翰海17春拍| 透过艺术看历史上的"文化交流"
http://www.zhuokearts.com 2017-05-10 新闻来源:北京翰海
相关拍卖公司:北京翰海
扫描二维码进入本新闻手机页面浏览

  “陆上丝绸之路”和“海上丝绸之路”,在古代中国,是连接亚洲、非洲和欧洲的商业贸易路线,最初的作用是运输古代中国出产的丝绸、瓷器等商品,后来成为东方与西方之间在经济、政治、文化等诸多方面进行交流的主要道路。
  从古至今,不同地域、文化的交流、碰撞、融合,推动文化艺术的丰富多姿和蓬勃发展,历史上的文化成果、艺术创作—诸如瓷器、工艺品、绘画、文献等,从制作工艺、题材内容以及研究著录等,都可以找到当时文化交流的因素。翰海2017春季拍卖会(5月30日-6月4日在北京嘉里大酒店举行,5月30日-6月1日预展,6月2-4日拍卖),推出十余个专场两千件拍品,涵盖全品类多元价值的文物艺术品,其中的多件佳作,从工艺及文化角度,也可以看到历史上的“文化交流”。

明永乐 青花海水方盒  L7cm

永乐青花—“苏麻离青”成就的绚丽光彩
  在中国陶瓷史上,“永宣青花”卓具盛名,明代御窑厂选用进口钴料“苏麻离青”,烧制出纹饰丰富、造型多样、工精质细的青花瓷器,以清丽明艳的呈色,典雅庄重的造型、超拔脱俗的气韵以及融合多元文化的异域风格,被后人赞誉为“发旷古之未有,开一代之奇葩”,在中国陶瓷史上开创光辉闪耀的一页,深远而持久地影响后世的审美与创作。
  “永宣青花”一大特点即采用进口钴料“苏麻离青”。从永乐三年开始的郑和七下西洋,以航海史上的伟大壮举现实而深远地推动多元文化的碰撞和交融。中华文明以陆上和海上两条路线广泛地向外传播,而承载着文化元素的丝绸、陶瓷、漆器等,在实用和审美的双重需求下,被大规模地输出到中东、中亚、东南亚等地。据记载,郑和七下西洋先后到达过30余个国家、地区,阿拉伯-伊斯兰地区对钴蓝色泽的审美喜好,使得青花瓷器备受上层社会的崇尚。大量的市场需求反之促进了瓷器烧造技术的成熟,自伊斯兰地区引入的钴料“苏麻离青”,则赋予“永宣青花”更加绚丽浓艳的光彩。
  翰海2017春拍,古董珍玩专场有一件“明永乐 青花海水纹方盒”,从瓷胎、釉水、绘画、青花发色、纹饰都体现出明代早期瓷器烧造的特点。此件方盒长宽各7公分,高约5公分,大小正可一手把玩,四面以苏麻离青料绘海水纹饰,内壁施白釉,滋润肥腻,温润如玉,盒下减地做方足,瓷胎洁白,薄厚适中,抚之坚固细腻。方盒四面均绘青花海水纹,翻涌的浪头穿插于波涛之间,浪花多留白处理,凸显了海浪的立体效果,这是永乐青花瓷不同于洪武排浪式海水纹的显著特征之一。方盒原盖已佚,流于东瀛时期配錾银镂空荷莲纹盖,追摹原盖之形制。
  与此件盖盒同属永乐官窑器物,且形制完全相同的瓷器标本,出土于景德镇珠山明代御器厂永乐地层,区别是出土的盖盒为通体黑釉,盖子完整,器身有部分破损,与其紧挨着出土的,是一件永乐青花五爪龙纹大盘,佐证了此类器物的具体烧造年代。结合方形器皿的烧造难度,传世数量的多寡,以及考古发掘的结果来看,我们判断此种形制的方盒在永乐时期烧造数量极少,是一件非常有研究价值的器物。

清乾隆 青花缠枝花卉贯耳尊(二件)
“大清乾隆年製”篆书款 H 51 cm

乾隆青花——追永宣之效 仿古器之雅
  明代永乐、宣德时期采用苏麻离青料烧制的瓷器,呈色靛蓝,深沉浓艳,线条的纹理中或青料的凝聚处有乌黑而浓重的结晶斑,浓重处或浓聚处下凹且深入胎骨。清代乾隆时期瓷器烧造采用点染法上色,追摹永宣苏麻离青结晶斑之效,形成青花浓淡有别、层次自然的水墨效果。
  “清乾隆 青花缠枝花卉贯耳尊(二件)”即是清代乾隆时期官窑瓷器仿古之佳作。贯耳尊取形自商周尊彝,古朴典雅,端稳大气,多见六方式,棱角峻厉,如此尊圆腹者并不常见。且此尊式不同于一般圆器可拉坯成型,必须分块连接,制作工艺殊为复杂,遂存世量甚少。
  此尊造型、尺寸及纹饰皆与南京博物院藏品相近,体型硕大,内壁施白釉,外部青花纹饰为多层主辅式构图,共有十层之多,画工繁缛精美,青花线条清晰,层次丰富,釉面平整光洁,玻璃质感极强,观其青花发色,浓艳而不炫目,秀敛亦不蒙滞。其用点青法上色,系仿永宣苏麻离青结晶斑之效,故纹饰有深浅之别,浓淡相宜。此器内足较浅,底书“大清乾隆年製”六字三行青花篆书款。贯耳尊成对保存完好,更显难得。

