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季迁:我买的第一幅画就是赝品
http://www.zhuokearts.com 2016-04-11 新闻来源:金羊网-新快报
扫描二维码进入本新闻手机页面浏览

  简介 王季迁(1907-2003) 又名王己千。由于嫌“季迁”笔划太多,改为“己千”,取“人十之,己千之”之意。他称:“别人学十次就会的东西,我要学一千次,因我的天分没有别人高”。1907年生于苏州,早年师从收藏家兼画家吴湖帆,晚年定居美国。他的藏品涵盖宋、元、明、清历代珍品。晚年,王季迁将大量藏画卖给美国纽约大都会博物馆,由此毁誉不一。

北宋 郭熙 秋山行旅图

五代董源 溪岸图

  “我的收藏,既不为名,又非为利,是从学画的目的而开始的,此志始终不渝。”

  “别人说我是个大收藏家,其实我是画画的。” ——王季迁

  王季迁书画收藏品俨然一部中国美术史的缩影。其作品年代跨宋代至清代,内容涵括了从职业画师到文人、从道教到佛教内容、从承传正统到纯粹个人主义等中国美术史上重要门派和画家的作品。

  1999年,王季迁将包括《溪岸图》在内的12件藏品卖给大都会博物馆。他曾说:“我视此画如同亲生女儿,《溪岸图》找到大都会这样一个好归宿,就好像自己的女儿嫁到一个好丈夫一样,更有意义。而且,这样既有名又有一些零花钱。”

  宁愿省吃俭用来攒钱购藏品

  王季迁1907年生在苏州,王氏家族本为历代显宦的东吴世家、书香门第,其祖先王鏊(1450-1524)在明代时官拜宰相,且为著名书画家和文学家。当时王氏家族已经开始收藏书画了。清初,花鸟画家王武及文学家王芑孙,也是王季迁的前人。

  秉承家学,王季迁很早就开始学画,也因为学画才开始收藏。“我的收藏,既不为名,又非为利,是从学画的目的而开始的,此志始终不渝。”他解释说,旧中国没有博物馆,一般收藏家将古董视为“传家宝”,不轻易示人。为了参考别人的作品,提高艺术水平,开始时是想买一幅好画慢慢欣赏、揣摩,而不是收藏。没想到“无心插柳”,日积月累,手头上攒了不少藏品。有时看到另外的好作品,手头又没有余钱,便将原有的卖掉,再换钱买别的。

  由于要收藏,王季迁的钱似乎永远不够用。“别人是有一百万,买一二十万元的东西,我是有一百万,花到九十多万来买东西,剩下的真是所余无几。”也因此,王季迁在生活中自奉甚俭,宁愿省吃俭用来攒钱购藏品。

  和所有的藏家一样,王季迁也“缴了学费”。他曾对人说:“我买的第一幅画就是赝品。”当时他还是16岁,央求母亲花500大洋给他买了一幅“王石谷”的山水画,后来才知是赝品。“这件事很有好处,给了我一个深刻的教训”。

  用12幅明清书画换来《溪岸图》

  由于对中国书画有真切的认识,王季迁在书画鉴定上把笔墨风格放在首位,在鉴定方面很有见地。美国主要博物馆和拍卖公司,都争相请他当顾问把关。他凭借独具慧眼的鉴赏能力和汰旧换新、以藏品换藏品的手法不断收藏,也成为名闻世界的大收藏家。1999年,已经93岁的王季迁还在纽约拍卖会上以143.25万美元拍得北宋郭熙的《秋山行旅图》,以18.95万美元拍得唐寅的《万壑古松图》,可见王季迁手笔之大。

