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越刻骨越自由——葛涛与他的意境山水
http://www.zhuokearts.com 2017-11-02 新闻来源:卓克艺术网
艺术家:葛涛 、 
扫描二维码进入本新闻手机页面浏览

    他的画,初看是一派古意,并无色彩的喧哗,不过是传统的中国山水。我曾经不知轻重建议:画面太淡,过于冷清,何不于这淡色中点一笔艳丽,就如皖南满山绿色中忽然扑入眼中的那一树桃红?
    忘了他当时的表情,如今细细揣摩,又觉得如此甚好。因为我在这一片淡色的繁华中窥见了一股冷遁之美,如同道家的孤独,越刻骨,越自由。
    捕捉到这股冷遁之美,再读他的画,便觉得很有意思,您瞧他用浓淡干湿的笔墨布局出一派眼花缭乱的繁华气象,那些皖南山区里的山水流云,亭台楼阁,以及在某个清晨大自然赐予他某种稍纵即逝的灵感,统统被他描绘到那一张纸里,险峻的山直插入云天上,跨山的桥建在半山的云里,缭绕的雾气、曲折的山路、蜿蜒的溪水竟是不用分得太清,因为贞节牌坊就突兀在这虚幻的世界里。这一纸世界被他填得满满当当的,却全没有一点儿拥堵窒息的沉闷,因为,那远山的深处,好似有云水禅心的曲子袅袅娜娜地缭绕着,自可梳理你的思绪,让你静心。
    虽然俗世中的葛涛是非常灵动的一个人,机敏幽默、有时有点急躁,但孤独与自由,却是他的画作徐徐地传递给我的越来越清晰的印象。他的画时空常常是错乱的,不过并不是为了错乱而错乱,他曾经说过自己的追求:“笔墨要避开俗世的纷扰,让精神与山水坦荡对话。”
    在任何一个时空中穿越,与山水植物对话。这是怎样一种刻骨的孤独?然而,这是画家完全愿意接受并且乐在其中的孤独。我把这理解为逍遥。
    如今,逍遥的葛涛依然用自己的方式履行他的追求,他依然开着吉普车在各个山区里转悠,将旅行与流转视为人生。在皖南的某个山区,他发现了几具朽得风雨飘摇的老树根,便手舞足蹈给我们发微信:“雕琢与天然之间,我选择天然,生机与腐朽之间,我选择腐朽,鬼斧神工的大自然,令我疯狂!”
    作为朋友,我深表理解。我想那些腐朽后的老树,它残存的肌理里一定有记忆有过往,有风雨过后最深刻的无奈,有无奈过后依然的坚守。它们最终都会被葛涛沉淀了,然后变成他画作里的一株老树,立于一派繁华的山水间,从此不动不摇。
    斯蒂夫·汉克斯说过,“艺术是一种逃避,它可以带你去某个你感觉是你想要去的地方。”无论是瓷器还是纸张,或许,那画中的云水禅境便是“游侠”葛涛在江湖行走中,要为自己寻觅的一处所在,在那里,他可以好好体会,他对山水流云的这一份自由自在的爱情。

  • 发表评论
  • 最新点评
  • ·[匿名]评论 点评: 艺术之旅
  • GdEbPq https://www.genericpharmacydrug.com
  • ·[匿名]评论 点评: 走进现场
  • XORFV7 https://www.genericpharmacydru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