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色不欢的画家——单刚
http://www.zhuokearts.com 2017-11-06 新闻来源:卓克艺术网
艺术家:单刚 、 
扫描二维码进入本新闻手机页面浏览

策展人:谢泽
开幕茶会:2017年11月11号下午3点
地点:合肥华润万象城一层“万象城—室内派快闪艺术空间”
主办:燕子摄影,香榭画廊
协办:华润万象城,卓克艺术网

无色不欢,用来形容画家单刚再也适合不过
他的画永远充满着明亮的色彩


    二十年前左右,回了国的单刚画室传真机上放着一张荷兰文的传真件。这是大使馆发来的女王生日爬梯邀请函,因为中国面孔的单刚是荷兰籍,这是一个重要的信号。
    几乎就在同一年的初冬,有一次我在单刚家“导腿”。那个时代,同性朋友间“留宿“俗称“导腿”。原因大多是聊得嗨了!夜谈太晚,也没有私家车,私家车这个词几乎没发明出来。于是“导腿”,那是家常便饭。
    记得单刚脱去牛仔裤一下就露出了黑乎乎的毛腿,我吓一跳!
    “这么冷的天你就穿一条牛仔裤?!”
    “是啊!在欧洲都是这么穿的!冬天就穿一条牛仔裤。”
    从此,单刚的腿改变了我的“腿生”!假如气温不低于零下十度,我就再也没有穿过棉毛裤了!穿棉毛裤肯定不是好画家,起码不是一个酷的的画家!那时,酷这个词也还没诞生。当然,”秋裤“,这个世界上比“秋菊”还冤枉的词也没诞生。
    单刚看我被惊呆,又轻描淡写地说了句:“这不算什么,我一直坚持冬泳!”那时,我也几乎刚刚知道“冬泳”这个词,那也是在“人民画报”上看到的。可眼前,这是一位画家,而他竟然还是冬泳协会的会员。谁都知道,单刚长得非常健壮!而且对世间美的东西有着一惯的敏锐。
    刚刚认识单刚那会儿,我大学刚毕业。当时单刚留着长发和胡须,一副标标准准的波西米亚流浪艺术家风范。我同学逢人就让人猜单刚的年纪:“你猜单刚多大了?”那时我三十岁不到,看单刚的江湖风范,估计大不了我们几岁。最后,我们一定大错特错,同学总会胜利,他总是眨巴眨巴着大眼睛诡笑:“他都四十岁了!”
    “卧槽!这么老?”那时,“卧槽”这个词也还没诞生!但我们是时代的弄潮儿,所以那会儿就先用了。当时我们都被吓坏了:我们竟然跟这么老的艺术家交上朋友了?酒吧里的文艺美女总是对单刚惊叹:“哇塞!你长得真像郑中基!”其实,二十年前“哇塞”这个词好像也没发明出来。
    虽说大我十岁左右,由于单刚天生的亲和力,他也没有一点大哥架子。一段时间我和单刚形影不离,常常出现在“老头小鸡店”和早期简陋的酒吧。印象最深的是,有一年世界杯我和他打赌阿根廷和荷兰的决赛,最后荷兰输了!单刚请我喝酒,我记得他冷静的眼神。因为荷兰,输了!而他是荷兰籍,理性,愿赌服输。
    可是没想到,再由时光荏苒快二十年的今天。假如那位同学还在身边的话,他一定依旧会眨巴眨巴着大眼睛、一定会依旧一脸坏笑:“你猜单刚多大了?”无疑,这回赌局一定还是跟二十年前一样,你还会输!你会说:“估计单老师有三十几了吧?!”
画家单刚,大学一毕业就辞职骑自行车去了云南。其后,旅居荷兰和非洲,加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非洲的援助项目,自己开垦土地种植庄家。永远不穿秋裤、冬泳,保持了三十岁相貌二十年。
    刚回国的一段时期,单刚的画面几乎都是原色构成,带着非洲的野性和欧洲的理性,有原始主义和表现主义风格的混合,是难得一见画得非常放松的“油画家”。为什么要强调“油画”呐?因为单刚并不在材料上浪费时间去试验其它材质和媒介,毕竟,艺术的本质还是画面,既然媒介只是工具,他就选择自己最拿手的。
   一个画家表现的是心里所想、眼里所见的东西。在上海M50艺术区建立工作室后,单刚的油画开始慢慢在表现主义的样式里自然而然地加入了新视野、新观念。他刚回国时,非洲的艳阳、非洲鼓的回响和荷兰的郁金香一定长留在他的记忆里。那时,他的画就像孩子的调色板一样灿烂明亮。在国内,周边的环境发生着巨大变化,人,也在发生巨大变化。更重要的是:他的身边挤满了人!人和人,几乎是生活唯一的主题。在一个宗教信仰普遍缺失的时代,单刚用双手合十的画面来表达对这个时代的怀疑和批判。
    当官员和商人走进寺庙合掌祈求时,当无数个人怀着集体无意识的迷茫表情走进寺庙时,单刚看到的是信仰的破灭,当“信仰”异化为“迷信”,这个世界的底色也变为灰色、变得荒诞不经、可笑。大叔大婶们,这就是中国梦吗?那些合掌的迷茫的人们?!在他们善良又胆怯的梦里。
    单刚描绘了时代的人们那贪婪、慌张、迷茫和空洞的面孔。单刚现在的画,厚重的笔触和肌理仍是画面结构特点,在我看来,他宁愿选择蒙克和卢奥的沉重,也不感冒里希特和埃因霍夫的潇洒。他的画面早已没有了时髦的技法炫耀,也没有了往日欢快的色彩盛宴,非洲和欧洲已经遁形,只有赤裸裸的现实和他自己最朴拙的语言。————【策展人:谢泽】

本辑画家:单刚
1984年毕业于安徽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油画系,同年任职于合肥艺术馆;
1988年移居荷兰,为荷兰职业画家,现居住上海和合肥。












展出:
1988年10月赞比亚首都奴沙卡画廊个展;
1991年7月阿姆斯特丹“RAT”参加艺术家群展;
1992年1月阿姆斯特丹“238”画廊个展;
1993年7月荷兰南部“zist”艺术节获一等奖;
1994年3月阿姆斯特丹“238”画廊个展;
1996年4月台湾彩石艺术环境《华裔艺术家联展》;
1996年7月台湾彩石“米罗”艺术环境个展;
1996年9月台湾彩石艺术画廊四人联展;
1998年4月中国北京“国际艺苑美术馆”五人联展;
1999年10月中国北京美术馆参加世界华人“水墨”艺术大展;
2005年3月上海“海莱画廊”双人展;
2005年9月上海“昇艺术空间”三人展。
2005年12月上海莫干山路50号“香海艺术空间”双人展
2007年10月上海“坤艺术空间”联展
2008年3月上海法国“GALERIE ARTENOO”联展
2008年7月上海莫干山路50号香篱画廊联展
2008年10月北京宋庄艺术节联展
2008年10月荷兰阿姆斯特丹trans art gallery个展
2010年10月上海莫干山路50号M3艺术空间双人展<<灵魂的展示.原始>>
2010年10月上海德国林格艺术空间群展
2011年6月安徽第二届双联展览 <<黄桥幸福计划>> 合肥
2013年 11月 安徽当代艺术与设计展<<生生不息>> 合肥
2013年5月安徽文化艺术中心-- 个展<<逆流的色彩>> 合肥
2014年10月安徽当代八人展--《潜流》合肥
2013年签约美国旧金山REVERIE 画廊


  • 发表评论
  • 最新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