国际的舞台。郭春亭受邀参加过国内、国际的各种展览,作品被中国、韩国、日本、比利时、美国等国的藏家收藏,或许那些藏家也同我一样,在他的作品中感受到了一种“灵魂的需要”。
  一个好的艺术家需要一个艺术环境大熔炉的炙烤,798无疑在不知不觉中承担了熔炉的角色。但798在受到追捧的同时,也承担了艺术之外的很多角色,这个由旧工厂演变而来的前卫、自由、开放、时尚的艺术园区必然要沾染商业的气息。随着国际画廊、艺术创意文化项目的进入,国内外的旅游蜂拥而至,繁荣的798开始了商业模式的运作。
  当代艺术环境的改变,与中国和国际的政治、经济、文化艺术的大环境息息相关,所以,798的改变是一种必然,像纽约的苏荷区一样,艺术的繁荣、商业的发展并没有成为艺术家创新的动力,经济旅游的开发使得众多艺术家的创作环境发生了变化,并逐渐影响到了创作,很多艺术家开始搬离798。郭春亭也是在那时选择了离开,虽然他的工作室离798很远,但他还是经常去798,他的很多作品也是在798的画廊进行展览的。
  艺术家们在798得到和失去的取决于每个人对艺术的虔诚和执着,对于郭春亭而言,798是他艺术生涯的一站,他与他的怪鸟会继续在这座城市和更广阔的天地间共舞。
  著名当代艳俗主义代表艺术家刘力国评价郭春亭的作品称其“天真”——“艺术家郭春亭以单纯的视角创造的精灵,爬上了时尚魅力女孩漂亮的脸,修长性感的脚足,还有我们身边好像已消失的事物空间上,让我们找回心灵遗失的那份天真。那些精灵纯净的眼神,带着我们走到一个新的灵魂、新的天真,让我们仿佛又回到了童年,没有烦恼,没有忧伤的岁月里。”郭春亭的“天真“孕育于798,日益商业化的798也让他有了更多的思考,这些思考必将引领他创造属于自我的、心灵的、自由的艺术世界。

  • 发表评论
  • 最新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