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鸿信2016春拍丨陈半丁藏董其昌作品的真相
http://www.zhuokearts.com 2016-07-25 新闻来源:卓克艺术网
相关拍卖公司:中鸿信
扫描二维码进入本新闻手机页面浏览

   中鸿信2016春季拍卖会,将延续中鸿信品牌专场“饕餮——中国古代重要书画专场”,推出“饕餮﹒行于楮墨——董其昌书画作品”专题、“世家元气——中国近现代重要书画专场”、“津门艺匠——孙其峰书画作品”专题,更有数百件中国古代及近现代书画作品呈现于中鸿信2016春拍,可谓精心遴选,只待君赏。
此次春拍重磅推出饕餮·行于楮墨——董其昌书画作品专场
   董其昌,历经三位皇帝,叱咤一生,可谓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为官期间从未被剥夺过官职,际遇完全与当时动辄得咎的官员不同,在仕途经营上可以说相当成功。但他并不甘心于政治上的如鱼得水,他在书法的造诣追求上更是傲视晚明,其书法不仅被誉为独步明朝三百年,更有推为羲之、献之伯仲,无论是个人艺术造诣或是历史定位,都获得极高的成就和肯定。此专题集董其昌近十件精品,囊括早中晚三个时期,实为难得。
   尤为一提的是有幸征集到三件陈半丁藏董其昌作品
   陈半丁嗜书画入骨,一生画笔不离手,94岁病中还在挥毫、篆刻,可谓至老不休。陈半丁同样也酷爱收藏,收藏体系甚是庞大。本次中鸿信2016 春拍有幸于陈老儿子陈燕麟先生家中征集到半丁所藏董其昌作品,可谓甚精甚妙。中鸿信拍卖总经理王士建先生在陈燕麟先生家中得知,本次征集到的董其昌《枯木寒林》曾被前翰海拍卖总经理秦公先生属意,并多次到陈老家中想将此作收为私藏,但由于种种原因,未能如愿,如今此作现身中鸿信2016春拍,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224董其昌(1555-1636) 求米得米卷
手卷 金笺水墨
说 明:
1.陈半丁旧藏;
2.故宫退回作品。
26×127cm
   董其昌《求米得米》山水手卷为董其昌仿米家山水的代表作,董其昌自谓:『吾尝评米字,以为宋朝第一,毕竟出于东坡之上。即米颠书自率更得之,晚年一变,有冰寒于水之奇。』足见董其昌对米芾的推崇。董其昌不仅在书法上汲取米芾精髓,同时在绘画上也同样取法米芾,曾作仿米家山水多幅,但是董其昌的天才之处就是其虽是临米但是绝对不似米。用陈半丁的题跋说就是『求米得米』,『似米但不是米』『以米求米』。其作品不是一味的照猫画虎,而是融会贯通,作品有其自身风格。米芾与其子米友仁创米家山水画法。山水皴法用细墨点点皴,犹如米点一样,世称『米家山水』。因董其昌极力推崇南宗贬北宗,认为南宗米芾的文人画应该成其继承和学习的对象。
   本幅董其昌完全用『米点』皴法将一幅云山雾水的书卷画得极为生动。全幅『米点』点山、点水、点树,亭台楼阁用线描出。画面崇山峻岭、茂林修竹、曲水流觞,云山雾水。笔墨浓淡适宜,阴阳向背,画面首尾呼应,全幅描写山中隠寺,夜深人静,我们也许还能听到那涓涓细流的声音,听到那幽隠于山中的古寺敲出的那幽邃的钟声。『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也许正是此情此景。

225董其昌(1555-1636) 枯木寒林
立轴 纸本水墨
说明:
1.陈继儒、陈半丁递藏;
2.故宫退赔作品
125×65cm
   董其昌《枯木寒林》通篇不设色,全以笔墨气势取胜,笔致墨韵,拙朴秀润,神气充足。画中山水树石,秀逸潇洒,具有“平淡”而又“痛快”的特点。从这幅画中可以看出,董其昌师法倪瓒,融会贯通于自己的画中。他注重传统技法,功力深厚。他曾说:“余画与文太史(征明)较,各有所长,文之精工具体,吾所不如,至于古稚秀润,更进一筹矣!”这番话,正好说明他在师承古法,继承传统方面,有扎实的基础。当时,有些追随者对他评价很高,认为:“烟云流润,神气俱足,而出以儒雅之笔,风流蕴藉,为本朝第一。”
   此幅画中,董其昌用笔生动潇洒,蕴秀雅美,无丝毫雕饰之气,而墨色层次的变化,更有一种韵致与风华隐含其中。此外,构图疏朗,前景与后景的照应安排,暗合云林(倪瓒)遗趣。画面的前景作一隅坡脚,缀以数块丘壑。坡壑上有几棵老树参差而立;后边高峻,错落有致,烟云流动,充塞渚岸,静中有动,耐人回味。烟泽萦绕,隐入天际,可谓是妙造也。董其昌写得一手好字,善于把书法渗透到画法之中,从而使他的画更显清润明秀,具有文人画的显特点。陈半丁旧藏此作,并题边跋“思翁画以北苑为师,名重山岳。此与倪高士争席,元气淋漓,用笔超逸,恐迂翁未可胜耶!余观董画多矣,数十年所庽目,以此为冠。丁丑冬月世风恶劣,终日于卷舒亲密聊寄生息。半丁年记。”陈老称此为数十年所见董其昌之最,可见此作之精妙程度,愿识者宝之。

226董其昌(1555-1636) 鬆泉深居圖
立轴 纸本水墨
说明:
1.陈半丁旧藏;
2.故宫退赔作品
96×48.5cm
   董其昌《鬆泉深居圖》,画面描写陕西西安香积寺一带的山水林泉之景,画面两段构图,上面画崇山峻岭,急流飞瀑,巍峨山势之中隐约现一高人隐居之所,画面有『蝉噪林逾静』之感,下方画苍松巨擘,错落有致大小松树数棵,上下景用湖水相隔,近处几棵松树特写占据画面主体。上方留白处董其昌自题款识:泉声咽危石,日色冷青松。为荩夫老亲家画,玄宰。『泉声咽危石,日色冷青松。』为王维的诗句。王维有诗《过香积寺》『不知香积寺,数里入云峰.古木无人径,深山何处钟。泉声咽危石,日色冷青松。薄暮空潭曲,安禅制毒龙。』意思为早闻香积寺盛名,却不知在此山中;入山数里,登上了高入云天的山峰。这儿古木参天,根本没有行人路径;深山中,何处传来隐隐约约的寺钟。俯听危石的流泉,轻轻地抽泣哽咽;山高林密不透日影,松荫寒气犹浓。日已将暮,我伫立在空寂的清潭边,有如禅定身心安然,一切邪念皆空。董其昌借王维诗意把画面的静谧表现得非常生动。而我们亦通过董其昌的画笔彷佛跟随着王维游览了一遍陕西西安香积寺。香积寺坐落于陕西西安城南长安县韦曲西南神禾原上,为中国佛教净土宗祖庭之一。寺院处于橘河与高河的汇集处,面山临水,东南邻近景色优美的樊川。通过王维的诗句和董其昌这幅画我们可见这里是一处远离人烟、古木参天、流水淙淙的幽静之所。

  • 发表评论
  • 最新点评
  • ·匿名评论评论 点评: 华东文博城6月2日盛大试营业
  • 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