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zhuokearts.com 2016-05-14 新闻来源:卓克艺术网
艺术家:季学今 、 
扫描二维码进入本新闻手机页面浏览

著名作家 鲁彦周

   我不懂画,更不懂中国画,但是我很喜欢画,因而也很注意画坛上的一些说法,甚至一些争论。
   现在评画、评画家,讲继承,讲创新,讲画的功力,讲笔墨的气韵很多,这些当然都是必要的,但是我以为评画和画家首先还是画家的素养,是画家的精神,是画家的个性,是画家这个人,然后才是功力、表现力。素养,精神,个性,是紧密相联的,是画家的先天的素质和后天的磨练的相结合的结果,一个画家既有先天的秉赋,又有后天的素养和丰富的生活经历,才能有创造的基础。
   画家,创作上到达一定程度,我以为主要就是看画家本人的素养,并由此而产生的精神、情怀、然后才是笔墨,才是技巧,这些因素综合而成为一个大画家,成为一个有个性有鲜明艺术特色的画家。
   中国的国画,山水、花鸟,工笔、写意,发展到今天,可以说是已经在超越前人,各种流派多姿多彩,大画家及其佳作也不断出现,这是当今画坛的主流,但也无庸讳言,中国画的流弊也有相当的暴露,这就是许多画和画家的雷同,你看到的几乎是千画一面,山水相同,花鸟无异。不少画和画家已经走到尽头,你所看到的也只是笔墨和技法,是水、墨和色彩,除此你很难看出画家的个性,看不出他们把自己的情感投进去,画面和笔墨漂浮,或者表面上似乎充满新意,但是却看不到画家的灵魂。因此你看到的只是一幅你似乎习见的画,看不到使人产生震撼力的精神的渗透,我以为这是中国画的真正堪忧之处。
   画家之所以成为艺术家而不是画工,他是把自己的灵魂自己的心灵全部投进到画中去,他用笔同时更是用心灵来作画,他必须把自己的抱负,把他对于山河,对于大自然的爱投进去,他是作画但更重要的是他是有所寄托,有所感而为之,这点画家是和诗人相同的,古人云:诗言志,画家不仅言志,他还在以毕生的精力,追求一种境界,一种人生的体验,他必须把自己的灵魂铸入到笔墨中去,这样才是艺术家。
   最近我读到安徽画家季学今先生的画,才产生了上述的一些感慨,这种感慨化为议论不一定正确,但是它毕竟是我自己的认识,是从季学今这个画家和他的画而来的,是我读他的画的真实感受。
   我认识季学今可以说是很久了,对他不能说是十分了解,但是他的经历我大体上是明白的,他应该说是属于有坚强个性的自我努力并不断克服自身条件限制而终于成长起来的画家,他的人生道路是艰难的,他有自己的负担,有生活的沉重的压力,但是他却能克服自己的不足,他敢于并勇于到最艰苦的地方去,他在西藏就待了很久,经历了高原风雪的洗礼,在西北他踏遍了黄土高原,在我们的江南他经历了佳山佳水和文化深厚而宁静的乡村。他在艺术学院学西画的,但是他却又有长期的摄影经历,他是画家同时他又是一个很有素养的摄影师,他在西藏深入到一般人难以到达的最偏僻最险峻的地方。他自己曾说:“当我第一次踏上这片神奇的土地时,我便陶醉在她的怀抱中,无论在严寒的藏北草原,还是在雅鲁藏布江的原始森林里...... 不论是步行还是骑马,条件再艰苦,都作画不辍。”他不仅作画,他还摄影,他不仅用照相机还用电影摄影机,拍了大量的静止的或是动态的画面,他是一个有心人,他以一颗艺术家的心灵,热爱并猎取大自然中一切最美好最有诗意的东西,同时他又接近人民,他忍受着常人难以忍受的艰苦,亲近和了解大自然中的奥秘和人民的生活状态。他早年的几乎是用生命的投入,到了中年自然就开始开花结果。
   季学今主要是画中国山水画,但是因为他的经历,因此他的中西画都有实践经验,特别是他的对于大自然的热爱,像我在文章开始所说的,他是用灵魂的全部投入来生活来作画来亲近自然,所以他的画决不像是我们通常所习见的中国山水画。
他的画是独特的,他确实不同于现在的那些似曾相识的山水画。
   季学今的山水画从技法上说,他已经打破了一般中国山水画的模式,他既有西画的构图、透视,光和色的渲染,又有中国画的传统笔墨气韵、线和水的交融,他的画是美的,是渗透着画家的深情的,然而他的画还是地道的中国画,是极具新意又饱含诗情的中国画,例如他的《西北行》组画,他的《登昆仑兮食玉液》他的《峡江幽趣图》等等,都是不同于一般,极富有特色的。
   季学今的山水画,有一种难得境界,这种境界也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艺术境界,是最难达到的,没有先天秉赋后天努力和全身心的投入,是达不到这种境界的,没有他的西画底子,没有他的青藏高原的生活,没有他的素养、情怀和诗的气质,他是达不到今天这种境界的。当然,季学今在画界的知名度目前还不够高,还没有成为大师级的人物,但是对此我们决不能短视,季学今只要沿用他现在的道路走下去,并不断开拓自己画风,加强自己的实践,展开视野和大胆创新,他的明天是未可限量的。

2001年9月18日
于合肥科学岛

 

  • 发表评论
  • 最新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