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潮后文墨风-学斌雕塑二义谈
http://www.zhuokearts.com 2016-08-01 新闻来源:卓克艺术网
艺术家:李学斌 、 
扫描二维码进入本新闻手机页面浏览

   马钦忠(马钦忠,著名策展人、艺术批评家、中国美术学院等多所院校客座教授。)
   学斌年青有为,勤奋踏实、低调谦和。喜乐忧惧、得失之间,皆以其敦厚涥朴之笑应之。想来其酸苦均默默独饮。得其友,终身对酌,敞胸畅情,无虞耶!
   然于其创作及练艺之求索,俨然丝毫不勾。素描速写,挚如初学之痴。水墨书法,一往情深。雕塑乃其艺事主业,更是课业苦修,古典的、民间的等等造型方式,皆下深功。治艺之诚,可谓模范。
   余与学斌交往二十余载,情真切致。对其作品印象最深者,乃其雕塑也。前十年,时尚流韵,潮而不俗;后十年,浸润文人画而转化为当代雕塑的本土魅力的探寻。
   余故以“时尚潮后文墨风”名之。
   先说前十年之“时尚潮”。
   法国哲学家德勒兹对诸多新时尚领域提出了富于启迪性的解释。如他对一款电玩游戏产品《吃豆人》的解读,你可以待在家里,一边饥肠碌碌,一边玩着这款游戏,痛快淋漓地享受暴饮暴食的口腹之欲,而不必担心减肥的压力。他的意思是现代社会生产了各种各样的满足时尚的产品。它们的本性即是现代社会的象征性满足和符号的观看性满足。网上视频和电影院、手机端游戏之成为一巨大产业,即此证明。
   学斌创作的《红苹果》系列,或者有些这方面的意味。她们挥动着手上的红苹果,摆出让人窥探性的形态,几分自信,几分自恋,几分期待。手上的苹果作为特具暗示性的符号,智慧果、时尚果、食用果一应俱在。而人物动态十分样式化,妖娆的、夸张的、木纳的时尚杂志上的版本。而表情大致相近,一付任凭自己醉去的样子。
   我忖度,学斌要说些什么呢?学斌非时尚潮人,行为合度,衣着朴素,甚至可以说乃是中规中距。那是不是这恰好证明更本真的状态?!学斌不是概念艺术家,也不长于用艺术造型讲述社会问题。面对如此样式的流行审美,学斌乃惑醉俱存。“惑”者,或许这种挑逗而欲求观看的诱惑之举。“醉”者,在学斌的雕塑手艺的揑、塑之间的确找到了那种艺术特有的形式美感。对此,对比他几件《红苹果》人物的头发处理,即可明白。换句话说,时尚的即时之美,学斌也一并融于他的视觉体验,那种即时之美伸手可触却又瞬间流过,总是给迷恋者一种追逐之感,亦是当代生活的一道亮丽风景。学斌给予了它们一种恒定的形式,慢嚼慢品,亦可如陈酿之味也。
   次说学斌后十年的“文墨风”。
   记得若干年前,学斌给我看了他勾划的一些以传统山水人物构思的雕塑方案稿,并说了他欲求从中国传统中探索雕塑的当代形式。我己完全不记得我当时是怎样说的。今天呈现在我们面前的这一系列作品,足可称为佳构。
   在雕塑越来越不是雕塑并以此为时麾之时,雕塑该如何面对,学斌交出了他的思考。
   依据程式,用雕与塑技法,表达某种可视世界的物象,创新瓶颈自然难以克服。加、减、掏、挖、拼、焊等等技法均出诸多精彩作品。学斌的做法简单而直接,把中国山水画的文人画一路引入他的雕塑思考。在我看来,思路一是时间空间化,二是物象虚拟化。所谓时间空间化,是把山水画的时间节奏集中为一个意趣场景,流动的时间在作者架构的山、树、水、云之间相互诉说,静默无语却又意境无穷。而物象虚拟云云,乃上一义表现之方式。山水画之人物,人物乃一元素耶;纭茵雾霭古木苍藤之中出此澄神之人。学斌的人与他的山、水、云、霭皆为其愉神之道具,枕山驾雾,神思于天地间。
   庄子《逍遥游》所云之境?
   学斌无须答我。亦无须向他人解释。读之清爽安神,亦此意最佳之释。
   当下吾境无有他例,此学斌之功耶。愿学斌沿此路径,拓出一片宏天伟地。
   祝贺学斌!

  • 发表评论
  • 最新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