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迈奇古中藏心意:徐大力的人物画
http://www.zhuokearts.com 2018-05-05 新闻来源:卓克艺术网
扫描二维码进入本新闻手机页面浏览

【艺术简介】

      徐大力,生于山东济南,毕业于山东工艺美院,现为济南经济广播节目主持人,多年来一直从事多种绘画实践,在弱冠之年便创作大型历史画,《鸿门宴》《荆轲刺秦》王等。

      近年来忽有所悟,美术需要追溯根寻源,如滴水汇之于沧海,于是专攻国画,国画必经传移模写才能登堂窥奥,于是展开朝圣之路,历时两年,将蒋兆和先生杰作《流民图》临摹成十五米长卷,将吴道子的名作,《八十七神仙图》临摹成十二米长卷。

      这之后,又展开《秦文化系列人物》创作,《古典美人系列》创作,《民族风系列人物》创作,《沧桑年代系列人物》创作,每个系列作品都是六幅画以上,另外还创作了领袖画,《国是》,《国威》,《雄视沧桑》历史画《天下归心》《始皇帝东巡》《佛法无边》等等。

      艺术的目的可能是不一样的,但追求艺术的信念却是同等的,你必须得用你所有的经验、耐心、魄力和热情来构筑你的每一件作品,艺术家从来就是高贵的称谓,因为他们忘我、舍身。以此种精神所成就的东西,人类用一个最奇妙的文字来称谓,这就是“美”。

 

《天下归心》183×96cm

徐大力的人物画:高迈奇古中藏心意

文/耕夫

       大凡优秀的人物画家的作品,都必需具备优美的线条,深沉的洞察力和营造娴熟的气场氛围,只有这样把握住中国人物画中的神形意,才能算得上是幅好作品,才能称其为一名合格的人物画家,笔者百忙之中,静心翻阅了徐大力先生的中国画集,一股清新之风扑面而来,徐大力先生的人物画,线条优美流畅,人物造像精准传神,幅幅画面高迈奇古,意境深远,气势恢弘,人物造型中不难看出,他的笔墨线条中,蕴藏着北方的粗犷与南方的柔美画者,本于天地之灵气,结于人心之妙想。

      画者立于天地之间,万象在旁,神思融趣,振笔直遂,追其所想,绝叫一声纵横万状。

      此本艰巨高深之事业,有徐大力者,不虞己身资质浅陋,置喙其间,任千回百转,惟示顽强,

《国威》183×96cm

      徐大力生于山东济南,儿时见到父亲朝夕耕耘于绘画中,于是应目会心,凝神结想。曾随父作画,为父磨墨、扶纸、调色、熬胶、查找大篆,在别人当然的濡染中,感受到绘画的一些精髓。在抬、按、挑等笔法基本功上,深得家传之秘,绘画的信念更深深根植于心中。毕业于山东工艺美术学院后,从事设计,美术编辑等工作,现任济南经济广播电台节目主持人,虽然已经是媒体人,但绘画却是从未放弃。多年来从事多种美术实践,创作各种类型之美术作品,在油画、水粉画、连环画、水墨素描方面都有涉猎。弱冠之年便创作大型历史画《鸿门宴》、《巨鹿之战》、《荆轲刺秦王》等。近年来忽有所悟:“美术需溯根源流,如滴水投之于沧海”。顾专攻国画。国画之渊源,讲究,学问,意趣,恢宏浩大,渊深博杂。徐大力习之,练之,痴之国画之渊源、讲究、学问、意趣、恢宏浩大、渊深博杂、聚集天地灵气、乾坤造化。于是本人习之、练之、迷之,霜晨夜雨、焚膏继晷,然则无怨无悔。绘画人本来就是一群朝圣者,固然前路非坦,,但胸中安适圣洁,脚下步履铿锵,无论狂沙雪野,林泉花露,我自慨然行走,豪歌长啸,挥洒胸意,如此则精骛八极、心由万仞,于墨色陶染中感受自然的博大醇美。

《云长立马》183×96cm

      徐大力遥尊蒋兆和先生为本人师祖,深的水墨宗师艺术精神的真谛,蒋兆和先生善于运用长卷形式,突破时间和空间的限制,真实而细致的描绘现实生活的场景及其人物活动,《流民图》是蒋兆和的最重要作品之一,表现逃难群众的悲惨生活。他在画面上塑造了一百多个无家可归,社会底层的劳苦大众形象,说真人等大,基本为全身特写,重个性刻画,使形象有呼之欲出之感。笔墨侧重悲怆气氛,烘染愤慨情绪的宣泄,缩短艺术形象与观众间的距离,具有强大的艺术感染力。成为为民写真的现实主义杰作。显示了画家宏观上把握矛盾冲突,把握社会现象和水墨人物画方面的创造精神。《流民图》是蒋兆和先生最重要的代表作,徐大力为这幅历史画所倾倒痴迷。以一颗朝圣之心,殚精竭虑,耗时两年,临摹出了十五米长卷,完成了了一次艺术苦旅。

