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古文人多好“砚” 端砚收藏须知与市场行情
http://www.zhuokearts.com 2017-04-18 新闻来源:美术报
扫描二维码进入本新闻手机页面浏览

牟建平藏清代佛手端砚

广东博物馆藏清鱼形端砚

  牟建平
  回忆我的端砚淘宝经历
  前一阵子,北京各大市场疏解升级改造,曾传闻潘家园旧货市场也要搬走,想起了上世纪90年代我在那里“淘宝”的往事,曾经在那里买了几块上好的端砚,作为自己写字作画的文房用具。
  记得那还是上世纪90年代末潘家园“铁皮棚”时期,那里经常有不少店家经营文房四宝,其中端砚更是必不可少的吸引顾客的玩意儿。在上世纪80年代,日本曾兴起了一股端砚收藏热,因为当时在国内旧砚还没有形成市场,价格低廉,更鲜有在拍卖会上拍,所以大量明清端砚精品都被日本买家批量买走。当时国内老砚台收藏的人比较稀少,只是初步开始有少量人关注,价位普遍偏低,上千元一块的端砚很少,大多在几百元之间。年代上明代的老砚很少,以清代的居多,也有部分民国的,人们当时对端砚的认识和了解还很少,对端砚的历史和文化知之不多。
  那时我已开始喜欢上收藏,但收的东西比较杂,什么古代书法碑刻、明清人物石雕都是我收藏的对象。由于我热衷书画创作,于是专门留意起文房四宝特别是端砚的店铺,希望能给自己的画案上配几方上好的古砚。北宋诗人苏舜钦有“笔墨精良,人生一乐。”明代高濂所著《遵生八笺》中说:“砚为文房最要之具。”记得当时潘家园有几家店铺,虽不是专营端砚,但老旧端砚可谓琳琅满目,足有几十块之多,什么砖砚、山水楼阁砚、动物造型砚、书法题诗砚等等,应有尽有。不仅品种繁多,价格还不贵,记得好点的清代端砚500至800元一方,普通的也就两三百元。每次去潘家园旧货市场,我都去逛那几家卖砚台的店铺。
  记得一次周末去逛,发现一个佛手造型的老端砚,一看就喜欢上了,因为是老坑,年代是清代,必须得拿下。该砚体型硕大,长度足有30多公分,抬着非常压手,造型古朴,雕工精细,砚台的砚额部雕刻着非常精细的瓜叶,连叶子的筋脉都看得一清二楚。下部雕的是写意的佛手,砚台的背面全部是满工的小麻坑,砚堂上有一道贯穿的冰纹。佛手这种造型最早明代就开始入砚,清代更是非常常见,寓意着长寿吉祥,所以多为文人墨客所喜用。一番讨价还价,600元抱回家。喜欢得不得了,因为在市面上非常少见,所以成为我端砚收藏的第一“重器”,舍不得用,找“元亨利”家具厂的老师傅配了大盒,时时把玩。

北京故宫藏清代砖形端砚

  文人痴砚历代不乏其人
  历代文人、书画家多有爱砚之人,宋代大书法家米芾不仅留下了“米颠拜石”的故事,砚台收藏也留下了不少段子。米芾对砚石很有研究,曾写下《砚史》一书。据说,米芾爱砚几达颠狂地步。一次,宋徽宗召米芾来,令他“书一大屏”,并指定要用御案上的端砚,米芾接过文房四宝,一挥而就,字字珠玑,获得满堂喝彩。米芾趁机捧着端砚,跪着对宋神宗请求说:“皇上,这砚您已经赐给臣用过了,现在不能够忍受再进给皇上吧?”宋神宗听后,哈哈大笑,便将这块珍贵的端砚赏给了米芾,米芾捧着端砚,手舞足蹈,余墨沾污袍袖也在所不惜。宋徽宗见状,对蔡京说:“颠名不虚得也。”
  清代的纪晓岚对古砚是相当痴迷,曾用“九十九砚”作书房斋号,足见其爱砚之深。纪晓岚,清代政治家、文学家,乾隆年间官员,《四库全书》总纂官,著有《阅微草堂砚谱》。纪晓岚收藏的砚很多,每方砚上都爱题刻砚铭,或赞砚,或记事,或抒怀。他留下的砚铭可谓丰富多彩,虽寥寥数语,却往往蕴含着深刻的人生哲理。如在一方形似荷叶的随形砚上的铭文为:“荷盘承露,滴滴皆圆。可譬文心,妙造自然。”是在赞砚之随形自然之美。在另一方竹节砚上铭文写道:“介如石,直如竹,史氏笔,挠不屈。”此处则是以砚比人。还有一方砚铭文:“余与石庵(刘墉)皆好蓄砚,每互相赠送,亦互相攘夺,虽至爱不能割,然彼此均恬不为意也。”讲述了他与刘罗锅的一段共同雅好。
  乾隆爷更是古砚的发烧友,收藏古今名砚上千方,并编了一本《钦定西清砚谱》。清内府藏砚颇多,包括流传自前朝各代的与本朝的收藏,陈列于乾清宫东暖阁,乾隆皇帝认为所藏砚台年代久远却无记录,若遗失可惜,遂于乾隆四十三年命内廷侍臣于敏中等人甄别优劣,作成图谱,厘为二十四卷,此谱图文并茂,勾摹具精,收录了乾隆皇帝鉴藏的砚品240件,是一部重要的砚史图谱。至今,《西清砚谱》著录的砚仍有大部分传世,分别珍藏于故宫博物院、国家博物馆、首都博物馆和台北故宫博物院等处,也有少量流散于海外和民间者。近年国内偶有《西清砚谱》著录砚品上拍,但多数都是张冠李戴,鲜有真品。
  民国藏砚第一名家是徐世章,说他发烧友已经不恰当了,用“嗜砚如命”形容一点也不为过。徐世章是民国大总统徐世昌的堂弟,曾藏砚数百方,徐氏藏砚,上起唐宋,下迄明清及近代,品类齐全,且铭文者居多。徐世章砚痴到了何种地步?为了收藏到一方名砚,可以毫不在乎拿一套房子去换,简直疯狂之极。徐氏藏砚的一个重要特点是砚拓,凡重要古砚,必传拓留影。徐氏曾聘请著名篆刻与传拓专家周希丁及已故著名文物鉴定家傅大卣师徒在自己家中专事传拓七八年之久。徐世章1954年临终前将毕生收藏古砚及拓片全部捐献给国家,由此奠定了天津博物馆藏砚的行业地位。

