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影淋漓——读傅文俊数绘摄影
http://www.zhuokearts.com 2018-01-04 新闻来源:卓克艺术网
艺术家:傅文俊 、 
扫描二维码进入本新闻手机页面浏览

文/  

傅文俊数绘摄影作品《永不交叉》

    细品极思,“数绘摄影”,珠玑四字,巧然囊括技术痕迹与成像效果。较抽象摄影、全息摄影等单一分类性称谓,自有其独到之处,十分耐人寻味。究其何为数绘,意即通过计算机数字处理,显现出刻绘的图像表征。当然,其同数码图像的决定性区别,乃是摄影本身同现实的紧密联系,让数绘摄影可在现成的既定物象中,流露出人性思考的深邃表达。
    摄影术借助光完成对现实的复制,从其诞生伊始,便冲击了以透视和解剖为安身立命之本的西方古典绘画传统。波德莱尔否定摄影,认为它对自然的客观摹写俨然成为“绝对的艺术(the absolute of arts)”,磨灭了个人、个体及个性的演绎空间。时至今日,摄影蕴含的独特艺术魅力,已重归尊重,达成共识。颇多艺术家在固化的现实情境中,不懈地尝试,以求争取艺术自由表现的可能性,傅文俊便是众者之一。他在创作中融入电子技术,手动操作以表达原定的预设想法,从个人情愫的感受出发,呈现对社会、生活、历史的反思。

傅文俊数绘摄影作品《变异的细胞》

    傅文俊近期的摄影作品,在语言表达的逻辑层面,发生了明显的转化。之前的创作,以时空幻置的剧场感呈现,其人形、物象多以复绘重组的形态浮出,偏执探究历史文化、社会变革与个人异化之间的宏大关系,一如格林伯格所定义的摄影,有着“技术+讲故事(storytelling)”的叙事性与观念性。近作宛若芳心一转,陷入单纯的心境。其艺术创作的方法依旧如常,然归结起来,大致有以下两个鲜明新特征:一是图像细节的消失,重在模糊物象的形体感知;二是“墨”影的潺动,其黑白关系的处理,在哑黄色纸张上,似淋漓般意犹未尽。
    就前者而言,细节的消失强化了所摄物象的特征,使其更具有意象性。在抽离本体形像的过程中,即消匿过程中,凸显图像所刻画的真实与自然原有的现实的矛盾。物象仅在局部特征的提醒下复原图像,但真实似乎又已远去。其反锐化的技术处理,改变、置换、消解了自然的既定形象,以分离的局部协调整体的平衡。清晰与模糊,真实与现实,清醒与困惑,都在逐渐消退处的图像中,留有可辨可识可思的程式。就后者而言,潺动的“墨”影实为中国画笔墨浸染宣纸的效果。而傅文俊近作,用摄影探索表达边界,在介于似是而非的表现之间,营造出烟波浩渺的氛围。其图式抽离后的表意倾向,以留白等传统水墨布局手法实现。在摄影的视觉感官上,接近水墨笔触的淋漓感。无论是动物形象,还是建筑简图,其表现性、表意性或者写意性都有充分的流露。

傅文俊数绘摄影作品《独钓寒江雪》

    傅文俊的近作,通过探索拓宽了数绘摄影表达的可能性。其图式转变,将中国传统笔墨经验以新的方式延展,为其个人表达留有更新的空间,也在具象与抽象的图式上有所思考。傅文俊作品中蕴含着精心雅致的构思及纷繁变化的手法,其中的叙事、观念与写意无疑能立足当代视角给予艺术新的启示。

  • 发表评论
  • 最新点评
  • ·匿名评论评论 点评: 华东文博城6月2日盛大试营业
  • 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