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和平:笔尖上颤抖的“老男孩”
http://www.zhuokearts.com 2017-08-10 新闻来源:卓克艺术网
艺术家:杨和平(老瓶) 、 
扫描二维码进入本新闻手机页面浏览

     每个人都有一个自己选择的道路,十人十样,千人千模。当然,出生由不得自己选择,更不是天注定,因为,人是人他妈生的。人不管是出生还是日后的生活,始终摆脱不了家庭对他的影响。那么,这就先从杨和平的双亲说起,这里只谈技艺,拒绝家常。他的母亲擅剪纸,父亲擅书法(写得一手何绍基的好字),这就是他的家庭——和平年代的文化家庭。在成长的道路上,有人会变,有人开始喜欢穿金戴银,有人开始青睐典雅大方,有人开始爱上浓妆艳抹,有人却以慵懒为美;只能说,美是修养,是一种境界和档次,是对人生自由的选择。而杨和平对老庄哲学和汉魏艺术犹为情有独钟,他崇尚老庄以素为贵,大象无形的艺术思想和人生观念,认为描头画脚,斤斤细谨,不足为训,充其量不过是雕虫小技,乃丈夫所不为。

 

    杨和平的作品会让你觉得发笑,颤动的笔触像他在颤音,让你觉得大男人有时像小孩,需要人哄人逗,需要激情;就如他最新的作品——情人节礼物系列,满眼的恋爱小情趣,他的画作你我都能看得懂,相对他的脸庞你完全不会感到作品是老气横秋的,他不是传统画作的搬运工,因为你看不出他是师法宋元,还是明清,不告诉你你能将他不成比例的蝴蝶跟“庄生晓梦迷蝴蝶”之意相联系么?我想,他想表达的是学绘画应该学变形。为什么呢?理由像是很多,但也可以简单地回答,因为艺术究竟不是生活,尽管它源于生活。一个在绘画上无拘无束,徜徉自由的人,我想称他为笔尖上的“老男孩”。

 

    这个“老男孩”受中国传统文化熏陶和影响的痕迹较为明显,重点不是他画了瓶花、大鸟、游鱼、器皿等花鸟画题材的内容,关键是他想要向你传达老庄哲学尤其是庄子著作中的那种目纵千古,心横八荒的“逍遥游”精神,但这个老男孩显然没有想要强调“大鹏”、“大木”、“大器”磅礴的气势,反倒将他不成比例的人、物渲染的喜感十足。老男孩没有拿自己狭隘的推理去指导旁人,没有看到大的画大的,因为这是比土匪更恶毒的图财害命的行为。

 

 

      杨和平自认为,艺术的起源是娱神的,原始音乐是给神听的,原始舞蹈是给神看的,上帝也这么认为。最早人类的饰物、纹身和他们所创作出来的彩陶、岩画、石器等等都无不充满着不可知的神秘感和孤独感。而正是这种神秘感和孤独感,恰恰暗合了艺术的本质和真谛。杨和平与神同在的观点是否准确,是否严谨,我们先不论,但我们的确从杨和平的作品中,看到了由上述传统和现代两方面观点相互交融所孕育、催发而来的令人惊喜的化学反应。

 

     如果从绘画技法谈起,杨和平的作品是现代意义的写意,因为他是现代人啊,虽然师法古人但他有手机,玩IPAD啊。如果说,一定要在传统绘画与现代绘画上区别,那么,前者的核心是写意,后者的核心是构成。这个“老男孩”显然领会了绘画中的见好就收、适可而止、柳暗花明又一村之势。在他的笔下,不管陶器、花卉、飞鸟、鱼类,抑或荷塘、景观、文房用物乃至题款、钤印,皆表现为点、线、面,相互对比、相互映衬、相互制约、相互呼应,着力强调形式感和装饰性。这种不抛弃、不放弃古人的写意,又将构成作为自己作画的基本原则,最终达成“老男孩”的“小风格”。


     “老男孩”笔下这种意象式表达爱恋的方式,天真、童趣,完全迥异于你那99朵式的传统程式。经过“老男孩”的诠释,让你的情感可以自由、夸张还能变形,但绝不会失真。也与大部分人表达的情感形象拉开了距离,打造出一种别出心裁的个人色彩。看似稚拙颤抖的表达方式,一定是“老男孩”恋爱心得,能将爱恋表达到此种程度的天真,顺便打破个当下画坛千画一面的审美疲劳,需要多少次的恋爱经历呢?这个就不太方便八卦了。反正他不会给你一种言过其实、得意忘形、爬的高摔得狠、吹的大瘪的快的恋爱方式……欲望是本能,但不可纵欲,全世界都给了你,你吞得进去吗?

刘小玮

  • 发表评论
  • 最新点评
  • ·匿名评论评论 点评: 中国艺术品市场将迎来新的高潮期
  • 第二,随着电子金融商务的快速发展,由少数权威机构定价控制交易市场的现象会被市场需求定价,公众普片参与
  • ·匿名评论评论 点评: 中国艺术品市场将迎来新的高潮期
  • 在我看来,艺术品市场走好,除了上述原因外,第一,还应看到随着我国在世界上的逐步富强,民族文化自信会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