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高原艺术空间参展2017艺术深圳 | 展位C30/31
http://www.zhuokearts.com 2017-09-13 新闻来源:卓克艺术网
扫描二维码进入本新闻手机页面浏览

展位 C30/31 | Booth C30/31
9月15-18日 | 15-18, September
艺术家:毕蓉蓉,陈秋林,冯冰伊,漆澜,王川,王俊,谢帆,熊宇,杨冕,杨述,翟倞
地址:深圳会展中心6号馆

千高原艺术空间外景图

展厅图

    千高原艺术空间将于“艺术深圳 2017”展出画廊代理和合作的11位艺术家毕蓉蓉、陈秋林、冯冰伊、漆澜、王川、王俊、谢帆、熊宇、杨冕、杨述、翟倞的作品,作品媒介包括绘画、摄影、录像和装置等。通过这些分别出生于1950至1990年代的重要艺术家们的作品呈现,展现画廊对中国当代艺术系统全面的关注与探索。
    陈秋林是中国当代影像艺术的优秀艺术家之一,她的作品常常将中国快速发展进程中的社会问题与个人体验相结合,引导观者对社会环境改变与生存空间的思考。时间与记忆是陈秋林工作的主要线索之一,于博览会展出的摄影作品“树”来自艺术家的“一天”系列项目,是艺术家关注个体生存经验与特定社会空间群体生存状况的代表性作品。出生于1990年代的新兴艺术家冯冰伊本科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跨媒体艺术学院,并于著名的伦敦艺术大学切尔西艺术学院取得硕士学位,冯冰伊的影像作品带有明显的个人体验叙述,她的作品以诗意的画面和哲思的结构受到广泛关注。
    王川与杨述是中国非具象绘画领域的两位重要艺术家。王川以持久和具有深度的抽象绘画创作而闻名。自1985年放弃写实绘画开始新语言探索后,在抽象绘画的发展上取得了巨大的成就,近年的作品带有明显的自我疗愈特征,博览会展出的“色身2号”即是代表性作品之一,该作品曾参加上海21世纪民生美术馆开馆展“多重宇宙”和上海明圆美术馆的“抽象中国2016”等重要展览。杨述的绘画广泛借鉴先锋主义的各种创作手法,运用到自己融合了涂鸦、拼贴、非具象的画面之中。杨述作品酣畅淋漓的色彩背后不仅有强烈的爆发力与偶发性,更传递出他感性、世俗的一面,可见绘画之于杨述纯粹的意义。
    年青一代的抽象艺术家王俊则以更为理性的方式完成作品,他的创作就像植物块茎的生长,作品常常基于一定的图像来源,再跟随特定的绘画逻辑,产生出看似不受控制实则高度理性的抽象绘画。毕蓉蓉从本科到硕士在国内接受的是传统中国山水画学习,其后又在欧洲获取了绘画硕士学位。她的创作将这种东西方不同绘画传统的方法论进行了完美的整合,并且体现出崭新的视觉面貌,毕蓉蓉作品以绘画为主,也涉及编织、装置、视频等等。
    翟倞分别于四川美术学院和中央美术学院完成了油画专业本科和硕士学位学业,是年轻一代最具代表性的绘画艺术家之一,翟倞常常以文学作为探索绘画的辅助工具,在充满趣味的画面中记录个人的思考。熊宇早年以极具个人视觉符号的青春少年形象的绘画广为知名,近年作品在延续原有视觉符号基础上,更多强化对绘画语言的探索。 漆澜精研中国和西方传统绘画,由此生发出个人化的复杂的绘画修辞语言,他的作品总是能够启发我们如何从对过去经典的消化而生产出新的文化。杨冕的作品也是借用艺术史上的经典图像,但是,杨冕却是以工业印刷分色的方式重新解构这些图像,质疑我们对经典的凝视。对于我们常常纠结的所谓传统与经典,如果说杨冕是一个质疑论者的话,漆澜其实是一个经典主义者。

