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浑凝重,氤氲淋漓:郭子源山水画赏析
http://www.zhuokearts.com 2018-06-01 新闻来源:卓克艺术网
扫描二维码进入本新闻手机页面浏览

 

郭守昇笔名:郭子源

汉族 一九七一年生 青海西宁人

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青海省美术家协会理事

2013作品《圣地》获“相聚宜兴”全国工笔画作品展优秀奖(最高奖)(中国美协举办)

2014作品《圣土》荣获全国第八届民族百花奖(中国美协举办 两年一届全国展)

2014作品《圣地·高原祈福》入选“中国陶都 陶醉中国”吴冠中艺术馆第二届全国中国画作品展(中国美协举办)

2014作品《高原晨曲》入选中国梦.西部阳光——甘肃.宁夏.青海少数民族美术作品联展(中国美协举办)

2014作品《梦回高原圣土》

获青海省第十三届美展一等奖

获青海第七届文学艺术奖

入选全国第十二届美展(中国美协举办)

入选第六届中国北京国际美术双年展(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中国美协举办)

圣土荣获全国第八届民族百花奖

 

雄浑凝重,氤氲淋漓

 

——郭子源山水画赏析

 

/陈贞坦

 

      几十年来,郭子源在山水画创造上激情涌发,在继承传统的山水画的基础上,以创新的思想观念不断探求和深究,笔耕不辍。有跟子源接触的人都会感觉他性格温柔、情感细腻,但他的骨子里却潜藏着大西北汉子刚毅、坚韧的品格。在艺术创作上他敢于突破自我,其在风格和语言上不断地变革与创新,以期达到得心应手和心手两畅的境界。子源在形式语言上近年来多做尝试,在自己的艺术田地中辛勤耕耘,在经历了自己冷静的思考和有选择的文化判断后,逐渐形成了独具个人特征的艺术风貌。其山水画创作大多以自己最熟悉也是最热爱的青藏高原为题材,表现了青藏高原的雄健刚劲、庄严沉浑的气派,而且在工笔表现技法上融入了多种皴染技法,并将其运用得炉火纯青。近几年,子源的作品风格开始逐渐地成熟,其创作的中国画作品在全国的大展中屡次获奖,在艺坛上崭露头角,更是他艺术成熟的一个表现。

 

 

梦回高原圣土145×230cm 2014年 

第六届中国北京国际美术双年展 第十二届美展 青海省第七届文学艺术奖自藏

       五代时期的山水画,北派以荆浩、关仝为代表,其笔下的山水大都是崇山峻岭、层峦叠嶂、宏伟壮丽;南派以董源、巨然为代表,其所画风光云雾弥漫、江湖纵横、林木清幽。郭子源的山水画作品在汲取北派山水的浑厚雄健、雄伟壮丽的基础上,加入南派山水清新婉约、秀雅温润之韵,又抱以异域文化的神秘感入画,使其作品洋溢着一种“冲融而缥缥渺渺”的美学意趣。在他2014年创作的作品《梦回故乡圣土》是以青藏高原的山川为题材,中峰鼎立,构势恢弘;设色沉稳,造境新颖,以青绿着色为主,其近处以石青、石绿、朱砂、赭石等矿物赋色把山体表现的质实厚重,远处的雪山以白色为主,绘出了高原的幽静和圣洁。

高原晨曲147cm×230cm 2012年 陕西博物馆收藏

      作品在形式上的经营可谓落落大方,景物宾主分明,圆中有方,方中有圆,令人耳目一新。整幅画面由近及远慢慢过渡,层层 渲染,画面显示出庄重雄伟,氤氲淋漓,予人以神秘之意。另一幅2014年作品《圣地高原祈福》,此幅作品章法精思巧构,立意高远。作品以青藏地区的山石、草木、寺庙、云水为元素,赋予景物以浓郁的宗教感,表现了藏区人民对圣地的向往和憧憬。在设色上,整幅作品以暖色为基调,近处的赭墨显得沉稳厚重,远处的黄色犹如佛光一样充满神秘色彩,显得富丽妍雅而超迈脱俗。清方薰在《山静居画论》说过:“设色不以深浅为难。难于彩色相和。和则神气生动,否则形迹宛然,画无生气。”可以观出其作品色彩和谐靡丽,显示出一派勃勃的生机和活力。在空间处理上,远近、虚实、疏密处理得体,作品给人一种深幽静谧,晴朗入怀的审美感受。

