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非止水——谢海玲抽象艺术作品展
http://www.zhuokearts.com 2017-05-22 新闻来源:卓克艺术网
艺术家:谢海 、 
扫描二维码进入本新闻手机页面浏览

展览海报设计:周迎春

心非止水自在行——写在谢海玲作品展前
顾丞峰

  2012年,我曾经为一个展览写过名为《心非止水》的前言,点评了包括谢海玲在内的几位艺术家参加的一个小型群展。时过境迁,当时写的内容已经不记得,但题目却印象挺深,因为当时展览作品的一个共同点是画面处理的冷静与理性,但看似冷峻的背后是涌动的内心世界。
  “心非止水”典出“心如止水”,唐代诗人刘禹锡有“心如止水鉴常明,见尽人间万物情。”的诗句,其本意是内心极为平静,明镜可见。当然刘禹锡还有另外的诗句“司空见惯浑闲事,断尽江南刺史肠”。意思是在别人看来普普通通的事,当事人却已经情不能自已。可见平静的表面在不同人内心里激起的波澜是不同的,特别是那些外表理性的作品中,人们可能会感觉到作者的内心涌动,或者这种涌动对他人的传达。此次展览谢海玲作品正向人们呈现了这样的世界。
  十多年前,中国当代艺术中曾经有个“极多主义”名世,在创名者高名潞那里,极多主义是相对于西方现代艺术流派“极少主义”而言的。“极多主义”是中国抽象艺术的一种独特表达,它使用叠加、交叉的点、线构筑不同于西方艺术趋向单一色块的极简造型。在高名潞看来,中国的极多艺术既不是一种自我表现,也不是一种对外部世界的“抽象”再现,是这些艺术家的艺术哲学和生活哲学的不可分的一部分。
  说艺术哲学贯穿在艺术家作品中,是有些言大了,现实生活中许多艺术家往往是随性而行,而且也不愿肩负太多重任,只是希望作品宛如水之流不择地而出。
  谢海玲的作品表面上是一种“极多”的呈现,用一种基本单色看似极端理性甚至冷峻的线排布、游走、重复、叠加来呈现。当然她不是刻意做多,多数状态下如中国的女红一般不知疲倦地耕耘,既有精心策划,也有随意流淌。从2010年开始的作品中,能够感觉出她的排线作品有“拟物”、“装饰”、“繁复”、“滋生”等不同趣味和取向。
  这之中,“拟物”取向相对拘泥(如《苹果》2010年);“装饰”意味唯美但气质偏弱(如《峦》2011年);“繁复”的走向最接近“极多”,计划性与随意性很好地融为一体(如《回》2012年);而“滋生”取向的画面最有视觉蔓延力,体现出画家在内心涌动和控制力之间良好的平衡(如《藏》2014年)。说到最近,她2017年作品《维》在用线塑形、色块运用、画面的坚实度上又有了长进;今年的《夜》在用线多样化与构型能力上也更有意味。
  此次展览呈现的是一个艺术家在画面上的尝试、摸索、犹豫以及踌躇满志和透出的自信。如果要说一个艺术家最好的状态是什么?这里我想用苏东坡在《答谢民师书》中的一句话来说:“大略如行云流水,初无定质,但常行于所当行,常止于所不可不止。”
  一个艺术家最好的状态难道不就是“流淌”吗?

2017年4月于南京月牙湖
(作者系南京艺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南艺当代视觉艺术研究中心主任。)

谢海玲作品    (综合材料)120X130

谢海玲作品    (综合材料)100X100

谢海玲作品    嵌 (综合材料)100X100

谢海玲作品    (综合材料)100X100

谢海玲作品    (综合材料)100X100

  谢海玲,1971年11月出生。中央美院壁画系研究生助教班毕业。马鞍山市当代视觉艺术研究院院士。
  2016年11月 第三届南京国际美展
  2016年8月 日本神户国际彩墨展
  2016年 马鞍山市太白文学艺术奖
  2015年9月 第二届南京国际美术展
  2015年8月 南京艺加明园美术馆《显线》六人展
  2015年3月 上海浦东《后工业来临之际》群展
  2014年10月 南京国际美术展铜奖
  2013年10月 马鞍山当代视觉艺术作品展
  2012年9月 南京三川当代美术馆七人展
  2012年6月 安徽省青年美展
  2011年12月 第四届全国青年美展
  2009年6月 中央美院壁画系联展

  • 发表评论
  • 最新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