首都博物馆藏北宋米芾铭文箕形端砚

  端砚收藏须知、造假与市场行情
  近年国内拍场兴起一股“文房热”,端砚一时成为买家的新宠,受到买家的推崇,百万元高价屡见不绝。2007年西泠首推“历代名砚专场”,在国内堪称首创,清代伊秉绶铭大西洞端砚以96.8万元成为“标王”。在2012年嘉德春拍中,纪晓岚铭紫云砚拍出了586.5万元的不菲高价,2011年西泠秋拍吴昌硕铭沈石友藏石钟形端砚368万元,宋米芾铭端石蜗牛纹砚246.4万元,2010年西泠秋拍吴昌硕、萧蜕铭夔龙端砚246.4万元,2011年西泠春拍吴昌硕铭、沈石友藏填海补天端砚184万元,身为“四大名砚”之首的端砚逐渐成为拍场的新兴热点,价格呈不断走高之势。
  端砚收藏有几大特点。首先,从年代上,明清端砚最受推崇,明清两代的雕工精细,纹样繁多,文化气息浓厚,是端砚制作史上的高峰。当然,民国端砚如果是名人所藏,也有一定收藏价值。其二,老坑最难得,端砚名为四大名砚之首,据考证,端砚的历史可推至唐武德年间,距今已1600多年。端砚坑口繁多,但砚界最为推崇的则为老坑、麻子、坑仔三大名坑,在清代晚期老坑已被挖空。其三,端砚讲究石品,著名的有天青、鱼脑冻、青花、蕉叶白、石眼、火捺,不仅细润,且特别发墨。其四,砚贵有铭,身价倍增。清代文人参与制砚、刻铭成为一种风尚,题诗、书法、画像都使端砚成为文人的雅玩。
  目前国内市场上端砚造假主要有几种方式,第一,以次充好,冒充老坑。一些晚期的不知名的杂坑说是老坑,以卖得高价。第二,旧砚新铭,冒充名砚。市场上经常有什么带宋东坡、董其昌、纪晓岚铭文的“名砚”出世,但一看书法铭文,书法拙劣,刻工更是惨不忍睹,明显是“旧瓶装新酒”的假货。第三,以墨染色,冒充端砚。有些本来就是普通的其他杂石,造假者用墨和胶染色,回家一洗马上就会掉色,原形毕露。第四,克隆砚谱,冒充“谱砚”。按照各种砚谱仿造的假砚,如依照《西清砚谱》仿造的所谓乾隆御砚,目前在市场上都有出现。总之,目前市场上端砚造假花样繁多,收藏爱好者应谨防上当受骗。

  • 发表评论
  • 最新点评
  • ·匿名评论评论 点评: 中国艺术品市场将迎来新的高潮期
  • 第二,随着电子金融商务的快速发展,由少数权威机构定价控制交易市场的现象会被市场需求定价,公众普片参与
  • ·匿名评论评论 点评: 中国艺术品市场将迎来新的高潮期
  • 在我看来,艺术品市场走好,除了上述原因外,第一,还应看到随着我国在世界上的逐步富强,民族文化自信会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