部分展出作品
毕蓉蓉 Bi Rongrong
b.1982
    毕蓉蓉从本科到硕士在国内接受的是传统中国山水画学习,其后又在欧洲获取了绘画硕士学位。毕蓉蓉作品以绘画为主,也涉及编织、装置等等。她以自己在世界不同城市的经历为基础,从视觉感受出发,在无数的景观中选择了一些抽象化的符号,她将这些符号当作中国古典山水画中的笔触:首先,和笔触一样,它们也能暗示出作者的内心感受,视觉节奏,以及最为重要的,生命体验的整体记忆在下笔的一瞬间所流露的痕迹。其次,在编织,绘画,和装置作品中,这些“笔触”并不像古典山水那样的直接描绘,而是经过了手工制作的转换。于是,由内在到形式的传递通道也发生了改变,才反映出在当下的生活和内心体验。最后,她也将城市景观当作自然风景去处理,这不是一种直接描绘山水的逃避,而是来自于对当下时代身份的接受——这种接受是真正理解古代山水画所代表的,自然智慧的基础和关键。最终,毕蓉蓉的作品所构成的整体,既是她个体经验的一次升华,也为这个时代提供了一种年轻的,却又与过去相连接的感知方式。

毕蓉蓉 Bi Rongrong
它与时间和空间相关联 0815 It Happens In Time And Space 0815
布面油画 Oil on Canvas
30×40×5cm
2015

陈秋林 Chen Qiulin
b.1975
    陈秋林,1975年出生于湖北省宜昌市,毕业于四川美术学院版画系,是年轻一代中国新媒体艺术家的优秀代表。她的工作常常关注中国城市化进程中被边缘化的人群和文化,并用录像、摄影、装置等多种媒介结合她的敏感体验和思考。展出的摄影作品来自艺术家新近完成的项目“一天”系列,该系列作品以记录和冥想共存的方式,将处在中华一个角落里的古老文化和其中被更加边缘化的,且早已固化的生活呈现在全球艺术的语境中,因为无数个这样的角落构成了中国社会文化现实中最为边缘却又重要的部分。

CHEN Qiulin 陈秋林
Being 树
Film Photography, Giclee Print, Hahnemuehle Photo Rag Baryta 315g
胶片摄影,艺术微喷,哈内姆勒摄影纯棉硫化钡315克
120×80cm / 1 piece, Three piece,画框:122x82x6cm, Three piece
2014-2016
Ed. 5+2AP

冯冰伊 Feng Bingyi
b.1991
    冯冰伊一直以影像及影像中的文字叙述相结合的创作为主。她早期的作品从“安徒生童话”或者“太平广记”这样带有童话色彩的著作中找到灵感。作品不是简单改编原作的故事,而是从细节出发,例如一只作为旁观者的鹳鸟,再延展出的新的,属于自己的故事。在接下来的作品中,她的影像结构不断扩展,有在茫茫荒原中旅行时的拍摄,有精心谋划的表演和长镜头,也有对经典电影片段的引用和重新剪辑。同时,她影像中的音乐也常常是自己作曲和制作,当然,作为一名音乐爱好者,她有时也会剪辑一些或经典或冷门的乐队作品,与自己录制的画外音或独白穿插在一起。这些素材,无论自我的经验,内在感受,还是外在的文字,或者影像,都在严格制定的影像语言中显现出新的整体感,用可见的视觉节奏,勾画出敏锐而开阔的心灵世界。因此,这些作品不是拼贴式的逻辑,而是一种以体验为基础的方法论的自我确立。在她最近完成的“Clitche(偏差)”系列中,文字叙述开始反思当代文本无可避免的偏差本身。在后现代哲学思潮当中,当人们希望用理性描述这个世界的历史,社会,科学,以及个体等等一切的时候,都无可避免的陷入文本本身的可疑性,让“真实”越来越远。而冯冰伊的影像用自身的形式抗拒着这种散漫的力量,这源于对她自我内心的坚守,以及对建构一个自我影像世界的信念,而非对后现代思潮的屈服。

冯冰伊 Feng Bingyi
我们的帽子里还有冰 There is still ice in our caps
架上装置/蜡,菲林 Installations on Shelf/Wax,Film
30 × 40 × 4cm, 2016
Ed.3+AP

