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玮:沐手刻经如面佛
http://www.zhuokearts.com 2018-01-05 新闻来源:卓克艺术网
扫描二维码进入本新闻手机页面浏览

    “中国微雕历史源远流长,又称“神刻意雕”。雕刻时,肉眼看不到字,全凭感觉运力。微雕的特点是:以微取胜,微中见宏。而“硬派微雕艺术”则是玉雕界提出的新概念,作品多以玉牌为承载体,在方寸之间用微雕的形式诠释中国传统文化诗书画印之大雅。
    在尚品润博1月21日在北京亚洲大酒店举办的第13届中国当代玉雕大师作品拍卖会征集中,一件硬派微雕艺术佳作《般若波罗蜜多心经》引起不少藏家的关注和赞誉,这件作品的作者便是中国硬派微雕艺术传承人、海派玉雕大师——胡玮。

胡玮(简介)

    胡玮,女,字素青,大学本科学士学位,中国硬派微雕艺术传承人,海派玉雕大师,中国工艺美术协会会员,中国书画院研究员,上海市书法家协会会员。
    自幼喜好书画,长期临习历代名家碑帖,真、草、隶、篆多有涉猎,尤善金农漆书,后又经大学专业书画学习,文学、书法的艺术修养和绘画功力的历练为其阴刻玉雕打下了扎实的根基。2003年在父亲胡绍宇(江西省工艺美术大师、浙江省玉雕大师、中国硬派微雕艺术创始人)指导下学习玉牌微雕技艺,经过十多年的潜心专研,逐渐熟练掌握集硬雕、脆雕、微雕于一技的硬派微雕艺术之精髓,并在此基础上创新出玉牌深刻微雕技法。她的作品细腻却有深度而不失触感,精微细致却又清晰可见。

以玉为纸 以刀代笔
以“硬派微雕”的姿态为创作发声

    玉,石之精华,佛道雅称为大地舍利子,是具有祛邪避凶护佑之灵石,被权贵君子雅士奉为五德之尊,中国的玉文化和佛教自古以来就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

    佛教元素在玉石雕刻中也被廣泛的應用,但歷來玉石雕刻師基本都是用陽雕手法將菩薩造像表現在玉石上,胡瑋的《般若波羅蜜多心經》却是從中國傳統繪畫著手,以古代壁画菩萨造像为原型用游丝线描技法将观音大士法相雕刻于玉牌正面,雕刻观音造像时必须行笔果断、全神贯注,一气呵成,玉由于其材质坚硬的特性,下刀极其困难,轻则划不动重则线条粗笨,在雕刻时刀笔一定要平稳,粗细衔接自然,如“春蚕吐丝”,连绵蜿曲,含蓄、飘忽,使人在舒缓平静的联想中感到虽静犹动。因其极细的尖笔线条,故用尖笔时要圆匀、细致。在运笔时利用笔尖,用力均匀,达到线条较细,但又不失劲力的效果。

    其次更为困难的要数雕刻整篇《般若波羅蜜多心經》全文,《般若波罗蜜多心经》,梵文:Prajñāpāramitā Hṛdaya。全经共五十四句,二百六十字,是诸部般若的核心,是摄取六百卷大般若经的要义,文约义深,是成佛的指南,利生的法宝。佛教典籍中关于抄写、持诵《心经》而得善报、增福慧的故事有很多。历代帝王、将相、高僧大德、书法家、文学家,大多崇尚写经,而其中写得最多的,便是这部《心经》。
    一般玉石雕刻心经必须要大牌子才能刻下这么多字,牌子大且重戴着就必然不便,所以胡玮就想到用微雕的技艺将书法雕刻浓缩在小小的玉牌之上,既能随身佩戴又能长日念诵观看,但是要将260字的心经全文雕刻于面积仅为5*4厘米左右的玉牌之上谈何容易,首先从玉料的选材开始就必须严格,要做微雕的玉料必须达到顶级细度,细度如果不够在放大镜下观看其颗粒就粗大,颗粒粗大对微雕雕刻效果就会大受影响,其次就是打磨,微雕玉牌的打磨要求极为苛刻,必须达到放大镜下无划丝的效果,才能开始下笔雕刻,雕刻时用刀的力度,轻重缓急,书法结体要了然于胸,古人称书法亦为佛法,始于戒律,精于定慧,证于心源,妙于了悟,至于极也,微雕书法更甚于此。

    一件精美的阴刻微雕作品离不开对中国传统的诗书画印的的造诣,理事圆通,知行合一,此件心经微雕作品从玉料的选材到牌面的整形打磨,再到绘画雕刻及书法印文微雕都是极其精致细微,足以见作者匠心独到,亦是一件不可多得的艺术佳品。

 

此件心经作品在在第12届拍卖会上以4.6万成交(含佣)

    “我是在以玉当纸,以刀代笔,在心底最宁静的那片天地里,一丝一毫地慢慢刻就我一生的执着。”这是胡玮对自己所热爱的阴刻玉雕事业的真实写照,细细品味她的作品的确能感受到一种仿若洗净铅华,不加堆砌,又如清茶一般清香四溢,韵味悠长的书香之气。

  • 发表评论
  • 最新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