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是什么
http://www.zhuokearts.com 2017-09-14 新闻来源:卓克艺术网
艺术家:苏传敏 、 
扫描二维码进入本新闻手机页面浏览

苏传敏/文

    口中干渴,注视着手中的苹果想吃却又舍不得,这散发着清香的苹果很是漂亮,半边泛青的淡绿半边粉粉的玫红,淡绿和粉色相互的过度中,混合着清透的奶黄,其色彩其鲜嫩美不可言。
    苹果的这种视觉力道从何而来,以至我口内生津,忘却了干渴,很是舍不得吃掉它。
    心情烦闷时总爱走到古筝前,闭目端坐垂臂松肩,让手指在琴弦上轻轻划动,听那一串串悦耳的声音,像清脆的泉水在心中流连,其美妙亦不可言。
    这声音的魅力又从何而来,以至于让人忘却烦闷,眉梢舒展,散尽了心中尘霾。
    从窗户射入的阳光照射着苹果,我注视着它,看它的鲜嫩并嗅着它的清香。此刻,它对我的感官做了些什么?
    我也常常倾听着琴音,品味它的透明和它的清脆,体会水一样透明而又清脆的流动。这琴声对我又做了些什么?
    百无聊赖时,我总要把这类疑惑拿过来琢磨。

    人的神经系统有一个特性:碰到顺心事它就舒展,碰到不顺,就像被触摸的海葵收缩起来。心理学把此种收缩称作神经系统的抑制状态,这种抑制会对生命系统带来危害。
    手指拨动琴弦产生的空气振动进入耳鼓膜,在听神经上变为电的脉冲波,声波的能量在这里转换为电能。脉冲顺着听神经进入大脑,唤醒了大脑深处储存了无数年的讯号。筝弦震动进入听觉后的频率,很是接近水信号的神经电频率,不同音高的琴弦震颤,就像大小不同的石子落入深潭,激活了生命深处对水的依恋。
    人脑是一个活化石,生命诞生以来大脑 进 化 的 所 有 结 构 和 信 息 都浓缩在这里:有爬行动物时期的脑、哺乳动物时期的脑以及现代人类的脑。在这些结构里,全部都存有生命 各个 时 期 对水的“深情厚意”。水是生命存在的基本条件,爬行动物就是由水中来到陆地,哺乳动物和早期人类,都是依水源而栖居。
    划动的琴弦在听觉里产生的信号频率,太酷似水流声在大脑中的讯息,当筝琴的弦音把大脑深处有关水的信号一层层唤起,这些信号便向大脑皮层和各个区域扩散开去,就像清泉注入干渴的土地,原本收缩中的神经细胞渐渐舒展,整个生命系统被琴声所滋润。
    在这样的滋润中,淤堵的心结被打开,凝集的郁闷被释放,生命系统又迎来了灿烂阳光,声音的美由此而来。
    苹果原本是一颗种子,其“使命”是为它的所属物种“传宗接代”。苹果这样的种子不能像草本植物的种子那样随风游走天涯,它需要被鸟类或其它动物食用。当果肉被消化,种子随着动物的排泄物异地安家,然后才能在新的环境里发芽、生根、壮大。物种繁殖的本能,让果实具有艳丽的色彩、芳香的气味、甘甜的果肉,这样才能有效刺激相关动物的视觉、嗅觉、味觉。这种 立 体 式、全 方 位 吸引其它生物的“手段”,有效保证了果树所属物种的基因繁衍。
    由此类推到花的世界,也都是植物基因背后的设计:花朵也是以芳香的气味,艳丽的色彩,美味的花粉“贿赂”各类昆虫,昆虫在得到丰厚酬劳的同时,帮助植物传授花粉,完成了物种繁衍的关键环节。
    细细感受苹果的色彩,你会惊叹植物基因的非凡能力:不管是昆虫或是其它动物,其生命系统都有最佳的运行状态(这种状态下,神经系统有它最佳的运行结构和运动频率)。而自然界最神奇的现象就在于,植物的基因,如 何 猜 透 昆虫和动物的“心意”?如 何 知 道动物心灵运行的秘密?这些植物基因,竟然能够让苹果和各类花朵所反射岀的光波频率,恰恰是昆虫和动物生命系统最为需要的频率!
    我再次注视着手中的苹果,让它的色彩不断扫描我的视觉,它的淡绿、它的奶黄、它的粉色光谱,不断引导、调节、“安抚”我心内的律动。渐渐地,被调节后的内心,一个亮丽、祥和、甜美的心境诞生了。我品尝着心中的感受,由衷的对着苹果说出一个字——“美”。

