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宫将为修缮工匠解决北京户口 大量更换展品
http://www.zhuokearts.com 2017-02-09 新闻来源:政知局
扫描二维码进入本新闻手机页面浏览

单霁翔

周一闭馆时的故宫周一闭馆时的故宫

  音量不高,但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语速很快,除非一个话题结束,否则鲜有给其他人插话的机会。而他所有话语的核心都离不开一个字:新。
  从今年开始,故宫在保护和继承“官式古建”上将采取新的制度:培养、考核并最终留用故宫的修缮工匠,逐步为其解决北京户口问题;为了解决“展览是故宫的短板”这一现状,今年,故宫将大量更换展品并且开放新的展览区域……
  也许,在新的一年里,故宫和单霁翔都将会面临新的考验。
  故宫的人才储备够吗?
  政知局:据我所了解,故宫古建筑修缮面临着人力物力的双重挑战,一方面市场上传统古建材料的品质难以保证,另一方面修缮技艺传承方面存在危机,身怀绝技的古建工匠越来越难寻觅,这似乎意味着故宫在古建筑保护与传承方面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难。
  单霁翔:故宫古建筑在建造、维修的过程中,形成了一套完整的、具有严格形制的宫殿建筑施工技艺,被称为“官式古建筑营造技艺”。故宫博物院拥有专业的修缮队伍。这支队伍成立于20世纪50年代初,陆续进行过600多项古建筑修缮工程,积累了丰富经验和档案资料。
  但是,2010年,故宫古建筑修缮队伍解体,因为古建筑修缮工程在现行的财政管理体系中被视为一般性的土木工程,采取公开招投标的方式确定施工单位,造成一系列保护和传承方面的问题。如此下去,“故宫官式古建筑营造技艺”将面临“人去艺亡”的严峻局面。
  当时在制度层面,我们遇到哪些困难呢?
  单霁翔:故宫博物院现有木、瓦、油、画、石等各项作业的专业技师大都具有30年以上的从业经历,具有丰富的专业技能和实操经验,绝大多数已经接近或达到退休年龄,仅2016年,修缮技艺部退休的古建技师就有7人。按照有关人事制度规定,他们属于工人身份,不能够返聘工作岗位。
  近年故宫博物院为了使官式古建筑营造技艺得以传承,面向社会公开招聘了15名年轻人,按照“三年零一节”的学徒方式,制订较为详细的从“应知应会”到实际操作等培养计划,以口传、心授、手教的形式随同师傅到施工现场边干边学。
  通过近四年师徒的共同艰苦努力,这批年轻人已经分别掌握了官式古建筑营造中多项操作技艺。但是目前进入事业编制的人员需具有北京市城镇户口,受户籍制度等政策限制,他们很难获得事业单位编制而成为故宫博物院正式员工,因此面临人才流失的状况。
  现有古建筑修缮工人中,受过专业技术培训的不足1/10,修缮队伍技术水平普遍下滑,由于修缮队伍缺乏专业知识与基本技能,在施工操作中表现出种种不规范。不但与故宫官式古建筑修缮工程的应有质量相差甚远,而且使传统营造技艺传承难以为继。
  今年新实行的制度如何解决这个问题呢?
  单霁翔:故宫的这些官式古建营造技艺老工匠们默默无闻,应该明确师承制的这种体制,给他们一定待遇,走出故宫自己的一条路来,要让这些老师傅承担起故宫修缮工程把关指导的角色,才能使我们的修缮确保质量。
  好消息是,故宫面临的“制度困境”经过政协提案与多方呼吁,这一情况引起了国家领导人的高度重视。目前,以上状况都获得不同程度的解决。在多方协调下,7位师傅目前已经全部返聘。故宫建立特殊人才选聘制度,对于经过系统培养的保护传承人员,经过严格考核后,可以不受户籍制度限制,作为专业亟需人才加以安排使用。
这些传承人员的身份是什么?不受户籍制度限制是否意味着他们会有北京户口?
  单霁翔:这些传承人员的身份是工人,只要他们经过考核留在故宫,我们就给他们解决北京户口问题。
  我们的人才储备盯得上吗?
  单霁翔:我们的办法是老员工现在大量退休,过去一些老员工的重复性工作,比如售票、验票、安检、食堂……这些有500多人。现在,我们把这500多个岗位社会化了。通过招投标,由社会公司来做,由此腾出500多个名额用在我们最需要的技术岗位和专业部门。
