鸟:抹不去的记忆
http://www.zhuokearts.com 2015-12-15 新闻来源:卓克艺术网
艺术家:郭春亭 、 
扫描二维码进入本新闻手机页面浏览

  ——评郭春亭《怪鸟系列》

  人类的存在毫无疑问是上帝的一个玩笑,那伟大的神在创造世界的同时,创造了人。上帝创造的人和世间万事万物一起运行于同一时空之中,在亚当夏娃没有偷吃禁果、没有被逐出伊甸园之前,人神同体,人和一切生灵同在。
  伊甸园,那是人类永远回不到的过去。
  某一天,有个叫尼采的人说:上帝死了!
  上帝的死与非死和人关系不大,上帝如果听到也只是笑笑而已。也许上帝会说:人死了!是的,人死了。而今,人类彻底疏离了自我,疏离了神话,疏离了世界的同时,也疏离了实在。没有实在的人类——空洞、茫然、焦虑、不安和惶恐,只能在科技与资本的幻觉中,勉强支撑着人类的符号,并且误以为这是人的世界,人创造的世界。
  人称其为奇迹。
  人在虚拟的世界中,在物欲横流的庞然大物似的城市森林中貌似生动地活着,但是人早已失去了灵性与生机,即便如中国好声音、卡拉OK练歌房的嘶叫拟或嗲声嗲气的呻吟,也只能是模拟动物世界的无意识记忆。
  诗人艺术家郭春亭在现实的生存体验中,敏感于人类的异化现实,犹如一个折断翅膀的天使在大地上徘徊、行走,寻找失落的自在世界。他像一个异类的他者,又彷如波西米亚人流浪穿行于城市街道、地铁、公交车站和人群之中,耳闻目睹高速增长的城市以钢铁武装的獠牙嚼噬着成群结队的人群:他更像一个漫步者游走于人群之中,观察城市寄居的人群如何丧失作为人的自由本身,一寸寸异化为极权体制这架机器上的一个个零件,依附于机器的快速运转才能感受到安全感的存在。
  郭春亭以拟人化的艺术手法,创作了《怪鸟系列》架上绘画作品,他将人类对自由属性的集体无意识隐喻为异化了的精神意象,试图以怪鸟的行为方式呈现虚假自由的人类现实。一方面,人类在极限生存的现实情境里,通过撕裂人类与自然界的纽带填充恐惧的欲望;一方面,在巨大的自由精神失落中寻找生命的实在。欲望与恐惧将人类凌驾于自然之上,近乎疯癫地恣意破坏社会生态和自然生态,无论人类所在的每一角落,每一身份的人群,在巨大的现实异化力量面前,排成了队伍,等待接受着非人身份的异化转换与改写。而每个人同时又深切感受着异化的病态、痛楚、软弱与无力。
  观看郭春亭的《怪鸟》,可以说触目惊心,每幅作品都是社会人类现实的写真。某种意义上,我们可以说,艺术家正是那样一个群体,他们每个人都是一个小小的神灵,带着天使的使命混迹于人间,在认识自我的同时,关照着人类的精神实在。也正因如此,郭春亭以异化的鸟的形象隐喻、映射人类的生存情境,既是对人类存在的精神自由的渴望与召唤,也是对人类自由精神的沦丧唱出的一曲哀伤的挽歌。
  是的,人死了……

2014年10月7日

  • 发表评论
  • 最新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