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小时直播一位青年书画家的日常生活
http://www.zhuokearts.com 2017-01-11 新闻来源:视觉中国
扫描二维码进入本新闻手机页面浏览

1月9日,上海双年展直播了一位年轻画家的普通一天,其背后有何意义?

2016年被称为网络直播的元年,吃饭、做饭、睡觉、唱歌、打游戏,你所度过的百无聊赖的日常皆可直播,有专家认为,群体性孤独使得直播“无聊”成为一种生产力,就连无名女主播的睡觉直播也能斩获千上万粉丝。1月9日,上海双年展附属项目“51人项目”也推出了一项直播活动,“十四小时直播:十年如一日的青年书画家的一日 ”。被直播的赵振璧是一位年轻的传统中国书画研习者。
将画家个人化的创作和生活暴露在公众面前,意义何在?当画家的日常也成了一场直播秀,为画家的艺术创作带来的是什么?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也随好奇的观众一起,围观了这场直播活动。
14小时围观书画家日常,会无聊吗?
赵振璧是个80后,2005年从中国美院国画专业毕业后,曾经短暂入职,此后回到上海专职创作。在赵振璧看来,国画就是日常修炼。他每天六点起床画画,不太喜欢出门,很少社交和参加展览,严格规划自己在家中的时间,进行自我训练。他的中学同学徐杰用直播的方式将他普通的一天展示出来。
大约8点左右,直播开始,看得出这是一个毫无“剧本”的日常场景,相比于其他直播“房间”内有策划的音乐直播,赵振璧的直播画面中,常常只能看到他在房间内走来走去,或和家人、朋友闲聊,偶尔停下来在桌前写字、画画,临近中午,甚至有相当长一段时间直播烧饭、吃饭的情景。即便这样,“房间”里依然有一两百人在围观。
午饭后,该项目策划人徐杰登门,直播渐渐进入正题。徐杰对赵振璧进行了简短的采访。坐在镜头前,赵振璧开始有些紧张,直到被问起考入中国美院的经历,他才渐渐流露出自信,甚至还记得当时的考试题目是“春到江南花自开”。
赵振璧从小喜欢中国画,即便长年在家闭门不出进行创作,他的父母一直很支持他。徐杰介绍,传统中国画里年少成名的很少,很多画家都是六十岁以后才能举办个人展览,这个圈子的著名成功案例大都“大器晚成”,这也给了他们坚持下去的信心和希望。
以下为徐杰与赵振璧的部分对话内容。
问:在中国美院经过四年大学学习有何收获?
答:大学主要教给你基本学习、创作方法,如果要在创作上有所提高,还要根据之后的发展和研究。
问:通过四年学习,寻到自己的方向了吗?
答:当时没有找到现在的方向,还是老师的风格,现在慢慢摸索,找出自己的一点点风格,这其中有个过程,不是很快。
问:十年如一日的坚持,乐趣在哪里?
答:创作出好的作品,给人以审美享受。中国画的道路很漫长,肯定有要坐冷板凳的功夫,但苦中有乐。
问:十年创作里面,能体会到自己的进步么?
答:能,不过速度有快有慢。自己创作的作品水平自己会知道的。
问:预计艺术到高峰要到什么时候?
答:大概到五六十岁。
问:如何抵抗现代社会的迅速发展,在商业、物欲横流中做到心态平稳?
答:从事书画、篆刻艺术尤其需要时间积累,不是速成的。我就想要多创作出精品,其他不多想。
问:这一步步是原来构想的吗?
答:有出入。以前想到专职画院当画师,还要看今后的发展。
问:想过放弃吗?
答:没有。
问:过去文人的生活环境和时代很不一样,作为一个现代人,怎么进入传统,会不会有隔阂?
答:心静下来。中国画最讲究笔墨。笔墨功夫来不得半点讨巧,没有捷径。
问:对后面的五、六年有什么规划?
答:先把自己的创作搞好。
下午,赵振璧继续他的创作修炼,他一气画了很多花鸟作品,还应观众要求画了牡丹。围观群众里,有人萌生了要跟赵振璧学画的念头。但在漫长的直播时间里,创作占据的时间仍不算多,14个小时,会有观众看完吗?仅仅看生活日常,是否太无聊?

