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的印度这样的观看:蔡焕松的印度专题摄影
http://www.zhuokearts.com 2016-02-24 新闻来源:中国艺术报
扫描二维码进入本新闻手机页面浏览

贫民窟的老人在等候买牛奶吃早餐

  近些年,去印度拍片的人很多,拍的大都是苦行僧和街市上的牛、别样的建筑和在大河里洗澡的人,以及颇具异域风情的女性。但印度的社会结构和人们的生存状态到底是怎样的呢?一直模模糊糊。直到我看到蔡焕松先生所拍摄的印度,才鲜明地看到了印度的底层社会,意识到了印度社会的结构性存在。

  蔡焕松的摄影以十几次深入印度老百姓生活街区的实地拍摄,突破了旅行摄影的局限,穿透了走马看花式的浮光掠影,而直接面对着印度老百姓的生存,这着实让我感佩。他在《中国摄影家》杂志担任四年的艺术总监之后,以六十余岁的年龄,做了一件三四十岁年轻人也很难做到的事情。

  他所拍摄的印度,首先让我们看到了大批艰苦而坚韧生活着的人。这些人的存在,鲜明地呈现生存本身的内涵,也呈国家和社会的等级性。

  我们观看和分析社会的文明程度和成熟度,最直接的方法就是到穷人区去,看那里的人如何洗澡和生育、如何看待富人,如何对待妇女,如何教育孩童,如何推举首领。在蔡焕松的影像中,我们几乎看到了印度百姓生活的所有侧面和内容,衣食住行、婚丧嫁娶、生老病死和酸甜苦辣。没有宏伟建筑的遮蔽,生存状态一目了然。这些景象以并置的方式呈现在我们眼前,强烈而硬实地告诉我们一种不能回避、不能谬解的存在。与我们一样的兄弟姐妹,与我们一样善良和坚韧;与我们一样的生活底色中体现着与我们一样的生命质感。

  在蔡焕松的镜头里,被框取和凝视着的人的面容和体态,有难以尽述的情状;在苍茫的大地上,人与动物互帮互助,结伴而行。

  蔡焕松此行的拍摄,观看方式较以前有了很大改变,作为同事的我比较了解。他在《中国摄影家》杂志工作期间,深受马格南图片社摄影理念的影响,那就是要在平等和尊重中关注人类。他先是与著名摄影师久保田博二相约于2012年在汕头一起PK,拍摄春节的民俗,切磋颇为深入;他也接触到马格南的另几位大师,如伊安·贝瑞,埃里·里德等人。蔡焕松一直在观察和认识他们的摄影方式,从观看到呈现,下了很多功夫。有这样的前提和基础,他才有了拍摄印度专题的选择和行动。

印度人敬重生灵,视许多动物为神,这是北方邦一位农民与爱犬相见于田间

  如果具体说他的改变,可以这么总结:他现在的观看方式,已经摆脱了中国大多数摄影师只看自己认为美的事物的习惯,摆脱了在不了解对象的情况下不由自主地美化拍摄对象的习惯,摆脱了把拍摄对象不由自主地纳入到因自身设定的类别、偏见中的习惯,能够摒弃先入为主的概念而直接地观察眼前活生生的人和事,再以与自己较劲的方式使用技术参数来拍摄,加上他有一位能说流利汉语的印度向导的翻译和解说,突破了许多框框,达到真切感受“这一个”的水平。

  习惯,是一种强大的力量。观看中的习惯,更加顽固而瞬息万变,难以琢磨。摆脱自己的观看习惯,就已经进入了新境界。

  从这个意义上说,蔡焕松给我们带来了不一样的印度、不一样的观看;和这样的印度,这样的观看。这样的印度,乱中有序;这样的观看,序中有乱。乱中序,是视觉提炼和萃取的结果,作为认知,难能可贵;序中乱,那透现着的,是一个真的印度!

理发店往往是一个地区人民生活的镜子,这是一间普通的农村理发店

作者:李树峰、蔡焕松 

  • 发表评论
  • 最新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