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大家关注的画家
http://www.zhuokearts.com 2017-04-20 新闻来源:卓克艺术网
艺术家:杨和平(老瓶) 、 
扫描二维码进入本新闻手机页面浏览

艺术大家为杨和平先生题字


周春芽——中国当代艺术家

郎绍君——著名理论家

 

张友宪——南京艺术学院美术学院院长


杨和平


      杨和平,又名老瓶。作品曾入选“全国第四届山水画展”“世界文化遗产年国际美术作品展”“盛世丹青中国画名家邀请展”“翰墨徽光·新加坡邀请展”“中韩美术作品联展”“深圳国际水墨双年展·城市山水”“艺术中国——中国画走进联合国邀请展”“中国当代领军水墨画家北京联展”等重大展项,在北京、南京、杭州、深圳、洛阳等地多次举办个展,2014 年入选“安徽美术年度庆典”,并获得“安徽最具学术价值艺术家”和“安徽艺术市场最活跃艺术家”荣誉称号,2015 年荣获第二届安徽美术年度庆典“经典艺术家”荣誉称号。出版《鸿爪雪泥》《老瓶水墨》《嫣然一笑》《洛阳纸贵》等作品专著。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江苏省国画院特聘画家。

 

 

    《花非花鸟非鸟

文 |于波

 

 

     杨和平,非常人也。他是一位身怀绝技而深藏不露的“扫地僧”。只是许多人因为尘烟障目,才使如此良材美玉埋没于市井之间。

 

    杨和平上世纪 50年代出生于老子故里,自幼秉承家学,读书习字。壮年之际,他又在中央美术学院游学两年。其人外形清瘦,处世低调平和,不善交际,甚至于有些“畏人如畏虎”。但他内存温良,有着文人所特有的矜持与执着。杨和平笃好老庄之学,书法与篆刻心追秦汉古法,大写意花鸟画不拘一格。其作品下手狠辣,恣意而为,有功夫,有意思,既能出古而新,又有大雅之美。

 

 

 

      杨画之好有三:

 

      首先,其作品造型古拙,线条老辣,生涩而不圆熟,具有独特的个人面目,已达到了“有我之境”。不论是为人还是为艺,我们每一个人都曾想与众不同,但遗憾的是到后来我们绝大多数都一个样。古人有云:“诗若无我不如删”。一件艺术作品如果不具备艺术家的自我个性与独特创造是毫无艺术价值的,就如同没有自我的人生一样,一文不值。艺术作品在图式上有些新意并不难,但若能做到像杨和平的作品那样,忘形而得意,既新又好,有个人面目,还经得起推敲,那就难能可贵了。

 

 

 

      其次,他的作品是艺术家本人心境的写照与情感的宣泄。康定斯基说:“绘画有两种:一种为物质的,一种为精神的”。很显然,杨和平的作品是非物质的。在他的作品里,艺术家以线条散步,用笔墨抒情,花是花非花,鸟是鸟非鸟。如果说陈子庄画的鸟稚拙可爱,八大山人画的鸟野逸孤傲,那杨和平所画的小鸟孤寂默然,大鸟则怒目金刚。由此可知“绘画是自我发现,每一个好的艺术家画的都是他自己”(杰克逊 .波洛克)。艺术家画什么并不重要,他是什么才重要。

 

 

      最后,其作品简单纯粹,若无言之诗,画尽而意在。陀思妥耶夫斯基说“简洁是艺术性的第一条件”,达 .芬奇也说过“简单就是终极的复杂”。可见毫发毕现多是匠人所为。如果说人生的四个阶段从低到高分别是:聪明,智慧,天才,简单。(据说是股神巴菲特所说,管它呢,有道理就行。)那么艺术相对应的就是技巧,学养,天赋,简单 (或者称其为纯粹 )。杨和平的作品注重精神内涵而非表面效果 ,注重大格局,大气象,删繁就简,力求画面构成的视觉张力。故而他的小画有大气象,画越大气越足,让观赏者有眼睛一亮的震撼之感,过目难忘。


 

 

      一件艺术作品有“我”真的很难,有“情感”就更难了,若再能做到“简单”那就难上加难了。杨和平他做到了!


 

     艺术家是个悲催的“职业”,往往播的是龙种,收获的却是跳蚤。绝大多数人终其一生,也只是在艺术大门外徘徊而不得入。现如今收藏界附庸风雅者不少,投机谋利者尤多,真正懂艺术的人少之又少,一直以来难以建立起良好的市场秩序,艺术品买卖已然变成了一个骗死人不偿命的行当。就在这物欲纷扰现实得不能再现实的社会中,“不疯不魔不成活”的杨和平坚守着一方净土,独自沉浸在他的艺术世界里,花不知名悄悄开,一枝独秀也是春。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有的人天赋异禀从而演得出神入化,而有的人则既演不了别人,也演不好自己。杨和平德艺俱佳,天佑其人,他的本色演绎独特而精彩,在不久的将来一定会大放异彩。

 

2013年 5月 20日于曾在堂

 

  • 发表评论
  • 最新点评
  • ·匿名评论评论 点评: 稽古 柴窑宝鉴(文/赵敬平)
  • 赵先生你好;我的【关于瓷器历史的相关研究】一文在中国科技纵横刊物上第四期发表了,请你浏览,并给以指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