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兵:江南的意象
http://www.zhuokearts.com 2017-08-17 新闻来源:卓克艺术网
艺术家:林兵 、 
扫描二维码进入本新闻手机页面浏览

读林兵水墨作品有感

     在江南,我感到一种忧伤的气息,它看上去很美,就像林兵的画,寂静中有一丝不安,恬淡中有几分乡愁,村庄,田野,远方的路,如电影中的画面,漫不经心地浮现在我眼前,我的思绪被牵出很远,觉得自己像一只孤独的鸟,飞向铅灰色的天空。

林兵

 

 

    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我是个很敏感的人,让我感动的往往是一个声音,一首老歌,一个画面,一种若有若无的味道,在寂静的时候,我会放任自己的思绪,它毫无章法,就像打碎的器皿,折射出一地光怪陆离的光芒,它很零乱,但很真实。                     

故园

      故园是林兵水墨作品的主题,在江南泽国的凄迷中,一切显得朦胧,走在乡间的田埂上,空中满是青草的气味,天空倒映在水塘里,呈现出大片的空白,天地一片宁静,仿佛一个虚无明净的梦,让人迷失在岁月的深处。迷失有时是种幸福,它让紧张不安的心松弛下来,无所想,无所思,随风而起,随风而止。

 

 

      生命处于本真状态,更何况是在故园。人在故园,哪怕风雨如晦,那也是岁月静好。日子从容平淡,田园的风光,亲人的叮咛,仿佛自己从未离开家园。人在红尘深处,太多汗水坎坷,太多爱恨纠葛。为了理想高歌猛进,为了生活忍辱负重,虽然一切理所当然责无旁贷,但在身心俱疲的夜晚,是否会梦见故园的家山河流?

 

 

      人心总有柔软的地方,所以我们被林兵的作品所感动,因为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故园,林兵的故园,也是你我的故园。

 


     在春天,江南的雨无处不在,仿佛林兵的画也被淋湿了,洇出一片水墨淋漓。雾气氤氲中,影像模糊不清,山,水,渔网,树木,丛竹,一切都浸满了水汽,世界变得暧昧起来。云萦烟绕,这是江南的雨景,山隐水迢,就像唐诗的意境,更像米芾的画卷,然而也仅仅是”像”而已,眼前的雨景,只是林兵的雨景。

 

       在林兵的画中,雨并不大,但一定下了很久,淅淅沙沙的声音,满世界都是透明的音乐。我喜欢雨声,它让我有一种拉严了幕布的感觉,雨幕将我与世界隔离开来,我有一种安全感,外面的一切与我无关,它们都在茫茫的雨中变得虚幻而不真实,只有我才是真实的,我很轻松地坐着,看书,写字,打瞌睡,可以回忆一些往事,可以擦拭灰暗的心情。

 

      少年听雨,不知忧愁滋味,中年听雨,已有断雁西风的悲慨。在雨中,昔日的影像会清晰起来,往事如一张张黑白照片,这时候,你会忘记很多事,也会记起很多人,更也许,你会思念一个烟雨深处的人。——只是,那个烟雨深处的人,是否也会思念着你?

      林兵的雪景,依旧是故乡的雪景,可能是初雪,可能是雪霁,总之雪不大,山坡或田野上,白茫茫的一片,在薄薄的雪下面,是麦苗的新绿,那一抹新绿,孕育着希望与欢乐。林兵笔下的雪,应该是有生命的雪,是优美的雪。

 

       但雪,毕竟是雪,当它纷纷扬扬的时候,哪怕它不大,也会让人欢喜,这天地间飞舞的精灵,仿佛是连接现实与想象的媒介,飞雪连天。江山如梦,有一些诗情,更有一些豪意。

 

     清冷的世界,在雪中清婉妙丽,远处的小船,浮在大片的虚空里,空茫中传来笛声,不由想起塞外飞沙,关山冷月,苦寒之地的雪景,应该是山舞银蛇原驰蜡象,塞北与江南,同样是雪景,但一为壮美,一为优美,“泊船夜雪瓜州渡,铁马秋风大散关”,霰雪无垠中,万千铁骑无声,飘忽在了岁月里,一柄剑气如水,那山,那河,那风雪中的一切,都多出几分雄壮。

 

 

       雪,依旧在下着,雪落无声,一直要洒遍各个角落,它想遮掩一切,让一切回到洁白中去。史册也是虚无的,苍黄的纸上,跳动的不也是飞雪?渺渺茫茫,远处的东西谁也看不清。

       飞雪似花,一点,万点,伴随着风声,飘散在林兵的故园。

       一条路,各种路,在林兵的画中,不约而同地朝同一个方向延伸,大地像三角形一样耸起,仿佛有一种力量,促使你走向远方。曾几何时,远方是一种想象,一种诗意,它使少年的心骚动不安。

 

      我们听着《驿动的心》,读着海子的诗,远方成了一个恢弘的梦。故园在这时成了一个藩篱,一种束缚,一种我们急于挣脱的力量。

       自在飞花似梦,我们渴望自由,向往远方,通往远方的路就在脚下,它蜿蜒着,跳跃着,一直延伸到视线的尽头。它如此优雅,充满张力,我们迫不及待地走上前去,依然是青草的气息,泥土的芬芳,但我们无动于衷。因为绚丽的远方,已经近在眼前。

 

      多少年后,依旧是这条路,又撩拨着我们回归故园的情怀。人生总是如此矛盾,在家中想出去,出去了又想回家,人们的心像潮水一样起起落落,只是在起落之间,又经历了多少人世沧桑,风雨坎坷?当我们再次回望这条小路,蓦然发现:远方的远方,依旧是远方。

                                   作者:凌晓星

  • 发表评论
  • 最新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