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将要去往哪里?
http://www.zhuokearts.com 2017-01-05 新闻来源:大眼圈艺术
艺术家:陈远波 、 
扫描二维码进入本新闻手机页面浏览

   我曾经对巨大的人流量有很深的恐惧感,每个人都行色匆匆,有时甚至是看不到表情,巨大的人流像是可以构成一个时空,扭曲着产生巨大的力量,人显得如此的渺小,轻易的就可以被卷入不知名的空间,这估计是出现在我的梦中最恐怖的一个场景。
   然而始终让我最佩服的就是每个人似乎都已经明白自己接下来的路,义无反顾的冲向一个方向,然而事实真的是如此吗?
   叔本华一辈子都没有找到悲观主义循环的出路,昆德拉说:“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微笑了”,明显不相信人类选择智慧的宽容性,海子留下“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惆怅的希望怆然离世,虽然写过很多很多温暖的作品的宫野圭吾,一部《白夜行》的触底绝望却才是永远的代表,这么多人都想不明白的事情,我们真的能够明白吗?

   选择永远艰难,带着未知的恐惧,而当你连可选择的选项都没有的时候,你又要如何自处?
85年出生的陈远波已过而立之年,但他却有个系列作品叫做《何去何从》,他记录下地铁站,火车站人们匆忙的脚步,风尘厚积的身影,讲述一个个关于去往来回的故事。这往往不是一种对迷茫的逃避,而是一种对时代的思考,对活着这件事试图真正的负起责任。


 

陈远波《何去何从》系列作品

我与我的故事
就像我与我的行李
与我如影随从
却从不知道
所谓的远方有没有迎接我的希望


我们的分别
看似是别无选择时间紧迫
对你将要去的远方
我无能为力也无从知晓
我的温柔,愿你还记得


我们从不曾相识
我们不知道对方的名字
我们保持着不一样的姿势
怀着不一样的心思
但我们都为了某个远方舟车劳顿


你的微笑与我毫无关系
我的未来藏在我的手中
我选择了与你相反的方向
不同的种族性别年龄就这样汇聚在一起


等待有时候对我们来说
反而成了最甜蜜的期待
因为不确定搭上分离的列车后
下次见面的时间为几何
但我们仍对此心怀蜜糖


我看着这匆忙的世界
洒满着鲜艳的颜色
只是它太过的绚烂
有时我不太能明白它如此绚烂的意义
以及我属于哪一种颜色


我与你走过的路
像是盗梦空间坍塌的层阶
过去无从探寻
未来,无从知晓


奔跑的自己
是否跑得过风一般疾驰的列车
它似乎要跑到另外一个空间
像我招呼着
却似乎又离我越来越远


我们顺着指示寻找出口
或者是下一班要搭乘的列车
从不曾思考这样做的正确性
未来是否真的就在那不远的前方
我是否应该回头
然后,重新再来过


有时候的我们
孤单的近乎可怜
隔离自己的世界,忘记外界的声音
然而终究是要踏上那辆准点儿来的车


   陈远波喜欢描述各种车站的场景,这短短的一瞬间,包含着关于生活,关于记忆,关于时光流逝的思考,这短短的一瞬也可能包含着追求自身价值的那一瞬坚持的难能可贵,或者对自己现状苦恼的无能为力,然而时空永远是在流动的,他不可能为了某个人的意志而停滞,远波老师画作中的形象与空间的扭曲恰恰就表现出了这种动态,他虽是在表现个人意志的主观性,却又在不经意间流露出一种对宏观世界的把握。
   很多人喜欢问:接下来干什么,然而什么叫接下来干什么,为什么所有的事情都要有接下来呢,何不顺其自然。女排时隔12年再次打进奥运会决赛,感动了很多人,他们曾经失败,遇到挫折,但他们方向似乎显得简单而单纯——当你遇到最大的挫折,看不到前方,甚至不知道往哪走的时候,往胜利那儿走。
   当然,关于我是谁,我们从哪里来,我们又将去往哪里,永远是个艰难的问题,不然高更也问不出来这么矫情的问题,还为此画了一幅画。
   但是,普希金却说:我们原是自由的鸟儿,飞去吧,飞到那乌云背后明媚的山峦,飞到那里,到那蓝色的海角,只有风在欢舞,还有我做伴!
   亲爱的们,愿你们灵魂自由,撒欢打滚,百无禁忌!

  • 发表评论
  • 最新点评
  • ·匿名评论评论 点评: 张文殊——书法作品赏析
  • 文质斌斌,斯为君子。张老师画如其人,长于古文诗赋,同时亦擅风水命理,可期大成矣。所作荷花系列最得莲之
  • ·匿名评论评论 点评: 俄罗斯油画:暗流涌动潜力股
  • 这幅油画,真美~~~~~~~~~~~~女孩在刚毅的眼神下,有一种难以言表的魅力,让人无法抗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