     人物画,从画法上讲都是工笔画,其中有工笔重彩,如顾闳中的《韩熙载夜宴图》也有工笔淡彩设色,如张泽端的《清明上河图》,和曾鲸的《张卿子像》,应当指出的是,中国古代人物画既有如上所述刻画工细的工笔画,还有画法洗练纵横放逸的简笔人物画,徐大力当属于后者《八十七神仙图》那种才华横溢的风度神韵,刻画十分传神,可谓笔简意赅。

    绘画作为一门艺术,最可贵的就是它的创造性,每创造一幅画,都要有全新的构思和意境,既不能重复别人也不能重复自己。在历史遗风的吋以上,徐大力把吕不韦,上扬,李斯,徐福等历史人物作为自己艺术创作的对象,人物的喜怒哀乐跃然纸上。

     长时间的笔墨耕耘,使徐大力产生一种以国画手法的认知,大力认为,通达的绘画手法,应该是一种综合式的绘画手法,并不以传统的大小写意区分,大写意挥洒笔墨,小写意笔墨精巧,工笔可以纤入毫发,我想的是综合各种手法之长,在一个作品里注入多种笔墨趣味,该放逸时大笔毫墨,该精细时刻画入微,营造意趣韵味,思想美感,让国画的涵盖率更加博大,这才是国画家的任务。

《黑水羌人》

大力:科幻宅男

马凯

      按:“我只是一个宅男”,初次见面的时候,济南经济广播电台主持人大力这样自谦地说。

      的确,如今的社会,技术宅,动漫宅,娱乐宅,各类宅层出不穷,可是,大家同时公认的是,宅是一种最IN的风潮,一种悠然的生活态度,隐藏着出人意料的深度和力量。

十年科幻梦

      第一次见大力是在他家里,一个以翠绿为基调的小区,一栋栋翠绿色的住宅楼像一棵棵春天的竹子,给这座已经充满冬日寒意的城市增加了春天的活力,在见到他之前,小编脑海中有一个疑问,播音员的日常言语,是否会像广播中那样浑厚悠长,磁性十足。

《雄视沧桑》183×96cm

     果不其然,大力的声调用字正腔圆来形容毫不过分。但是,当你见到大力的时候,很难将他与广播中那成熟,稳重,极具魅力的嗓音所给人带来的臆想联系起来。潜意识里总感觉拥有那样嗓音的男人应该是一个风流倜傥,器宇轩昂的形象。而眼前的大力更像广告片里的MM豆先生的形象。圆圆的脸庞,鼓鼓的肚子,笑起来憨厚得很。

     大力和播音结缘,是因为他是一个资深的科幻迷,2002年,一个偶然的机会,他来到山东经济广播电台,开办了一台讲科幻的节目,大力幻想秀,就这样第一次出现在济南人的耳边。从那天开始,大力的声音伴随着一代人走过了十年。

     一部有一部科幻小说在这里深入人心,或奇诡,或热血,或深情,天马行空,无边无际,描绘了多少人心中最绮丽的梦幻。

《烛影,竹影》 

     如今,大力在济南广播电台,依然是讲故事结目最出色的主播。《二号首长》《乔家大院》这样的通俗小说大力已经不知道讲过多少部了。可他最钟爱的,还是科幻题材。一谈到科幻小说。大力立刻来了精神,眉飞色舞的讲起了大段大段的经典小说,那阵势如滔滔江水绵延不绝。

     大力很中意倪匡的作品,不过令他最难忘得是中国作家王晋康写的《拉格朗日坟场》,这部小说讲述了一个中国星级驾驶员为了拯救地球,把上千亿吨级的核弹推入太阳的故事,故事的最后无比壮阔,我为他配上了梅艳芳的歌曲《焚心以火》,无数听众来信说自己边听边哭,随后大力朗诵到“噩梦已经过去,夸父式的英雄拽着1250颗氢弹向太阳奔去。人类的理想主义将在异常最为壮丽的天火中升华。五十亿的地球人都目不转睛的为英雄送行。

《父亲,父亲!》183×96cm

     大力半开玩笑的说,我们听说过美国科幻,英国科幻,中国科幻,但没听说过阿富汗科幻吧,科幻只属于强国啊!如今随着技术的发展,科幻作品已经逐渐被大众所接受,《阿凡达》、《复仇者联盟》等众多科幻电影一次次地创造着票房奇迹,可想想科幻小说的境遇,就是天壤之别了。虽然年过四旬,但每每提到自己的“科幻梦”,大力却依旧有着少年般的血气方刚,或许这就是所谓的“爱之深责之切”。

     大力依然清晰地记得,当年《大力幻想秀》所播出的最后一部小说是刘慈欣的《全频带阻塞干扰》。当他人录音棚走出来,一群高中生模样的孩子拦住他问“大力叔叔,为啥节目停播了啊?什么时候再播啊?”大力看着孩子们期盼的眼神,只是淡淡地说了句“不会很久”。——那一年是2002年。

《聊斋月色》128×128cm

     十年,弹指一挥间。当年不想写作业的小学生不知是否找到了理想的工作?当年怀揣着浩瀚梦想的青年不知是否对残酷的现实臣服?当年新婚燕尔的小夫妻不知是否还有那份往日的温情?

