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
http://www.zhuokearts.com 2018-05-07 新闻来源:任明
艺术家:任明 、 
扫描二维码进入本新闻手机页面浏览

      距亳州城东北方向二十公里处,有一偏僻村庄,因村里人多是任姓,故称之为任大庄。说是任大庄其实只有几十户人家,人口百余,实乃小村庄也。这里的人世世代代守着自己的几亩荒田,日复一日过着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生活。虽说生活过得清贫,但没有谁愿意离开这片穷乡僻壤,宁愿终老于此。这儿就是我出生记忆开始的地方。这里没有集镇的喧闹、城市的繁华,更没有雄川大泽、峰峦叠嶂的景观。但无论我走到哪儿,只有这不起眼的小村庄,在我心目中是那么神圣,成了我灵魂的归宿,令我感到亲和、温馨。
      一个人静坐的时候,想起故乡,童年的趣事就会一件件一幕幕浮现眼前。小时候常在家里的土墙上乱画乱写,很多地方都让我写上了少儿时的学名“任传明长大要当画家”歪歪斜斜的字样,后来痴迷绘画,应该即是从儿时从故乡开始。除了上学,有时下地割草,一双小手让青草染得绿油油的,还割出细细的伤口;有时在村边拾粪积肥,交于生产队换取工分为家里分忧;有时捡柴回家帮母亲烧锅,不留意会被火焰烧到头发和眉毛,还会被吊起的燎壶烫着额头,母亲心疼的就会用手摸着,嘴里唸叨着揉揉消消别让外婆知道…,我继续添柴,两眼被烟火熏得泪流不止。有时到野外烧红薯、烤青豆,弄得两手黑不溜秋的,嘴唇周围像长了胡须一样,伙伴们边吃边嬉笑对方的花鬼脸。晚上,伙伴们在庄里玩起捉迷藏,甚至钻到乱草堆里也不嫌脏,跑到庄边黑乎乎的小树林里也从没有胆怯过。那时,庄里的沟河坑洼有水就会有鱼和虾,我们用竹篮或自制的网去捞鱼虾,然后,伙伴们一起用简陋的铝盆煮着吃,虽缺油少盐,或半生不熟,可大家还都是馋涎欲滴,狼吞虎咽嚼着,好不快活。事过多年,现在遍尝各种美味,却找不到那儿时的一口汤鲜了。
      一直想用文字和画笔记录和描绘儿时那块孕育了我生命,伴我度过少年的故乡,那里原朝阳晨露、黄土流沙和生活中的一点一滴,都让我怀想。可是,每动笔之初,往事纷至,一时语噻,却没有头绪。乡村自然风光和无忧无虑的梦幻王国,实难画入其境,一时却很难表达。时光穿过岁月长河,流过家乡的每处角落,什么都可以改变,却不能让我忘怀儿时家乡的记忆,这是我天性中对家乡的热爱和留恋,更有父亲的期盼、母亲的慈祥、村民的淳朴、邻里的友善,一切留在脑海中,甜美、幸福永远不会忘记。人,无论你离家有多久,无论你地位有多高,无论你贫穷还是富贵,最难割舍的是故乡情怀,最难忘却的是故乡的一草一木、只砖片瓦。人生,总会有酸楚的往事,让人失声流泪,令人不堪回首,也总会有一些甜蜜的回忆,让人沉醉不醒,痴迷而留连忘返。
      自从我十五岁到外地求学离开家乡,踏上新的人生征程时,良师益友是我通往艺术道路的向导,引领我走向绘画艺术的殿堂。但家乡的苦乐年华锤炼了我的坚强意志,铸造了我不屈不饶的品格。游艺于天涯,不怕困难、不怕挫折、不怕失败,只为一个梦想而坚持!因为,很多事情没有对与错,只有缘由与结果,所以,我不会为了一言一事而和他人争的面红耳赤,再不会为了一个漫不经心的承诺而欲生欲死。不忘初心,行以致远,怀揣着美好憧憬的梦想,坚信自己能够完成自己的志向,为故乡添彩,做对社会有用的人。

2018年3月1日

  • 发表评论
  • 最新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