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们故事 也就是MoMA的故事
http://www.zhuokearts.com 2018-03-12 新闻来源:YT新媒体
扫描二维码进入本新闻手机页面浏览

MoMA有想感谢的三位“女神”。你可能知道MoMA有梵高的《星空》,有莫奈的《睡莲》;或者知道MoMA是当今世界上最负盛名也是最重要的艺术博物馆之一,但你可能不太了解,创始MoMA的是三位杰出的女士。如果没有她们,也就不会有MoMA,更不会有MoMA走到今天和你们相遇的机会~

她们故事,也就是MoMA的故事。

1.艾比·奥德里奇·洛克菲勒

艾比·奥德里奇‧洛克菲勒坐在她的椅子上
艾比·奥德里奇‧洛克菲勒坐在她的椅子上

这个显赫的姓氏一说出口就已经意味深长。 艾比·奥德里奇·洛克菲勒,是被视为“人类史上首富”约翰·洛克菲勒的儿媳,她承担着家庭的使命,也忠于自己所爱。大卫·洛克菲勒这样描述他的母亲:“她热爱艺术,而且温婉体贴,充满关怀”。对于她推动现代艺术的热忱,他说:“因为她喜欢所有形式的优美事物,她认为在当代世界中有很多事物都未受到应有的重视,值得我们为此做点事情 ”艾比·奥德里奇出生于1874年,她的父亲是一位议员,在艾比20岁那年,父亲被提升为美国参议院金融委员会的主席。

艾比的早期教育是由家庭教师辅导的。17岁时,她进入专为年轻女生设立的阿博特小姐学校学习,课程包括英语写作和文学、法语、德语、艺术史和古代史、体操、舞蹈。

毕业后,艾比开始了她的欧洲之旅,在英格兰、比利时、荷兰、德国、奥地利、瑞士、意大利和法国等地,她进一步加深了自己的艺术学识,这都为她以后在艺术收藏和艺术事业打下了基础。

在和约翰·洛克菲勒二代结婚二十五年后,也就是在1925-1935年间,艾比·洛克菲勒开始收藏现代艺术。除了凡高、德加、马蒂斯、毕加索、塞尚、劳特莱克这些来自欧洲的现代主义艺术家的作品以外,艾比也格外支持美国的在世艺术家,还和他们建立了良好的私交。凭借着自身的社交圈和家庭财政背景,当艾比对前卫艺术的了解和痴迷愈发深入,她在艺术领域开启一个新的篇章显得理所当然……

2.莉莉·布里斯

Lillie P. Bliss

Lillie P. Bliss照片
Lillie P. Bliss照片

莉莉·布里斯的一生显得更为传奇。她于1864年出生于一个富裕的纺织商家庭,和那个时代大多数的千金小姐一样,她的教育由家庭的私人导师负责。但她又是特立独行的那一个,年轻时喜欢音乐,古典和现代通吃,弹得一手好钢琴,她也喜欢戏剧和视觉艺术,三十多岁时就开始资助年轻的钢琴家和歌剧演员。

1909年,布里斯遇到了美国艺术家亚瑟·B·戴维斯,从此也开始了她现代艺术的收藏之旅。1913年,当戴维斯计划军械库展览时,布里斯成为展览匿名的赞助人之一。她在军械库展览上对欧洲的现代艺术显示出浓厚的兴趣,购买了塞尚、高更、雷诺阿、雷东等人的作品,从此以后,她以果断、独立的收藏风格渐渐建立起了自己的收藏版图,在那个现代艺术在美国还未得到认可的年代,布里斯敢为人先,成为现代艺术最坚定的倡导先驱之一。

布里斯终身未嫁,她的艺术事业成了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一部分。

3.玛丽·奎恩·沙利文

Mary Quinn Sullivan

玛丽·奎恩·沙利文照片
玛丽·奎恩·沙利文照片

1877年,玛丽·奎恩·沙利文出生于印第安纳州,22岁那年她前去纽约普瑞特艺术学院学习艺术,之后就一直从事艺术教育工作。她在年轻时被派去英格兰、苏格兰和德国进行交流学习,在此期间,她又去了法国和意大利旅行,被欧洲正盛的印象主义和后印象主义艺术深深折服。

1910年,奎恩成为了母校普瑞特艺术学院的老师,她和几位知名藏家和赞助人成为密友,其中就包括了莉莉·布里斯和艾比·奥德里奇·洛克菲勒。

1917年,奎恩嫁给了律师、珍本收藏家科尼利厄斯·沙利文(Cornelius Sullivan),两人情投意合,在丈夫的支持下,奎恩开始大量收藏塞尚、梵高,高更、劳特莱克、毕加索、乔治·鲁奥、莫迪里阿尼等人的作品。

同时,奎恩也在积极地推动现代艺术在美国的发展,她在1927年就小试牛刀,组织了一个艺术基金会。创立一个更大的空间和平台,自然就成了她的下一步。

历史的分割线

时间到了1929年5月底,艾比·洛克菲勒邀请布里斯和奎恩共进午餐。当时在美国的上层社交圈里,她们三个人被称为“惊世三名媛”(Daring Ladies)。这一次的午餐商议,就诞生了一个“惊世”之作:MoMA。她们想建立一个小型的现代艺术博物馆,其宗旨就是:“鼓励和发展现代艺术的研究并提供公众教育 ”——这个理念伴随着MoMA一直走到现在,将近90年。