     “没想到十年之后还会有人惦记着我,惦记着这档节目。”最让大力感动的,是节目停播许多年之后同事告诉他,网上有听众为他建了个贴吧,追忆当年的《大力幻想秀》。“至今我都不知道是哪位听友建立的,上去一看,眼泪哗哗地流啊!这哪是我大力有本事,这就是科幻的力量啊!”

     最近,《大力幻想秀》终于复播了,大力又满腔热情地投入到自己所痴迷的科幻小说播音事业。第一部开讲的,就是倪匡的作品《老猫》。“以前我讲科幻故事的速度太快了,这次我得放慢节奏,慢慢讲。”大力说这话的神情像极了一个捧着甜筒的孩子。十年能改变一个人多少呢?或许有些东西从未改变吧!

《聊斋月色》局部

动静皆宜的“文艺宅斗士”

     很少有人知道,在播音上为大家带来无数经典小说的大力,当年却是以专业第一名的成绩考入山东工艺美术学院的专业美术生。大力说:“播音是我的职业,我热爱它;绘画是我的爱好,我热衷它。”大力对于绘画的热情可能更多是受其父亲——被誉为当代“荷王”的徐德润先生的影响。“老爷子一直劝我别把当年功夫落下。写意山水花鸟我是很难超越他了,我钟爱的还是人物绘画。”除了录制节目,大力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宅在家中画画。茶壶和毛笔是大力日常生活中最好的伙伴,“写写画画,一天的时光过得飞快”。他的画作中出现了像吕不韦、商鞅、荆轲这样铁骨铮铮的秦朝古人,也有维吾尔族、傣族、苗族这样见效曼妙的现代女子。

      最有趣的是,“杜甫很忙”也出现在大力的作品中,“其实这幅画的原作者是蒋兆和先生,我一直遥尊他为师祖。老先生当年肯定想不到,自己的这幅画作会被后代如此喜爱”。

 

《雪狼王》183×96cm

     大力的画作中有一幅很特别,那是他为妻子所作的画像,“从刚认识就答应她了,老婆说一定要用最高的水平来画她,一欠就欠了十五年。”大力笑着说,“所以我为她配上了吴冠中的徽房和张择端的舟船,还特意为她做了一首藏头诗:岳岱莽苍云雾间,霞映鸟鸣惊酣眠。绘才毫端初着墨,相思烟雨满画船”小编说这样够浪漫了,爱人肯定满意,大力哈哈一笑,“她嫌我把她画丑了”。

     一个会播音的主持人还会画画,这本身已经有些特别了,如果他同时还懂拳击,你会怎么想?

     大力家中阳台上居然有个拳击沙袋,沉重的沙岛上绑着厚厚的透明胶带,大力无奈的表示,前连个都打坏了,这已经是第三个了,不绑一下,沙子落到地上还得我来打扫,坏掉的拳击手套在阳台的角落堆着,大力说这些补补还能继续用。他随手练了几下,出拳迅猛有力,很有行家的范儿。夏天的时候,经常练着练着,一回头,唉,旁边一群遛弯胡大爷大妈围观。大力的原则是不和别人动手,只为健身,,可惜胳膊粗了不少,肚子还那样。大力摸着自己圆圆的肚子说道。

      武以修身,文以养性,这是大力用来平衡拳击和绘画胡心法,拳击练久了心会野 ,画久了心会枯。大力的拳击绘画的相对不对称理论似乎别有一番道理,但真的很难想象这位文艺宅斗士是怎样将如此两个极端的爱好揉捏在一起的。

《世间猛物》183×96cm

后记

     如果说采访学者是一次心灵的犀利,采访画家是一场视觉的盛宴,那么和大力交谈无疑是一场听觉的享受。

     他能随口背诵出自己钟爱的小说的经典段落,滔滔不绝,声情并茂,那一瞬间小编有这样一个错觉,感觉有些胖墩墩的大力坐在那里像极了一架STEINWAY钢琴,一字一句都如同一个个跳动着的音符敲击着你的心弦,激扬起无限的感情共鸣,表象的华美也无法掩饰人性的真实光辉,这就是一个最纯粹的大力,一位热爱科幻,热爱绘画,热爱生活的邻家大哥。

  • 发表评论
  • 最新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