    甭管听到什么,进入耳朵的都是声波。这些声波,在内耳基底膜上变为神经电波;
    甭管看到什么,进入眼睛的都是光波。这些光波,在视网膜上同样变为神经电波;
    这些外来的神经波动,和大脑内部执 行 生 命 功 能的神经波动相汇合,必然发生运动频率上的相 互 作 用,这些作用或是消极、或是积极,或对立冲突、或和谐共鸣。
    美就产生于两种波动的相互作用。
    人的心理世界可以概括为三种不同的状态:绷紧的疲劳状态、懈怠的缓滞状态、适中的运行状态。
    长期紧张的劳作可使人的身心进入第一种状态;接连的阴雨天气,压抑、不顺心的生活可使身心处于第二种状态;而宽松、欢愉的生活节奏则对应着适中、祥和的心态。
    这三种不同心态,对于外来信号有着不同的“审美”选择。
    当人的身心处于绷紧的疲劳状态时,那些可以缓解这些疲劳的舒缓信号是美的;对于身心过于懈怠的人来说,那些能够激活滞缓心理的强烈信号是美的;而处于常态心理的人们,那些能够和当下心理韵律相和谐相共鸣的外界信号是美的。
    以色彩来说,紧张疲劳的身心喜欢舒缓的绿色和蓝色;懈怠滞缓的心理需要激昂的红色和黄色;常态的心理,可随意愿选择能够产生心理愉悦的颜色。
    艺术是人们根据自己的情感需求而专门设计的一种外部表达形式。比如音乐,它是由高、低音的差别节奏,长、短音的差别节奏形成的 听 觉 旋 律来表达和抒发人们的情感心理;绘画以色彩的对比节奏、明暗的对比节奏、刚柔对比节奏等等组成的 视 觉 旋 律,表达和抒发人们的情感心理;歌舞、戏曲、戏剧等综合类艺术,全方位刺激人的感觉系统,以立体的感知方式来表现和抒发人们的情感心理。
    人们的一切情感、一切意识,都有其特定的心理存在形式,在电讯号的层面上,它们有特定的运行结构、运行频率和空间秩序。当外界信号的频率及频率的结构秩序(比如音乐的旋律和绘画的色调)和某种情感的心理形式相同或相近,来自外界信号的那个实体,就表达、抒发了人们内心的情感,并由此而成为代表这些情感的符号和载体;当一个外界信号激活或强化了原有的心理运行空间,优化了心理的原有秩序,这个外部信号也就成为了审美的符号,成为了大脑的“知音”。
    所以,美就是生命自身的内部运动与外部自然的特定运动形式相和谐相共鸣的产物,是生命在运动形式上所寻找的外部知音。

    人们登临高山,可感受高山的“雄伟”;俯瞰江河,可体验江河的“壮丽”;仰望星空,可惊叹星空的“浩渺”;沐浴春光,可享受春光的“明媚”。
    “天有大美而不言”,这个“大美”就是自然的律动。从地球创生以来,自然就以自己的 大 律 动 默默养护着生命。各种生命形态也都以自己的 小 律 动,响应 、追 寻 着自然的大律动,并保持与自然律动的同步、和谐、共鸣。“雄伟”、“壮丽”、“浩渺”、“明媚”是自然之美,是自然律动对生命律动的作用,同时也是生命律动对自然律动的回应。
    “遵四时以叹逝,瞻万物而思份,悲落叶于劲秋,喜柔条于芳春”。时光流逝,让人感慨叹息;万物形态,引发千般思绪;秋叶飘落,使人心生悲怜;一抹春绿,带来满心欢喜。这是中国古人面对自然写出的诗意般感受。人之心,心之情,与自然千丝万缕。自然万象,不仅“赏心”,不仅“悦目”,亦可生情,亦可转换心境,自然的律动,荡漾着观赏者的心灵。  
    所以,美不是别的,是心灵与自然的对应,是心灵与自然的沟通,是人在无我的状态下,生命与自然纯物理形态的共鸣。
我重新拿起苹果,再一次的注视它:缕缕清香,清透的色彩,完美的造型;物我相对,物我相忘,仅剩下视觉信息的交流,我陷入静穆的幻境之中……。
    我知晓这苹果的灵性,它是该物种上亿年进化的结果,它是 利 己 的,为了物种的繁衍;又是 利 他 的,给予对方能量。利他是为了利己,利己首先要利他,这也是 宇 宙 的 法 则,在这个法则里,美无处不在。
    面对古筝,不曾触碰琴弦,便可在心中聆听《高山流水》、《汉宫秋月》、《渔舟唱晚》……,从无声之中感受古人的音律、今人的情趣、他人的心胸。一架筝琴,便把古人今人他人串联在一块。美,不仅把自然和人相连接,也把今人古人他人相沟通。有了美,就有了物我一体、万众一体、万物一体。这既是个人心灵的和谐,也是人与人的和谐、人与万物的和谐。
    物质是运动的,物质的运动不能不趋向于和谐;生命是运动的,生命运动不能不趋向和谐;个体生命的运动与物质世界的总体运动不能不紧密相联、不可分离、趋向于和谐。美就是和谐下的产物,是个体生命与大千世界的统一、同一、共鸣。
    美,是一种对应:一边是自然,一边是心灵,相互呼应、相互印正。美代表着完备的生命。

  • 发表评论
  • 最新点评
  • ·匿名评论评论 点评: 中国艺术品市场将迎来新的高潮期
  • 第二,随着电子金融商务的快速发展,由少数权威机构定价控制交易市场的现象会被市场需求定价,公众普片参与
  • ·匿名评论评论 点评: 中国艺术品市场将迎来新的高潮期
  • 在我看来,艺术品市场走好,除了上述原因外,第一,还应看到随着我国在世界上的逐步富强,民族文化自信会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