  一部《我在故宫修文物》的片子使大量的学子希望能到故宫来参与到修复工作中。我们最多一年应聘故宫的有18000人。因此我们抬高了门槛——一流高等院校硕士以上的毕业生。这样的我们的录取可能性会比较大。
  他们报名以后,我们会进行系统的培训,因为他们离故宫学者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目前来看,进入故宫的百里挑一的年轻人非常珍惜这个岗位。工作比较稳定,虽然我们工资不高,但他们接触的都是国宝级的文物,他们有一种自豪感。
  180万件藏品 有多少能与观众见面?
  政知局:对于藏品总数超过180万件的故宫博物院,当前展览的呈现仍旧不能满足观众们的期待。您认为如何应对庞大的藏品数量与当前有限的展出品之间的落差?故宫展览策划的思路又是怎样的?
  单霁翔:按照故宫博物院目前展览的情况,每年展出的一万多件藏品,与180万余件(套)的藏品总量来说确实太少。经过故宫博物院的努力,这个情况出现了重要转机。一是经过7年的文物清理,文物藏品总目得以向社会公开。二是故宫博物院开放面积也将不断扩大;三是“平安故宫”工程北院区项目中,新的大型博物馆设施正在规划建设中,未来可以解决院藏的大量大型珍贵文物(如家具、地毯、巨幅绘画、卤簿仪仗等)因场地局限而长期无法得到及时、大规模的科学保护和有效展示的问题,同时把传统文物修复的技艺,也即非物质文化遗产展示给公众。
  过去我们专题展览更换的展品比较少,一个展览十年八年不更换展品,今年我们要大规模地更换展品,使更多的文物能够与观众“接触”。
  另外,我们要办综合展览,包括我们去外面、各省市和国外的展览,我们不是只用一类展品,好比铜器、锡器……而是构成一个时代,一个历史、一个故事的综合情景。
  在未来,我们要关注一些过去人们忽视的展览题材。比如我们正在东华门下布置石刻文物展厅。今年底,开放可能是世界上最长的家具库房——南大库,将展出2400件人们从未见过的明清家具。
  在香港,故宫文化博物馆筹建以后,很多精美的文物和展览可以到香港持续展出。在2月份,我们还将在厦门鼓浪屿建成故宫博物院的外国文物展览馆。
  故宫“一把手”与黄牛怼上了
  听说您曾经被故宫里发小广告的人骂过?当时什么感受?
  单霁翔:我走在故宫的开放路线里,总能看到那些发小广告的和黄牛党。他们后来也认识我了,看到我就互相传“那个老头是院长”。我觉得这些发小广告的和黄牛党破坏了游览秩序,决心治理。但这些人一开始是很猖狂和肆无忌惮的,你触动了他们的利益,他们敢当面骂你,但为了游客的游览秩序必须要治理,不能怕挨骂。
  几年过去,您认为参观者获得他们的“尊严”了吗?
  单霁翔: 在我上任之初,每到节假日远道而来的观众们最头痛的问题就是参观故宫一票难求。特别是在节假日,观众们要排几个小时甚至更长时间的队伍才能买到门票。等到能够参观了,观众们往往已经疲惫不堪,累得席地而坐。
  故宫博物院不仅要让文物有“尊严”,还必须要让观众们同样有“尊严”。第一是改善售票和安检环境,多数情况下观众在3-5分钟内就可以购买到门票;引入社会化安检机制,增加检票和安检通道,避免检票入口的拥堵。
第二是设置与环境相配的座椅,让观众“有尊严地休息”;第三是扩建洗手间,端门广场区域增加了女性洗手间的面积,解决观众如厕难的问题。
  另外,故宫博物院还通过设置观众服务中心,为观众提供各种咨询和服务项目;院内故宫商店进行统一规划、重新布局,部分商店进行重新装修、改陈,提升文化产品的展示效果;改善陈列展览的质量,调动观众的审美意识和审美情感,尽力缩小陈列展览与观众的空间距离和心理距离。
  对于游客,故宫除了2015年开始的限流以外,还有什么措施来疏解游客众多所带来的流量压力。
  单霁翔:80%来故宫参观的观众都是只看中轴线,故宫要打开更多通道,用新开放的展厅和更有意思的展览,分散疏导客流。
  2015年,故宫西路正式向游人开放,为观众游览带新体验。包括断虹桥、冰窖、数字所(观看故宫VR)、新开放的西部断虹桥至慈宁宫区域,将两处之间的南北向通道打开。至此,故宫的开放面积在2016年底前达到76%。
  到2020年,故宫博物院将实现“红墙内无办公区”,把红墙以内整体作为故宫博物院的陈列展览、接待服务、观众参观的空间。届时,故宫博物院对公众的开放面积将达到总面积的80%。

  • 发表评论
  • 最新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