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斯科河畔的阳光——留俄艺术家黄作林油画作品赏析
http://www.zhuokearts.com 2017-05-24 新闻来源:卓克艺术网
艺术家:黄作林 、 
扫描二维码进入本新闻手机页面浏览

文/杨矿

  陶醉于莫斯科河畔秀美的风光,呼吸着伏龙芝校园清新的空气,与大师对话、和经典交流,一段俄罗斯莫斯科国立师范大学绘画艺术系的留学经历,使重庆画家黄作林的艺术道路越走越宽广、越走越亮堂。如果说黄作林早年是凭借在四川美术学院绘画系打下的坚实基础,依靠见长的版画和兼攻的水彩、油画、雕塑而享誉巴渝画坛的话,那么这次俄罗斯的深度艺术之旅,则是从思想认知、艺术修为等多个层面,将他的油画创作推送到了一个新高度,提升到了一个新境界。
  俄罗斯美术,特别是批判现实主义文艺创作,曾经在19世纪中期至20世纪初期,以其题材、体裁 、风格和手法的多样性与独创性,在世界艺坛占有重要的位置,与当时的法国文艺并驾齐驱,因此涌现的一批世界级大师、产生的一批传世性佳作,成为人类文艺史上璀璨夺目的明珠。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俄罗斯绘画如同俄罗斯歌曲、文学等艺术形式一样,以其无与伦比的魅力,在中国成为艺术的典范、创作的样板,是不可逾越的文化峰巅。在那时,向俄罗斯艺术学习,是无数中国艺术家的共同追求;而能够去到俄罗斯学习艺术,则是绝大多数中国艺术家的可望不可及的遥远梦想。改革开放以后,当西伯利亚的寒流随着中俄关系的冰雪消融渐渐散去,一批又一批中国艺术家又踏上了远去俄罗斯学习的道路。与前辈们所不同的是,他们的求学没有了当年朝圣般的盲从和迷信、激昂和狂热、多的是思想者的自信和从容、冷静和睿智、。在这样的语境和氛围里,作为滚滚来去的旅俄留学艺术家中的一员,黄作林的收获是可想而知的。在莫斯科,他有机会通过课堂学习、创作实践、观看展览、学术研讨等,深度体验和真切感受俄罗斯美术的源远流长和博大精深,与列维坦、列宾、苏里柯夫、克拉姆斯科伊等艺术大师进行近距离的交锋和碰撞,从而使他的艺术创作特别是油画创作,在观念和技巧上都获得了极大的提高和长足的进步。
  “巡回画派”是俄罗斯美术最杰出的群体。在短暂而紧张的学习中,黄作林幸运地接触到了大量“巡回画派”的经典原作,对俄罗斯美学家车尔尼雪夫斯基所倡导的“美就是生活”的艺术思想有了更加深刻的理解,对俄罗斯艺术反对全盘西化,强调民族特点,坚持民主主义的现实主义精神,以反映本国人民生活和人民苦难为己任的创作态度有了更全面的认识和更客观的了解。关照现实,关注普通人群、关心日常生活,成为黄作林旅俄归来油画创作的一个重要特点,也是他在绘画题材和内容上的深度开掘。从风景写生对花花草草、山山水水的钟情,到描摹万象对大千世界、人性情感的倾慕,既是他思想意识的升华,也是他精神品格的飞跃。透过《母爱》《岁月如雾》《年年岁岁》《一年到头》《回家过年》《汶川女孩》 《冬日第一抹曙光》《冬日远方的天际线》一系列作品,我们足以在他的丰产、多产的创作中,见识到高原和高峰,窥视到一个艺术家内心丰富多彩的世界和真挚朴素的情感。黄作林深信,艺术的高度必然来源于艺术家对生活开掘的深度,而这种高度应该源自于责任、使命、良心和道德。在位于綦江古剑山版画艺术村内的“作林院子”,我曾经看过黄作林创作的一组名为《杀年猪》的系列油画。杀年猪是重庆农家的传统习俗,已有上千年的悠久历史,黄作林抓住这一过程中的几个片断进行场景营造,通过运输工具、器具物品和人物服饰衣着、动作表情等的细节变化,既活龙活现地展现了这一古老传统文化的丰富性、生动性,又形象直观地反映了当代中国乡村和中国农民生存状态和生活状况的新景象,从而赋予了作品强烈的人文气息和浓厚的时代特征。大面积深色调的运用和调度,现场背景虚与主体活动实的结合,加大了作品的视觉的冲击力和艺术感染力。
