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著名艺术家梅一先生续谈“东方美学”
http://www.zhuokearts.com 2018-04-25 新闻来源:卓克艺术网
扫描二维码进入本新闻手机页面浏览

(中国当代著名艺术家:梅一)

梅一先生的花草作品价值在于中国传统花鸟画不会这么画,西方国家的花卉作品也不会有这样的东方淡漠诗意和简约纯粹的境界,以及它们表现出来的一种极高的唯美哲学天赋,它们很独特。它们开启了新的水墨模式。是新的东方美学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因为它有传承而没有完全西方,它又很清新现代,因为它是在西方绘画艺术的基础上东方化、个性化的发展思路。标题不是古诗,也不是徘句,而是让人觉得既熟悉又亲切的四字成语结构;构图上,空净中几笔写意的花草,禅意盎然诗意浓郁,中国古人不会有此唯美气质,西方艺术家也不要会有此美学基因。所以梅一先生的这批作品很东方又很西方很传统又很现代。既个性鲜明又雅俗共赏。

(梅一作品赏析:《暮烟凝碧》1m0.5m) 

本期有幸,我们又采访到了梅一先生,并续谈了他的东方美学观。梅一先生从他新作的绘画手法,谈到了他对全景式艺术家、全球同质化的看法,以及个人的坚持东方美学态度。

(梅一作品赏析:《柔蓝花草1m0.5m)

记者:有人看了你的水墨画说只见水、色不见墨。

梅一:我想我如此叫法其实只是为了和西画中的“水彩画”区别开来,在西方人眼里中国的水墨画就是中国式的“水彩画”,我延用了东方古代画家们常用的宣纸毛笔,沒有太讲究我作品叫法的准确性。也许那是让别人定义的事情,我是否能做出诗意来?气质不弱不俗,大概更重要一些。

(梅一作品赏析:《寻诗问花》1m0.5m)

记者:有人说这个时代需要出现全景式艺术家,你的观点?

梅一:有人说这个时代需要出现全景式艺术家? 只有全景式艺术家才能将东方艺术推向一个崭新的方向。我个人觉得有一点点道理,一切存在皆有理由又皆有可能。潜心去做,由历史、由自然演变来选择就是了。

记者:我们怎么理解您上次说的“气质选择错误,那才是真正的悲剧”

梅一:民族气质是一个民族选择并教育后的结果,也是美学选择的结果。我们经常谈文明体系、美学体系,其实中国每个朝代都有一个显著的风格特点,特别是宋代,从绘画艺术到家具服装,从生活器物到诗词语言,都非常有一种成熟的美学体系。只是他们选择的美学风格太软弱。气质太斯文。最后被野蛮的外族给灭了。

教育对于人的素质、气质提高很重要,每个时代造就着不一样的人群。当下批判现行教育制度的人很多,孩子的学习压力很大,改变和更新也许也没有什么不好。本人以为,人从小应该拥有坚持勤奋、追求卓越以及崇尚创造精神的人生态度,长大了应该拥有坚持民主文明的社会秩序、尊重独立自由的生活方式。适当地改变掉农耕文化的基本属性。而眼前,我们只要油门不熄火、不走极端,随着人们教育观点的慢慢成熟,这个时代中国的民族气质就只会向积极的方向发展!

最近出于雕塑工程设计的需要,我看了很多魏晋南北朝以及隋唐、五代十国时期历史研究方面的书,同时又巧合看了许多好莱坞大片。就觉的东方人和西方文化确实很是不同,我们东方古人真是很精致、秀气、文雅。身高好像普遍也不是很高。我感觉,人这个生物情感管理模式的理想状态应该是柔中带硬、刚柔并济。金木水火土平均高分值为好。我不承认地球上人类天生存在高级的有机生物和低级的有机生物、复杂的人类生物和简单的人类生物的区别,只承认天时地利人和的成功率高低以及合理的配置。由于开放,再过几百年中国人应该会越来越优秀,我坚信不已。

(梅一作品赏析:《湿花娇颜》1m0.5m)

记者:您如何看待伟大的美学和法西斯美学?东方美学又好像特别喜欢这种类型的美学,你怎么看?

梅一:我明白你的意思,伟大的美学和和法西斯美学有时就是一墙之隔例如百万人高呼“万岁”的场景,很震撼。特别是二战时期,像“希特勒”的纪录片,现在去看会很反感。如果是人们为了捍卫和平,抗击侵略者。那么,就会让你充满了正义感,正能量。流泪、热血沸腾、震醒灵魂,因为大场面中有大家共同的期待内容,触碰到大家的心灵深处的东西,人们就会得到一种伟大美学的感觉。东方某些国家某些时期的人喜欢这种美学是因为曾经很弱小曾经很贫穷落后或者被侵略、被欺凌过或者自我澎胀了。容易丧失自我,麻木崇拜。法西斯,(拉丁语fasces的译音)原来指中间插着一把斧头的束棒”,为古罗马执法官吏的权力标志。现在象征强权、暴力、恐怖统治。很危险,也很可怕,那是臭名昭著的人类灾难。

 

(梅一作品赏析:《粉暮风散》1m0.5m)

 

记者:面对现在全球化、同质化您怎么看?

 

梅一:有一天我去超市买东西,买完东西出门的时候有一卖菜的农村妇女跟在我身后,她双手都拿着东西,于是我打开门等她出来了我才松手将门关上,她回头说一句;“thanks,thank you!”这一下子让我很惊讶。因为我惊讶是我们的文明行为居然被普遍中国人都自然地基本归类于来自西方。我帮她开门的文明行为在她眼里是西方的礼貌。所以要用全球化的英语来表达她的态度。其实全球化同质化是一趋势,比方说“西服”,全球人都在穿,但是每个国家的版型又都不一样。穿起来气质也不一样。好在没有像清兵入关时“留头不留发”一样有人逼你。说不定哪天国际上又流行起东方设计师设计的“东服”呢。老外都流行说中文“谢谢”呢。好的设计师其实依旧是不跟风、保持自我个性创造力的那一部分人。

(梅一作品赏析:《秋花欲燃》1m0.5m)

记者: 怀疑过您的人生追求“东方美学”的意义吗?

梅一:我有时也困惑,人出生,几十年,然后死亡。人老了,就回不去了,很无奈。

据说宇宙中银河系很小,更大的恒星、行星还很多,回头想想我们人类算得了什么呢?地球上的国家、种族、什么东方西方又算得了什么呢?但是,人类的存在中如果没有文明的发生发展,没有科学技术,没有美学、没有对专业理想的追求,没有一点责任感以及追求公正、爱、真理、信仰等永恒的文明价值观。也许,人类就更是什么也不是了。

(梅一作品赏析:《欹眠花开》1m0.5m)

 

(梅一作品赏析:《江花怀乱》1m0.5m)

(梅一作品赏析:《春分花冶》1m0.5m)

(梅一作品赏析:《恬淡自华》1m0.5m)

(梅一作品赏析:《二月枝头》1m0.5m)

(梅一作品赏析:《胭脂岁月》1m0.5m)

(梅一作品赏析:《薄寒花期》1m0.5m)

(梅一作品赏析:《春秋诗度》1m0.5m)

 

  • 发表评论
  • 最新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