圣地“相聚宜兴”全国工笔画作品展优秀奖 

      郭子源在山水画创作上一方面继承了宋元以来大山水的传统,朝着“雄浑凝重,氤氲淋漓”的美学境界而勃发进取;一方面又走进大自然,神游其中,体察造化之妙。几十年来在写生上尤下工夫,几乎画遍了青藏高原的每一个角落,临场所感,欲兴盎然,性情所致,笔不能收,写生数量巨大,绘出与众不同、独具特色的青藏高原山水画面貌。欣赏其山水作品让人感受到一种可观、可居、可游的山水情境,同时也表现了一种沉穆雄浑的审美取向。

圣地·高原人家自藏120×230cm 2014年 

我对国画的认识

/郭子源

      传统的西方画家在画面上追求的是实景和实像,而中国的画家在画面上铺陈的灵境和意像。神韵的表现成为东方艺术的首要特征。在我看来,既充实,又空灵,以实击虚,画外求画,虚灵动荡的意境乃绘画的最高境界。

      我出生在古城西宁,儿时的记忆中的父亲的画总是那么美,不知是什么时候我也学着父亲的样子拿着毛笔在那里糊涂乱抹,父亲见了淡淡的笑了笑,教我如何执笔,运笔……

《高原秋》180×220cm 2015年 自藏 

      岁月流转已是而立之年的我依旧走着父辈指引的这条笔墨耕耘之路。

      画好中国画,首先要学习传统,吸取传统的精华,舍弃糟粕,然后加以发展革新,传统像一座宝库,有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遗产,这是我们民族的骄傲。

     学习和研究中国画,第一步应是临摹,“传移摹写”为绘画中的一法,这是祖先传下来的的一个法宝我们不能忽视;第二步是写生,师法自然,深入到生活中,观察生活,表现生活,然后师造化;第三步是创造革新,有了扎扎实实的基础功夫后,再创新变革。所以在学画初始直至现在我对古代绘画作品临摹很多,尤其是山上水画下了很大的功夫。

圣地雪域四季185×200cm 2014年

      通过对画的对临,背临,对古人的笔墨,技法,构图要背熟,摹元画,学其用笔,用墨,其次摹明画,以其结构平稳,不易入邪道,再摹唐画,使学能追古,最后临宋画,以其法备之大成。总之传统很重要,离开传统就谈不上好的创造,但我们对待传统的正确态度,是尊重而不是迷信,不能说中国画的艺术传统,已经到了顶点。我们要在传统的基础上不断探索新的规律,前人讲的各种技法,都是绘画规律的总结。但是,它同丰富多彩的大自然相比,同无限丰富的现实生活相比,这些绘画规律的发现和总结,又显得太少了。深入生活加强对客观世界的认识,才能不断发现新的绘画规律,丰富前人总结的经验。

 

访友图138×69cm

拜山138×69cm

      古人有所谓“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因此见闻广博,要从实地观察得来,并不仅仅的单靠书本,两者是要相辅而行的,名山大川,熟于心中。胸中有了丘壑,下笔自然有所依据,要经历的多才有所获,不但山水如此,其他花卉,人物,禽兽也都是一样。并且可以窥探宇宙万物之全貌,养成关阔的心胸,所以行万里路是必须的。这一点我的父母及家人在物质和精神上给予我了很大帮助与支持,在学习工作之余,尤其每逢节假日我总是四处写生,可谓“搜尽奇峰打草稿”。

高原积翠69×138cm

      在这期间我先后到西藏,新疆,甘肃,西安华山,南京,安徽黄山等地写生,写的草稿数千张,并拍摄照片数万张,这为我今后搞好创作积累了丰富的资料,在我的作品中如《幽谷图》就是通过到西藏写生后创作而成的,那是五月的一天早晨,车刚驶入林周山地区,眼前立即展现出一幅壮阔的画面,如巨龙盘踞的高山,深不可测的幽涧,峡谷,云雾冉冉,雪山巍巍,阳光灿烂……我被青藏高原独有的恢宏气势所感染,我立即拍了好多张照片,并将景色熟记于心中,回来后经过构思创作了这幅上水画。