  他收藏书画的数量和质量,在私人收藏家中也是首屈一指。王季迁平生最得意的两件藏品是五代董源的《溪岸图》和北宋武宗元的白描绢本《朝元仙杖图》。

  董源的《溪岸图》原来是张大千的收藏。1948年,张大千携《溪岸图》周游列国,到美国时受到王季迁的接待。其中有一个传闻:据说张大千告别时,王季迁做了一次结算。张大千说:“你不是提出由你接待的吗?”王季迁回答说:“我说接待,没有说不收钱。”张大千只好以古画抵价。比较可靠的说法是,王季迁用12幅明清书画换来《溪岸图》。

  王季迁收藏《朝元仙杖图》也有一番故事。抗日战争时期,《朝元仙杖图》流散到日本。1950年初,一位日本商人曾拿着这画游说纽约大都会博物馆收购,索价5万美元,后来辗转到一位犹太古董商手里。因为对此画是不是武宗元真迹有争议,许久无人问津,犹太古董商对此画失去信心后,游说王季迁购藏。王季迁没有足够资金,于是用六幅藏画换得了这幅《朝元仙杖图》。

  后来,有多家博物馆想购买此画,当犹太古董商想用原来的六幅画换回,见王季迁不同意,便把王季迁告上法庭。官司一打三年。最后法官问王季迁懂不懂中国画,王季迁回答说不懂,问对方时,对方说懂。法官当庭宣布王季迁胜诉,因为懂画的人不可能拿真迹来换假画。

  逸闻

  因“胆大太妄”私取画轴 被吴湖帆“特别训之”

  王季迁曾经在《吴湖帆先生与我》一文中写道:“有天,在苏州护龙街一间裱画肆中,偶然见到吴湖帆先生的大作,其画面上笔墨之清润,结构之精妙,顿时吸引了我……我去上海嵩山路拜见了湖帆先生,当时湖帆先生态度极其亲切,他索看了我的习作,便连连点头,认为我的笔路和他有几分相近,即破例的录为弟子,其时吴先生还没有收过学生,我是‘开山门’第一个。”师生结缘,冥冥之中似乎前世已定。

  吴湖帆作画和赏画讲究神韵,讲究画家个人的综合素养。神韵和素养从何而来?他曾在《丑簃画说》中云:“多在名画中求之,多在读有用书中求之,亦可在人生观念中求之。”王季迁在文章里也写道:“平日,吾师不教人作画的,只教人看画而已。由于他已成了大名,国内各藏家收到什么名迹,多数会携件来谒请鉴定,他每次看非常仔细周详,有时把它挂在壁上,向我一一指示要点,并共同斟酌。这样我得以追随几席,诚属获益非浅。”

  有次王季迁想购藏一件王时敏至精山水轴,因索价千金而嫌其贵。他就携此画让吴湖帆鉴赏并定夺。吴即将自己收藏的恽寿平《九芝图》交王季迁去出售,得款“以让贴换”。吴湖帆在日记中云:“此亦玩古画中雅话。”

  吴湖帆这位“平日总是满面春风地微笑”的老师,某次因一事对王季迁勃然大怒,严斥痛骂。1938年2月23日,吴湖帆在外应酬回家,发现壁上悬挂的一幅倪云林画轴不见了,急忙询问家人,知是王季迁自行取去。他马上打电话让王季迁立即取来。在第二天的日记中记道:“午前季迁来,被余大骂一顿。不告取物,索必取归了事。季迁接近浮滑,遇事轻率取巧而不负责任,故迫令取归。以儆其藐视事端也。余素不轻易骂人,且小节不拘,此次因其胆大太妄,故特别训之,然余自恨平日太纵爱之也。”

  • 发表评论
  • 最新点评
  • ·匿名评论评论 点评: 中国艺术品市场将迎来新的高潮期
  • 第二,随着电子金融商务的快速发展,由少数权威机构定价控制交易市场的现象会被市场需求定价,公众普片参与
  • ·匿名评论评论 点评: 中国艺术品市场将迎来新的高潮期
  • 在我看来,艺术品市场走好,除了上述原因外,第一,还应看到随着我国在世界上的逐步富强,民族文化自信会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