张大千 《观世音菩萨》
设色绢本 镜心 1941年作 175.5×66.5cm

张大千《观世音菩萨》
丝绸之路上的明珠-敦煌艺术的风采再现
  敦煌位于古代中国通往西域、中亚和欧洲的交通要道——丝绸之路上,曾经拥有繁荣的商贸活动,也是一座承载千年历史的宏大艺术殿堂。敦煌壁画丰富多彩、技艺精湛,是珍贵的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提到敦煌壁画,近代美术界的大家——张大千,与敦煌艺术可谓结下不解之缘。
  1941年至1943年,张大千携家人与弟子等,赴敦煌及安西县榆林窟临摹、研习壁画。在艰苦的岁月里,洞窟内光线阴暗、壁画颜色多已褪败,张大千克服重重困难,他常常一手持烛,一手执笔,或立于木梯,或蹲或躺卧于地,经数十次观研之后方才落笔。在对壁画的临摹、研习中,张大千汲取唐代甚至更早期的中国艺术传统,梳理了传统人物画、宗教画的绘画特点,对自己的艺术革新产生重要推动作用。从敦煌返回内地后,张大千将研究成果著书,对敦煌艺术的宣传、研究也产生深远意义。
翰海2017春拍,近现代书画专场推出一幅张大千《观世音菩萨》,创作于1941年,为张大千在敦煌临摹壁画期间所作。画作采用工笔线描手法,线条勾勒极为潇洒准确,比例恰当,形象逼真,其人物线条勾勒细谨,劲健有力,色泽艳而不俗,笔墨交待极为清晰,毫不含糊,尽具盛唐遗风。菩萨开相端庄安详;造型华贵高古;线条端穆精妙,格调清雅。

百万塔陀罗尼—早期印刷技术研究的实物依据
  百万塔陀罗尼是世界公认的现存最早印刷品之一,是用印板印制的佛教密宗《无垢净光大陁罗尼经》中的一部分。印制于日本称德天皇神护景云四年,时值唐朝代宗大历五年,亦即公元770年。此举是为纪念平定藤原仲麻吕的兵乱,感谢三宝加护,祈愿无垢净光大陁罗尼的功德。同时,由数百名工匠历时五载,制成一百万座小木塔,将所刻印的《无垢净光大陁罗尼经》分藏其中,经与塔完整相配成套,因而得名百万塔陁罗尼。塔高约23厘米,体量大者则有45厘米,相轮部分可以拆卸,塔身中空处安放经卷。百万塔被分奉在日本法隆寺、东大寺、大和弘福寺等地,各寺专门营建堂院,将其安置,称为小塔院,或万塔院。经卷尺寸长约6-7厘米,高约47-60厘米,全经包括根本陁罗尼、相轮陁罗尼、自心印陁罗尼、六度陁罗尼,共四部,采用黄麻纸印制而成。

杨守敬《留真谱》所收百万塔陀罗尼
  早在清代末年,杨守敬在所编《留真谱》中就摹刻了经卷的部分内容和藏经木塔的形制。光绪十四至十六年间,驻日公使黎庶昌的随员陈矩,在日本购得百万塔陁罗尼,将其带回国内,供奉在佛寺当中。据资料显示,明治四十一年(即光绪三十四年,公元1908年),日本法隆寺为维持自身生存,曾经采取向社会公开征集捐款并以百万塔小塔及陀罗尼作为回赠的方式。
  翰海2017春拍,古籍善本专场推出的百万塔陁罗尼流传有序,木塔保存完整,百万塔陁罗尼桐木箱壁有中山正善(1905-1967)赠款。中山正善在二战结束至五十年代中期,广泛收集文献典籍,成批购入名家旧藏,是著名古籍收藏家。

北京翰海2017春季拍卖会
预展:5月30日-6月1日
拍卖:6月2-4日
地点:北京嘉里大酒店
网上预展:www.hanhai.net

拍卖专场:
宝聚斋书画 近现代书画 古代书画
古籍善本 当代书画 油画雕塑暨小雅观心
紫瓯凝香-紫砂艺术 中国玉器 古董珍玩
繁华盛世-明清金铜器物 梵韵西来-古代金铜佛像

  • 发表评论
  • 最新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