  俄罗斯莫斯科国立师范大学创立于1872年,是俄罗斯最早建立、规模最大的师范教育大学,也是俄罗斯最早招收外国留学生的高校之一,并且是第一个创建外国人和(俄罗斯或独联体国家境内的)无国籍人员教育系的高校,其美术综合实力在全俄罗斯排名第五。在包容、宽松、开放的学术氛围里,在严谨、专注、执着的治学风气中,黄作林的油画创作从风格到面貌都有了新的气象。这种气象不单单是来自于日积月累的技巧提升和技术娴熟,更是思考和思辨后举一反三的创新与探索。黄作林认为,对包括俄罗斯在内的西方绘画艺术的学习,不能是简单的技艺层面的翻版或者复制,而是要从其精神和品格中进行实质性的脱胎换骨,形成自己独有的言说方式和表达语汇。他创作《二月晓风》《梦里花落》《桐子花开》《春风拂野》《湖边蔷薇》《花之船》《梨花春雨》等作品,以大量鲜艳的色彩和众多色块的构筑,以炽热、激越的情感,准确地反映了对自然、对生活、对世界的颂扬和热爱,寄托了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和追求。黄作林不止一次说:“我自己认为这次来俄罗斯学习绘画艺术,主要的目的不是来训练基本功的,更不是来原封不动地抄袭他们的艺术,而是来学习他们先进的科学的艺术思想,从他们的传统艺术中解脱出来,观察和分析当代俄罗斯绘画的精神现状,从中去获取那部分有助于我们绘画发展的营养部分,这才是我们重新定位和思考的问题。”从他在《梦里花落》《桐子花开》《春风拂野》中所表现的惊艳之美、独立之美、脱俗之美,我们不难看到他不同凡响的审美追求和别具一格的美学诉说。
  学成归来后,黄作林在担任重庆师范大学美术学院院长,教授、硕士生导师的同时,还兼任着欧美同学会留俄(苏)美术家协会副秘书长、重庆留俄美术家同学会会长等职,为团结凝聚旅俄艺术家繁荣发展中国绘画艺术尽心竭力,发挥了重要作用。在纷繁复杂的事务工作和应接不暇的社会活动之余,他坚持汲取俄罗斯美术的营养和精华,创作了大量作品,得到美术界的普遍认同和一致好评,被誉为“新一代旅俄画家的实力派画将”。尽管他把关注现实、致力创新作为艺术实践的主攻方向,但也无力拒绝俄罗斯绘画的超凡魅力,相继完成了《那时花开》《春色尽然》《村边桃花》 《花雨》《闲花野草》《约克大学校园一角》等一批具有浓郁俄罗斯风格和情调的作品。这批作品恬静自然、节奏明快,无论是尖顶的教堂还是废弃的工厂,无论是喧嚣的城市还是宁静的乡村,无论是的静物还是人物,无论从色彩的运用还是构图的形成,都协调和谐、浑然天成,再加之画家固有的中国美术基因,是典型的俄罗斯美术的中国述说。作品中既有我们久违了的俄罗斯景象和风情,更有黄作林对俄罗斯绘画的独到理解和用心解读。这是黄作林对俄罗斯艺术的顶礼膜拜,也是对给予他新的营养的那块土地的感恩和回望。
  作为一种具体的社会历史现象和流动的文化精神形态,美术是特有的精神产品,是人类在长期认识和改造世界的过程中,为了更好地生存而以自然和人造材料,通过平面和立体的形式,表达思想、情感和意识形态的精神的物质化显现。这种显现既需要继承,也需要创造,还需要借鉴,我深信,在精深的中华传统文化浸润滋养和长期的美术创作实践摔打磨砺中成长起来的黄作林,必将能够从莫斯科河畔的火焰和阳光中找到温暖和方向,铸造他艺术和人生新的辉煌。

2015年2月28日
作者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电影家协会理事、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世界桂冠诗人奖、世界诗人奖获得者,现任重庆市文联党组成员、副主席。

  • 发表评论
  • 最新点评
  • ·匿名评论评论 点评: 华东文博城6月2日盛大试营业
  • 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
  • ·匿名评论评论 点评: 青海省新发现不可移动文物2416处
  • 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
  • ·匿名评论评论 点评: “别处的想象”行走清莱艺术展
  • 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