 

夏山积翠60×67cm

 

      不难看出,我的作品传统的东西多一点,那是因为创作艺术品尤其山水画一定要做到如下三点:第一要广泛吸收古今中外的优秀艺术成就,要有走遍天下名山大川,读遍古今世界名著的决心;第二要到生活中去,到祖国各地去写生;第三要集中从生活中获得的资料,进行艺术创作。三者有联系又有区别,决不可偏废,其中学习传统就是打好基础,练好基本功。如果想投机取巧,学序混乱,必将一事无成。

 

56×56cm

 

      父亲常告诫我,治学一定要扎扎实实,来不得半点虚假,投机取巧的人在艺术上不会有多大的成就。因为投机取巧,必然带欺骗性。一旦走上自欺欺人的邪路,必然追求华而不实的东西,学艺决不能取巧,一定要付出很高的代价,要想廉价获得艺术上的成就,那是办不到的。

 

      李可染大师说过:“老老实实做人,勤勤恳恳的工作,必将有所成。”我把这句话献给所有和我一样从事美术工作者作为共勉。

青海印象之五43×53cm

从传统中走来——郭子源山水画艺术特色赏析

/陈贞坦

      郭子源是古城西宁人,个子不高,性格温厚,和蔼可亲。一个大西北的汉子,能具有南方的温柔、细腻的性情是多么难人可贵呢。绘画如同他的生命。他坚持自己喜欢的职业,寝馈于斯从未放弃,这是极其不容易的。在童年时代,父亲发现他喜爱绘画,把画笔交给他时,就没有停下,想必只有对这有一份热爱和执着,才能坚持到现在。

 

      郭子源年轻时就开始临摹大量的传统山水画,深得传统的笔墨精髓,其山水作品中无不透露出师法古人、继承传统影子。观郭子源作品既具有很深的传统功夫,又吸收西方绘画语言,使画面变得更沉稳、厚重。郭子源在探索艺术道路上,甘愿寂寞,十年如一日。在绘画上既遵循“师古人”,又“师造化”的路子,其以身处青藏高原地理为优势,经常深入青藏高原写生,画了许多速写,为他后来的创作积累了大量的素材。他时常不满足于自己既得的成就,而是不断地求新求变,经过无数的尝试和失败,逐渐找到自己的绘画元素,终于形成自己的艺术面貌。观其新作《圣地》(如图)可以发现郭子源山水作品借用龚贤技艺,又加入自己的审美,绘出了青藏高原的雄伟、壮丽。

 

 

溪泉苍山远61×98cm

      其远近、疏密处理得体,又结合西方的色彩理念,体现高原的幽静、雅逸,其画面富有神秘色彩,意味悠远深长。

      郭子源山水作品都是经过苦心孤诣与推敲而成,把景物意念化之后赋予一定的心象,其笔下山石、林木、古塔、寺庙、云水都已慢慢形成自己的语言符号。他能以自己特有的审美眼光把物象用另一种视角结合到画面上。静观其画,其点、线、色、墨无不是精心结构而成,在点、线、色、墨的合奏中形成了质实中透空灵、豪放中见厚重、苍古中见朴拙的艺术特色。          郭子源山水作品的另外一个特点是气势撼人。其画作无论大幅巨作还是小品、扇面,均能呈现出一种恢宏的大气象、大意境。其画面始终贯穿一股“气”,予人高浑、雄壮的印象。在处理画面时大胆删繁就简,在虚实疏密、浓淡干湿的处理上大刀阔斧,使画面简而不空,给人幽远沉静、神闲气定的意境。

写意作品

 

高原行90×180cm

登高拜山138×67cm

 

三生山水间138×67cm

《潇湘云水》50×50cm

《流水》50×50cm

 

 

 

 

 

  • 发表评论
  • 最新点评