漆澜 Qi Lan
b.1973
    漆澜的艺术创作是具有压迫性的绘画行动,是复杂迂回的思维和视觉实践。那些他所选择性地认同或对抗的传统,是他创作的源泉和素材。他与经典对话,不是臣服和追随,而是质询和开创。他追求真正属于绘画的整合性的艺术表达,这不仅需要耐心,还需随时调动对绘画的微妙的预感。漆澜的绘画过程就像是一次次搭建多米诺骨牌,一次次推倒重来,产生无数变量,在中断、蜿蜒中前行。漆澜是画家也是批评家,他的挑剔和质疑不只针对外部世界,还有其知识、经验和思想中的无数个锚点,他的绘画正是这些锚点外化于视觉语言的冲动或验证。

漆澜 Qi Lan
似曾相识(一) Deja Vu (1)
手工皮纸综合材料
Comprehensive Material on Handmade Bast Paper
79×108cm
2015

王川 Wang Chuan
b.1953
    王川,1953年生于四川成都,1982年毕业于四川美术学院中国画系,现工作、生活于北京、深圳。
    王川是中国当代抽象绘画最早的先驱之一,他的创作与生命体验紧密结合,显现出自我疗愈的特征,近两年的布面油画又不断显现出基于绘画语言本身的冥思。他对现实世界既充满幻想和欲望,同时也不屑于之和不知所措。王川是个矛盾体。物质和精神都不能使他感到安稳满足。他永远自觉立在边缘,无法归属,而思辩与画画是他跨越空虚与飘浮的指标。不过指标又总是不停随着生命移动。

王川 Wang Chuan
色身2号 Color Body No.2
布面丙烯 Acrylic on Canvas
200×200cm
2015

王俊 Wang Jun
b.1974
    王俊是年轻一代优秀的绘画探索者之一,在过去的几年里,他一直在视觉结构层面进行着颇具冒险精神的试验,尝试破坏图像结构,制造全新的观看方式与其它的抽象绘画作品不同,王俊的每一幅新作品都以一张随手拍摄的具象风景照片、一段手札、甚至述职报告里的句子为图像基础,经过长期反复的描画、涂抹、覆盖、重建,最终变成一种抽象的,却又是可以看见的,纯粹的视觉节奏。这一节奏来自他在视觉的辨认与破坏之间不断“闪回”的过程,最终的画面是一种图像被彻底毁坏后的残骸和灰烬。这片残骸和灰烬记录了他寻找图像视觉的边界的过程,并最终形成一个最低限度遗存元图像信息的物证。
    与其它的抽象绘画作品不同,王俊的每一幅新作品都以一张随手拍摄的具象风景照片、一段手札、甚至述职报告里的句子为图像基础,经过长期反复的描画、涂抹、覆盖、重建,最终变成一种抽象的,却又是可以看见的,纯粹的视觉节奏。这一节奏来自他在视觉的辨认与破坏之间不断“闪回”的过程,最终的画面是一种图像被彻底毁坏后的残骸和灰烬。这片残骸和灰烬记录了他寻找图像视觉的边界的过程,并最终形成一个最低限度遗存元图像信息的物证。
    在观看王俊作品的过程里,观众的内心想象可以得到释放。有的人从中看到了舒缓,有的人却看到了破坏和张力。于是,他的作品也像是每位观众关照自己内心的一面镜子。实际上,这与王俊在创作时,通过图像体察自我的过程是一致的:寻找视觉边界的过程,也是寻找内心边界的过程。就像对某种终极感知的包围和搜索,甚至围猎,当包围圈不断缩小时,终极的感知却又向内开辟出新的宇宙,并引导着新一轮的包围,搜索。这一具体而充满惊喜的方法论,也让王俊的绘画重新成为对内心的关照。

王俊 Wang Jun
无题 Untitled
布面丙烯 Acrylic on Canvas
180x150cm
2014

谢帆 Xie Fan
b.1983
    谢帆近几年开始运用半透明绢质基底创作——由光、绢、画框以及油画颜料共同营造出一个物质性的漫反射空间。这种绘画方式的选择清晰地衬托出艺术家所执着的视觉本身的非物质性,从物理角度逾越了平面绘画形式中常规的图-底关系,令观者的目光仿佛反观看见影像投射在自己的视网膜上,并在那一时刻将视觉重新回转到柏拉图所说的“洞穴”里,以一种辩证的方式展现出视觉的本质。在面对谢帆的画作时,观众往往会在第一时间沉浸于一种视觉的愉悦中,如同在领受太阳和宇宙光明给予人们的一切希望——或许,这也正是谢帆期望得到的感官回应。