她们邀请了策展人兼收藏家康格·固特异(A. Conger Goodyear)担任顾问,经他介绍,又邀请了阿弗烈德·巴尔(Alfred H. Barr)担任MoMA的第一位馆长。三位创始人鼓励巴尔去传播当时不被看好的欧洲现代艺术,也为MoMA之后的道路奠定了基调——这里永远保持着对新事物的探索精神,不死守历史,和公众一起参与未来。这也是巴尔为什么会把MoMA比喻为“实验室”。1929年11月7日在美国遭受了“黑色星期二”的经济大崩盘后不久,MoMA的第一个展览在曼哈顿的一座大厦中低调地开幕了。

展览面积只有六个房间的大小(同时这也是MoMA的办公区域),但胆识却不小。MoMA的首展主题是“后印象派”,在馆长巴尔的努力借展下,塞尚、高更、修拉和梵·高的作品都在这里集聚一堂,成为当时美国规模最大一次的印象派展览。展览持续了一个月,一共吸引了4,7293名参观者。这无疑是一个成功的开始。

右侧建筑为MoMA最初展览空间的大楼
右侧建筑为MoMA最初展览空间的大楼

自此,美国开始有了第一家收藏现当代艺术作品的博物馆,而MoMA也是在曼哈顿地区第一家收藏欧洲现代艺术作品的博物馆。

不过,对于一座美术馆的命运而言,开创不易,但坚守更难。

艾比·洛克菲勒的丈夫对妻子的这番现代艺术事业可以说是嗤之以鼻,他不喜欢现代艺术,也不理解妻子的投入。所以,来自这位大亨的经济支持十分有限。MoMA成立之初关键的五年中,艾比担任首席财务官,她努力通过自己的社交网络和魄力胆识进行融资、募捐,并制定MoMA的营收路径,也是因为MoMA很早就开始懂得自负盈亏,使它成了全球第一个采用会员制的博物馆。同时,艾比每年会拿出一笔钱来,让巴尔有机会在世界各地购买新的作品。从1935年开始,她每年都会向MoMA捐赠大量的私人收藏,就像一个母亲对待孩子一样,无私奉献,不仅给予了它必要的物质,也为它注入了大胆、坚定、无畏、永远向前的精神性。

MoMA成立的那一年,莉莉·布里斯已经65岁了。布里斯将自己生命的最后两年全身心地献给了MoMA早期的成长,她的遗嘱也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她决定将自己最珍贵的150件藏品留给MoMA,其中包括了62件塞尚的作品,还有马蒂斯、莫迪里阿尼、毕加索的作品等等——这几乎就是布里斯的人生。

她在遗嘱中还特别有先见之明地规定,其中的三幅作品不得出售,如有必要,只能和其他博物馆进行交换。这三幅作品分别是塞尚的《景物与姜罐、糖碗和橙》和《苹果和静物》、奥诺雷·杜米埃的《洗衣女工》。塞尚的两幅作品仍然在MoMA,成为经典中的经典。MoMA用60万美元(艾比·洛克菲勒和她的儿子一共捐了其中的30万美元)获得了这批价值将近114万美元的馈赠。这是一份无与伦比的礼物,对于当时还处在儿童期的MoMA来说,它第一次拥有了自己的馆藏基础,也正是因为这笔馆藏,才有资本来置换获得梵高的《星空》。

玛丽·奎恩·沙利文的贡献体现在教育方面。她确立了MoMA教育职能的精神核心,积极推动馆内的学术梳理。在艾比·洛克菲勒忙于主外的期间,奎恩运用自己的经验,致力于美术馆的内部运营。

MoMA内的艾比·洛克菲勒建筑花园
MoMA内的艾比·洛克菲勒建筑花园

MoMA的出世,创造了很多“第一次”。这也让美国第一次看到女性在推动现代艺术发展历程中所做的重要贡献——她们是勇敢的突破者,也是坚定的守护人。

19世纪末20世纪初,工业化和城市化的高速发展极大地鼓励了美国女性走向社会,推动改良。她们开始扔掉束身胸衣、外出工作、接受高等教育等等,并自行组织各种运动和机构,比如“控制生育”运动、妇女禁酒组织、社区改良、全美妇女选举权协会等等,整个社会环境的催生下,一代具有独立知识、思想、品格,并心怀天下的新女性开始崛起。

这样的社会变化使得“惊世”三人能够走到舞台中心,她们也没有辜负这时代给的机会,并决意带着它更进一步——当她们看到时代在飞速变化,看到艺术可以以这样的破坏力、创造力进入这变化时,她们选择忠于自己的所信和所爱,参与并推动。

这其中所有承受的压力和非议不言而喻:

来自社会对艺术的偏见,来自男权对女性的偏见…… 但她们最终突围了。

\" data-mce-src=

值得尊敬的女性是什么样子的?活出了自己精彩的人生——不,那还不够,她们想和这个世界一起成长,变得更为包容、开放、美好。艾比·奥德里奇·洛克菲勒、莉莉·布里斯、玛丽·奎恩·沙利文,今天,她们的另一个名字是MoMA。

  • 发表评论
  • 最新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