14个小时可能没有观众会看完。”徐杰表示,两三百的围观人数已经比预想好,“我原先预计没人看。”不过,他并不觉得这样的直播内容“无聊”。“这是一个艺术项目,观众看直播,是各取所需的状态。你想看一会儿就看一会儿,愿意过几个小时再来看也行,他的生活就是这样,不会像电影一样好看。”

   “我们本来也担心没有人对围观一个画家画花鸟和一个寻常家庭的日常生活有兴趣。”负责“51人”项目的第11届上海双年展策展组成员陈韵表示,赵振璧的直播一日有点类似于艺术家工作室开放日,选择网络直播并不是为了制造话题,而是因为客观所限:赵振璧家里塞不下那么多观众。“51人项目”就像关于现实人生的51出戏剧,给本次上海双年展主题 “何不再问:正辩,反辩,故事”提供了51个故事,以及更多可能性。“如果说看一位画家的日常生活有些无聊,那其他很多直播内容也挺无聊的,可能这里还有一种特殊的无聊感吧。”
   直播不能成为画家出名的方式
   既然预计无人观看,那这场直播的意义何在?
   “我们想通过这场直播让更多人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人在用自己独特的方式进行日常修炼。”徐杰说。陈韵也认为,赵振璧的可贵之处在于,“作为一个年轻人执着于传统书画,十年如一日,不求闻达。”徐杰谈到,赵振璧在创作上非常严谨地恪守传统,他如果要题一首诗,会翻两三本字典来回校对,因为他不太用“新技术”。篆书、隶属怎么写,诗是不是符合格律要求,他都一丝不苟。即便如此,对他的关注和品评始终寥寥。“传统艺术需要有人原汁原味地花毕生精力去延续,如今这样年轻的继承者比较少。”徐杰认为,在这种层面上,直播赵振璧的一天有了意义。
   不过,也有一些年轻书画家并不认同这样的日常修炼方式。画家庞飞认为,书画不是修炼出来的。“除了基本训练外,还要有经历、阅历、见识和机会。”画家徐旭峰提出,只是为画而画,就和艺术本身的趣味性产生了隔阂。他认为,赵振璧可以作为个案,但不能代表画家群体。“这样做艺术的形式有些极端。我认识的一些画家朋友同样一门心思做学问,但没有和社会脱节,反而活跃在各个学术层面,艺术需要群体带动,才能往前发展。”
   俆杰坦言,赵振璧不善交际,这也导致他在圈里乏人知晓,希望通过直播排除他的人际交往障碍,吸引更多人和他交流。但他否认直播是为了“炒作”赵振璧,“今天最多也只有两三百人看,而且51人项目是双年展平台,并不是针对传统艺术的受众。”
   赵振璧会因直播走红吗?“走红估计不可能,不过,类似这样又偏又专的人才要在商业社会找到自己的定位,需要朋友帮衬,也需要更长时间进行观察。”徐杰认为,直播是一个很好的媒介,过去只有电视台才有这样的传播权力,如今,每个人都能自我直播,也产生了一些颇为无聊、无趣乃至庸俗无下限的“直播经济”,如何在其中注入文化艺术的清流,值得思考。徐旭峰介绍,如今也有部分80后画家会玩直播,但直播只是他们打发无聊的方式,比如一边画画一边和人聊天。“用直播的方式表现绘画,或者属于行为艺术,或者属于影像艺术,与绘画语言本身不产生关系。画家可以玩直播,但不能把直播当做出名的方式。”徐旭峰说。
   艺术,终究还是得靠作品说话。

  • 发表评论
  • 最新点评
  • ·匿名评论评论 点评: 不解之结---陈宇飞作品展序:
  • 自心对所认识的陈宇飞教授的行为、表达很赞叹,但所识的还是很单向,感谢您的文章,利于我对周遭的认识。
  • ·匿名评论评论 点评: 张文殊——书法作品赏析
  • 文质斌斌,斯为君子。张老师画如其人,长于古文诗赋,同时亦擅风水命理,可期大成矣。所作荷花系列最得莲之
  • ·匿名评论评论 点评: 俄罗斯油画:暗流涌动潜力股
  • 这幅油画,真美~~~~~~~~~~~~女孩在刚毅的眼神下,有一种难以言表的魅力,让人无法抗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