谢帆 Xie Fan
景 No.1、2、3 Scene No.1、2、3
绢上油画 Oil on silk
100×100cm/每件
2014

熊宇 Xiong Yu
b.1975
    熊宇的绘画尝试正是基于这个“人造世界”而进行阐述与再创造,这个世界正是人类创造的不同于自然的世界,也是使我们深陷其中的另外一种真实的世界。熊宇认为:“即使像绘画这样传统的艺术,今天依然在这样的‘新世界’当中。”熊宇的绘画中最不可回避的一个话题是“卡通”。直到今天,熊宇的作品中依然保持着这种图像风格的延续。关于这一点,熊宇除了受到安迪·沃霍作品“形象可以无数次重复”的观念影响之外,画家自己也认为这应该算作是波普艺术思维的一种个体延续。熊宇还是一位虚拟游戏的爱好者,这种爱好除了能带来精神愉悦之外,对他的作品创作也有一种直观的启发。这种启发来自一种画面情感表达与营造的维度。

熊宇 Xiong Yu
白驹过隙 The Passage of Time
布面油画 Oil on canvas
150×120cm
2016

杨冕 Yang Mian
b.1970
    诚如杨冕自己所说的,从最初的“美的标准”,到近年的“CYMK”,可以说十余年来他仅只实验过这两个系列,但所针对的却系同一个问题:图像的复制与传播时代,对于图像的生成本身的质疑和反思。如果说前一阶段更接近一种表态的话,那么,在后者“CYMK”系列中,杨冕已然进入图像内部结构,从中深度揭示了机械复制时代的图像及其传播对于我们日常经验的占据和规制。更重要的是,杨冕的创作本身隐含着一种方法论的自觉,即一种“元图像”和视觉考古实验。

杨冕 Yang Mian
CMYK-五代+观音菩萨坐像壁画
CMYK-The Five Dynasty:Fresco of sitting goddess Guan Yin
布面丙烯 Acrylic on canvas
150x120cm
2016

杨述 Yang Shu
b.1965
    杨述1965年出生于重庆,1988年毕业于四川美术学院油画系,获硕士学位并留校任教,1995年在荷兰Amsterdam Rijksakademie驻留一年。
    杨述是中国实验绘画早期的探索者之一,自1980年代中期开始,杨述即开始进行非写实绘画的实验,其间对西方现代主义以来的多种风格形式进行了尝试和实践,最终形成独具个人风格的抽象表现主义绘画。近年来,杨述的作品越来越融入涂鸦手法,期望借由反绘画的方式寻找新的可能性。

杨述 Yang Shu
无题2015 No.5 Untitled 2015 No.5
布面丙烯、木条 Wood, Acrylic on Canvas
180×260×8.5cm
2015

翟倞 Zhai Liang
b.1983
    翟倞是一位讲述精彩故事的艺术家。故事的对象很特别,例如“文本”的故事,“逻辑”的故事,“叙事”的故事等等。这些“故事”转化为绘画和空间作品,将观众拉入思辨的场域中。在新的创作里,翟倞的绘画发生了重要的转变。他力图将“慢”的思想内涵,与观看时的视觉感受直接联系在一起。创作时每一个具体的步骤,都是他探究“慢”的过程与结果的写照。作品的边界,与艺术家内心的边界,也许只是不同维度的同一事物?

翟倞 Zhai Liang
平静 Peace
布面油画 Oil on Canvas
156×231 cm
2016

  • 发表评论
  • 最新点评
  • ·匿名评论评论 点评: 中国艺术品市场将迎来新的高潮期
  • 第二,随着电子金融商务的快速发展,由少数权威机构定价控制交易市场的现象会被市场需求定价,公众普片参与
  • ·匿名评论评论 点评: 中国艺术品市场将迎来新的高潮期
  • 在我看来,艺术品市场走好,除了上述原因外,第一,还应看到随着我国在世界上的逐步富强,民族文化自信会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