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当代画家石东义的花鸟世界
http://www.zhuokearts.com 2018-04-23 新闻来源:卓克艺术网
扫描二维码进入本新闻手机页面浏览

【艺术简介】

石东义,笔名石寅。1962年出生于甘肃临洮,祖籍江苏昆山。1981年入伍,本科学历,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兰州军区政治部文艺创作室专职美术创作员。先后毕业就读于西安政治学院和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生院、中国美术创作院首届中国花鸟画创研班,师从郭怡孮先生。出版有《石东义花鸟画作品集》、《名家·心象—花鸟画名家石东义》、《石东义花鸟画艺术》等专著。作品《走出草地》(与顾国建合作)获纪念红军长征胜利七十周年全国美术书法大展金奖;《新篁》获第三届中国当代著名花鸟画家作品展览三等奖;《此君昂然》获中国(芮城)永乐宫第二届国际书画艺术节百佳奖;《美人蕉》获第六届传统与现代——中国画名家提名展优秀作品奖;《秋声》入选2008年中国画大展;《三君图》入选世界华人庆奥运名家书画大展;《蕉园一隅》入选第十六届“亚运当代艺术展”等。《蝶恋花》、《牵牛花》曾先后在2010年翰海春季(68期)、冬季(70期)中国当代书画专场拍卖中成功拍出。书法作品入选《中国书法全集》。论文《大花鸟艺术与文人水墨画风格》入选并发表于《首届国际书画艺术发展论坛文集》中。部分作品发表于《美术报》、《中国书画报》、《中国收藏》等多家专业报刊。

墨韵酣畅  明朗清逸

——浅议石东义

李镜

中国军旅画家中,专攻花鸟的不多,画花鸟又得其法度进而独有建树者更少,兰州军区美术书法研究院专业画家石东义即为其一。军中少花鸟画家,与军人这种特殊职业不无关系,闲情逸致的花鸟与装填着烈火惊雷的枪炮是两个领域里的东西。阴柔与阳刚,反差强烈。且石东义身材结实,相貌粗糙,单观其表,应该是舞枪弄炮的好手。恰恰就是这个西部军人石东义,却内秀的出奇,将清风朗月,春兰秋菊,空中飞鸟,水中游鱼,几杆修竹,一片残荷,半根老藤……统统揽入怀中,收到笔下,用心与一景一物对话,参悟自然意趣,品味人生百态,开始了他在尺幅之间的漫漫求索之路。

石东义学画,是从中学起步的。也许更早——谁能说生他养他的故乡不是他入门的第一个老师呢?石东义的故乡临洮是一个文化底蕴十分厚重的地方, 即使在眼下这个信息爆炸的时代,临洮被各种时尚文化迅速包围和占领的时候,你依然能从城乡的某个角落里听到偶尔传来的吟诵声:“北斗七星高,哥舒夜带刀。至今窥牧马,不敢过临洮。”吟出这诗句的,也许是耄耋老人,也许是懵懂幼童。他们在复述故乡的历史,那些激动人心的征战讨伐是他们的骄傲。临洮在他们的心目中,是绚丽多彩的。再往前追溯,他们会从一块随手捡起的陶片上,如数家珍般的向你介绍马家窑文化、辛甸文化,它们孕育了临洮的早期文明。

生于斯地长于斯地的石东义,未必没有浸润着乡土的文化基因。查阅石东义的个人履历,得知他出生于一个饥馑的年代,成长于一个动荡的年代。石东义说,那时,他曾对着一片彩陶残片长时间地遐想过,陶片上那朴质的构图曾让他想入非非。也许,那块彩陶残片是艺术女神对一个未来画家的最初的诱惑。八十年代初,石东义走进了大戈壁腹地的军营,先当文书,再当电影放映员,又当俱乐部主任。这为石东义最终成为画家提供了条件——当过兵的人都知道,这几个位子虽不显赫,却都是得有“几把刷子”的人才能干得了的,这“几把刷子”最重要的是能写会画。为黑板报画装饰图案,画广告牌,画宣传画,画幻灯片……石东义就是这样带着几分敬畏,轻轻叩响了通往艺术殿堂之门。

也正是在那些日子里,石东义将自己的艺术追求定位在花鸟画上。开始,一切都很模糊,他没有细想,一个当兵的,为什么偏偏喜欢画花鸟?时间长了,他终于悟出,这可能是出自对身边缺失事物的向往。试想,一片枯黄的大漠戈壁中的一点 红几抹绿,该是个什么意境?一片死寂中的一只飞鸟两只蜻蜓,该怎样动人?单调渴望丰富,于是,石东义为自己定下了专攻花鸟画的方向,那也是他和戈壁大漠一个无言的约定。石东义目标明确的上路了,他广泛涉猎,神交前贤,有意识地让自己向这个方向靠拢。

 

花鸟画的题材相对于山水,人物来说,较为狭窄,何况古来画家熔诗,书,画,印与一炉,笔墨技法丰富多彩,且流派纷呈,八大,石涛,徐渭,齐白石,潘天寿等大师各领一代风骚,要突破前贤,独树一帜,确实不易。但石东义明白,没有突破,就没有创新,一味循着前贤的脚印亦步亦趋,就永远没有自己。别人趟出来的路对你而言,只是死路一条。学习大师,又要从大师的影子里走出来,最终才能造就自己。西部军人石东义决定用画笔创造自己的水墨世界。

石东义最推崇花鸟画大师徐渭的一句话:“若个能描风竹哭,古云画虎难画骨。”他认为这句话概括了中国画的精髓,即绘画是人和自然的一种高品味的对话,而不是对描绘对象的简单复制。贵在意韵,而非形似。石东义把握住这一要义,去营造自己的作品。二十多年,石东义经过艰苦探索,已经逐步形成了自己的独特风格。他除了对简、淡、逸、神、妙等传统风格进行了独到的思考外,还在笔法、神采、形似、布局方面进行了深入开掘,泼墨浓淡得宜,枯湿互济,虚实相生;用色大胆浓烈,淋漓酣畅,浓彩不沉,淡彩不浮,妍而不甜,艳而不俗。达到了客观物象与主观情致的统一,构成了极富感染力的画面。

石东义的写意花鸟题材广泛,花卉、飞禽草虫、博古彩陶,无所不包。尤喜画紫藤、葡萄、岁寒三友,以及鱼虾、蜻蜓等。近年来,他注意到传统题材已满足不了改革开放以来人们审美的需求,他多次到西南的热带雨林和国内的多家大型植物园搜集素材,写生了数以万计的珍禽花草。以此得江山之助,不论小品还是巨制,多有佳作。他笔下的红花芭蕉墨韵酣畅,线条明朗爽快,由形似而神似,体现出红花与蕉叶的清秀与冷逸;多姿多态的虾晶莹透明,用水用墨恰到好处,使整幅画面生动传神,形态和质感、墨趣、韵致达到了高度提炼和概括;他将荷塘、竹石、山花、蜂蝶、鸟禽转换成点、线、面、体,并用墨的浓淡干湿和七彩五色,巧妙布局、渲染,获得了完美和谐的艺术效果。

注:本文作者系中国著名作家,著有《大迁徙》《无言的戈壁》《出关》等文学专著。

 

 

 

 

 

 

 

 

 

 

 

 

 

 

 

 

  • 发表评论
  • 最新点评
  • ·匿名评论评论 点评: 华东文博城6月2日盛大试营业
  • 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